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载歌去 风帆入梦来—访永兴耒水白头狮船舶修造厂

来源:郴州网 作者:刘专可 发布于:2013/2/18

  

一排七连拱大厂房,屋顶一律船帆型构造,小青瓦叠压盖顶,大空间框架结构,三面封闭,一面空敞,这栋造型奇的建筑,耸立在便江西岸,与周边低矮的房屋相比,犹如鹤立鸡群,格外醒目。它永兴名胜观音岩隔河斜对,互为犄角,形成一道亮丽的风景线。这栋厂房就是红火一时,远近闻名,享誉耒水的白头狮船舶修造厂与之极不协调的如今它的荒凉与寂静。怀着好奇与关心,2012年4月16日,我们“湘粤古道历史文化长廊考察组”一行10人来到永兴县城关镇白头狮村,实地勘察这座工厂旧址,访不愿离去的老员工,无不为它的沧桑变化而感概。


水,源自桂东,在郴州境内,依次汝城浙水、资兴水、程水、郴州郴水、永兴注江、西河相会,干流分别称、东江、鲤鱼江、便江,全长234.1公里。过去可通木船的河道,干流至汝城暖水,支流为西河、江、程水、郴水的部分河段。以郴水为例,中型船舶可达许家洞,小型(俗称“吹火筒”、“蚱蜢舟”可达城内裕后街。故民谣称:船到郴州止,马到郴州死,人到郴州打摆子。由于许家洞、程江口、口一带是煤炭、木竹及其他物质的集聚地,水道便利,自古以来航运发达,因此也就催生了造船修船行业。清代造船要由地方保甲向官府作保,领取执照,所造船只的桅数、梁头必须符合官府核定的标准,航运中接受塘口守兵的稽查,私造船只和违禁载货均会受到严厉处罚。解放前,国民政府颁布《船舶法》等法规,实行保甲制,船只无论大小,一船为一户,十户为一甲,十甲为一保。但并无专门的官方船舶管理机构以致水上帮会横行。船工普遍加入青帮、红帮、天地会、哥老会等封建帮会,否则就会受歧视。那时,塘门口、西河口、白头狮一带,有私人船舶修造作坊零星分布,生意红火,收入可观。解放后,实行民主改革,省里成立民船联合运输总社内河船民统一纳入集体建制,建立水上户口,定港籍,定航线。1952年底,省政府决定在永兴进行全省水上民主改革工作试点永兴航管站于1953年初应运成立是全省最早建立的内河航运管理机构。1954年10月,永兴成立航运合作社。1959年,成立水上运输人民公社。1960年8月,永兴、耒阳两县水上运输人民公社合并,组成郴州专区耒水运输公司,统筹管理经营水航运。公司设在耒阳灶市,时有职工6000余人,大小船舶近1500艘,载重量达19000吨。


那时船舶系木船,耒水滩险多,触礁搁浅为常事,船舶的更新修造也就势在必然。耒水公司决定将耒阳、永兴两县造船厂合并,集中技术力量在永兴白头狮原永兴县造船厂所在地组建新的耒水公司船舶修造厂。


船厂落脚白头狮,选中的它优越的地理位置。这里有一条古驿道从中穿过,河洲边有一座民国10(1921)的红砂岩拱型凉亭,凉亭两端的拱门上题有“乐亭”门。亭内石四块竖状石条东头的对联乐在其中欢歇下马,善哉此地快坐停车;西头的对联是:乐哉众生遮日,善施广过渡乘凉。凉亭南面不远处循石阶而下,即是观音岩渡河码头,为便江以北西岸往来县城的必经之处。由于丹霞地貌与喀斯特地貌在这里相互碰撞、叠加挤压导致这一带地质状况格外复杂耒水绕着东边的天王台山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而西边的黑山岭则切入江中,使观音岩以下1公里江段形成天然港湾。远在西南30公里之外的湘阴渡镇王岭上,有一天然溶洞,叫。溶洞中有一条地下河,不知流向何方。有人从下河里撤下糠,一天后,糠从观音岩旁的水中浮出,可知这片水是婆婆岩地下河的出口,底下有一个深邃的地下岩洞。这里江面宽阔,江水深沉,是船舶泊的理想场所。


