深潜九百年的《北湖集句》

来源:张式成 作者:张式成 发布于:2013/7/29

   家居湖湘郴州北湖畔,风拂雨飘之夜,于淅淅沥沥声中伏案。千万颗珍珠般敲击大地湖面的雨滴,仿佛穿堂入室点醒人的头脑;一时有如神助,发现了深潜于北湖的一串珠玑玳瑁,流速捞起一瞧,竟是北宋政治家、文学家、书画家、吏部侍郎张舜民写的《北湖集句》。此前出版或铅印的各种诗文集,均未曾看到。


   跻身中国古典绚丽文苑的集句诗(括词),指摘取前人一家或数人的诗句甚而文辞,联缀拼集而成的诗词作品,也称集锦诗。这种特殊诗体起于晋代,当初因是唐代北宋文人游戏小品,被清高的诗家侧目视为篱笆边的野花稗草。但由于深通韵律、博闻强记的王安石、苏轼等名家精心移植、机智栽培,原本毫无关联的枝柯花叶,竟能妙合无痕;笔墨游戏浪漫转身成符合格律、情境交融的高雅新体,摇曳一变为盛开千年的艺苑奇葩。


   “浮休居士”张舜民正属于北宋集句诗开拓者之一,他与王安石、苏轼私交不错,却因诗获罪被降职外放任监郴州酒税。公元1082年张舜民离汴京南下,心情毋庸说,灰暗苍凉。途径湖北,身为“苏门六君子”之一陈师道的姐夫,他六月底专程绕道黄州拜访苏轼。同是天涯沦落人,两人互通心声。后来苏轼揭秘张舜民被贬,是参与西征灵州(在宁夏)时撰写的两首短诗,故遭小人劾奏“毁谤”,即《西征途中二绝》“灵州城下千株柳,总被官军砍作薪。他日玉关归去后,将何攀折赠行人。”“青冈峡里韦州路,十去从军九不回。白骨似沙沙似雪,将军休上望乡台。”


   看看,不过是讥讽了无能的将军,同情了百姓子弟的征战牺牲,叹息了官军破坏生态环境,昏庸君王就如坐针毡,一抖龙袖将人才挥斥千里之外。


   而张舜民看到的苏轼,是堂堂国士贬成芝麻官:黄州团练副使即民防团队副团长,甚至低微于他的监郴州酒税官。但苏轼何等人?一面吟诗作画,一边为补生计于城东坡地拓荒,竟得“东坡”名冠!张舜民颇受感染,心境渐渐开朗。苏轼也因他到访,知晓了朝廷此次西征正是自己所反对的“盛气而用於武”,故送别张舜民后,撰下《念奴娇·赤壁怀古》和前《赤壁赋》,意在用兵得当才既能获胜又免取其辱,而功名利禄如过眼烟云,忘怀得失方能樽酒消愁。


   张舜民继续南下,当身影一挨近李杜向往、韩柳流连的郴水郴山,这位诗人书画家的心理立马转为亮堂乐观。他自号“浮休居士”。“浮休”一词出于庄子语“其生若浮,其死若休”,说圣人生于天地就像在水中浮游,死于世间犹如劳累后的休息,后人以“浮休”谓人生短暂或世情无常。既然如此,张浮休就抛开个人荣辱连同官服,举笔浮游于诗画般的山峦水潴,佳作迭出,《北湖集句》即其一。录于此,每句后面加上本人的考据,以飨读者:


  北湖泛空明,移舟泊沧渚。


  (前句韩愈:“航北湖之空明”《祭郴州李使君文》,后句孟浩然:“移舟泊烟渚”《宿建德江》)


   篙师暗理楫,宛转到深处。


  (前句杜甫:《水会渡》,后句韩愈:“沿涯宛转到深处”《郴口又赠张十一》) 郴州网


   回流抱绝,长烟曳轻素。


  (前句刘禹锡:《游桃源一百韵》,后句李世民:“长烟散初碧,皎月澄轻素”《帝京篇十首》 http://www.chenzhou.com.cn/


   山明望松雪,湖兼云雾。


  (前句南朝颜延之:《赠王太常》,后句杜甫“湖阔兼云雾”《陪裴使君登岳阳楼》)


   遥风送管弦,白日无尘土。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前句宋之问:“遥风逐管弦”《汉江宴别》,后句刘禹锡:“县门白日无尘土”《龙阳县歌》)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皎镜含虚碧,瘴烟飞羽。


  (前句刘禹锡:《游桃源一百韵》,后句刘禹锡《卧病闻常山旋师,策勋宥过,王泽大洽,因寄》)


   高冢空累累,昔时卿相墓。


  (前句 “遥看是君家,松柏冢累累”,汉《乐府诗集》;后句杜甫“恐是昔时卿相墓”《石笋行》)


   郴州颇凉冷,沧洲有奇趣。


  (前句杜甫《奉送二十三舅录事崔伟之摄郴州》,后句南朝谢 《之宣城郡出新林浦向板桥》“既欢怀禄情,复协沧洲趣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逐客久憔悴,世途多礼数。


  (前句刘禹锡“逐客憔悴久”《卧病闻常山旋师策勋宥过王泽大洽因寄李六侍郎》 ,后句刘禹锡《寓兴二首》)


   孤影空相随,不知从此去。


  (前句刘禹锡《和董庶中古散调词赠尹果毅》,后句柳宗元《再上湘江》)


   终朝对樽酒,况复天景暮。


  (前句刘禹锡《偶作二首》,后句孟郊“况值天景暮”《灞上轻薄行》)


   乐罢不无悲,却寻故乡路。


  (前句杜甫《陪李七司马皂江上观造竹桥即日成往来之简李公二首》,后句刘禹锡《和董庶中古散调词赠尹果毅》)


   这首构思精巧、水乳交融的五言古律,共12行24句120字,除化用汉《乐府诗集》和南北朝谢朓、颜延之各一句外,其他都摘自唐代杜甫、韩愈、孟浩然、刘禹锡、柳宗元、宋之问、孟郊的诗。杜甫、韩愈有的句子就是写郴州的,如打头一句即韩愈描摹北湖的“北湖泛空明”,第8句前句“郴州颇凉冷”即杜甫所写。除“郴州颇凉冷,沧州有奇趣”需略费心思外,另11行都可绘成图画。真是移它山之玉,磨心中块垒,张舜民的艺术才华,给人以清新别致的审美享受。他还让我们知晓了,唐太宗李世民这皇帝老头,竟也陶醉于吟诗作赋的国粹。而最后两句“乐罢不无悲,却寻故乡路”,还是让人隐隐绰绰触摸到诗家心弦上的某处音位,毕竟他和苏轼的故土与心乡在千里之外的西、北。 郴州网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吟诵这深藏不露的《北湖集句》,透过机抒妙合、浑然天成的句子字眼,我宛然穿越到北宋,看到了刚直不羁的张舜民,流连忘返于清澈如镜的北湖。他没有宝马香车、前呼后拥,却才气秀异、风流倜傥地踱步在湖畔;他伸展两臂拨开岸边草丛,俯下身去,用手指撩了一下沉静的水面,骨气风度便随着圈圈湖波荡漾了九百多年····· http://www.chenzhou.com.cn/


(本篇获2013年“华夏情”全国诗歌散文邀请赛一等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