船厂成立后,正式职工最多时达180余人,家属200来人,年造新船50来艘,维修600来艘,是耒水河上规模最大的船舶修造厂,也是永兴县的大型骨干企业。船厂的发展为两个阶段阶段以修建木帆船为主至上世纪70年代,常年在便江流域运煤载货的木帆船达1000余艘,其中耒水公司760余艘繁忙的船运,给船舶修造带来沉重压力。因为每年需要消耗大量樟、梓、楠、等珍贵木材从航运事业的长远发展考虑,船厂开始研究新材料造船。70年代中期,船厂试制水泥船,一共造了24艘,水泥船虽然工艺简单,节约木材,但由于船体笨重,难以掌控,也不适合在滩多水急耒水河道上行驶,很快就被淘汰。70年代末。秀春担任耒水公司经理,主技术攻关,研制动力钢质船。动力钢质船使用寿命长、成本低、效率好,人的劳动强度大大减轻,航行速度大大加快,安全系数大大增强。动力钢质船的研制成功,既是船厂职工最引以为自豪的科技攻关,更是耒水航运史上的一次划时代革命。至1995年耒水公司所属的木帆船一次性全部处理,钢质船全面取代木帆船,开始了耒水航运新纪元


的职工主要为本地人,也有一部分来自省内地,以益阳、株洲、耒阳为多。他们有些是解放前就在此处谋生的“匠古佬”有些是合并时迁来的职工,有些是后来招聘的学徒。随着“合作改造”、“三反五反 ”、“反右”、“清”、“文革”、以及“改革开放”等社会变革发展,他们在这里结婚生子,扎根创业,积极投身于政治运动,办学校、办农场、参与批斗会,抑或被批斗。他们无怨无悔,义无反顾,将一处荒郊野地,建成人烟辐之所,将自己的哭声、笑声、欢歌声和怒吼声传播在这片天空中,同时将自己的汗水、泪水青春年华和深厚情感都融入在这片土地上。他们以自己的勤劳和智慧,使这片土地充满生机与活力。


进入上世纪九十年代,耒阳火力发电厂建成投产,消耗了大量的煤炭,由于运输距离大为缩短,铁路、公路运输更为便捷省时,航运资源骤然萎缩。特别是1995 年耒阳上电站永兴二级电站相继建成以后,拦河大彻底阻断了航运线路,船舶无法通行,延绵了数千年的耒水上游,包括西河、注江、程水、郴江累计长达280余公里的郴州内河长途航运从此成为历史。


郴州网

船舶无货可运,船厂也无船可修。曾红火一时的白头狮船舶修造厂渐渐冷落萧条。由于1984年省内行政区划调整,耒阳划归衡阳,耒水公司也随之移交衡阳管辖。船厂职工调离的调离,改行的改行,退休的退休使毫无悬念地迅速走向衰落。


这里整体布局依旧分明一条简便的乡村水泥将厂区划为两片功能区路东临河为生产区除了高大宽敞的船舶修造车间外,还有船、工具房、油料仓库、食堂、水塔等建筑。其中水塔的式样有些别致,向北一面为牌坊式高墙,上方缀有一颗五角星,据说墙上原来还有一个大“忠”字,前面有一块空坪,是“文革”期间集体跳“忠”字舞的地方,驻足此地,仿佛还能嗅到令人心悸的“文革”气息;路西为办公生活区办公楼为两层,占地宽敞,前面有一大空坪,过去是船厂的中枢神经,如今墙体坍塌,门窗损毁,青苔侵阶,茅草丛生,全无往日的威严和神秘。职工宿舍共有3栋,现在多数房已人去楼空,仅有的两、三户人家只剩下不愿离去的几位老职工在孤独地守望着。尽管船厂职工已经散离去,但他们依然时常怀念这里,闲暇之时,还常来这里走走瞧瞧。去年,他们当中的一些人,还相约一起重访故地,在这里流连徘徊,摄影拍照,回忆往事,畅叙情怀也许在他们心中,这里是刻骨铭心、永远挥之不去的思恋。值得庆幸的是,永兴文物部门在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中,已将此地作为工业遗产进行了不可移动文物登记,相信会得到妥善的保护。了解到船厂的过去,目睹眼前的景象,遥想未来,我们真的希望,这里还有繁荣的一天。 郴州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