郴州丹霞:不仅是自然遗产,更是文化遗产

来源:郴州新报 作者:欧阳华 陈卫 发布于:2018/11/27


文史专家呼吁将郴州丹霞申报文化和自然双遗产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郴州丹霞:不仅是自然遗产,更是文化遗产


近日,由湖南省文物局原处长、文史专家谢武经与郴州网文史部主任曾湘荣合作的《丹霞濒危文化》一书正式出版发行,全书分“永不回来的航道、即将永别的坦居、被人遗忘的古堡群、最后的多元寺庙、正在风化的石刻、石窟文化及其他濒危文化”六个章节,以“丹霞濒危文化”的全新视角,介绍即将消失的郴州丹霞文化,呼吁郴州将其申报为文化和自然双遗产。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湘粤古道水路段--程江口-李文摄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郴州丹霞不仅是自然遗产,更是文化遗产。”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郴州网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因为我们自己不主动,郴州丹霞没有列入世界自然遗产名录,可惜了。”刚见面,谢武经就打开话匣子,不停感慨。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2010年8月3日,湖南崀山、广东丹霞山、贵州赤水、福建泰宁、江西龙虎山、浙江江郎山共同申报“中国丹霞”项目列入世界自然遗产名录,“郴州丹霞却没赶上趟,令人惋惜”。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郴州的丹霞风光毫不逊色,在地质地貌多样化方面,也许还更胜一筹。”在谢武经看来,郴州的丹霞文化全国罕见,完全有资格进入世界自然遗产名录,只是错失了时机。同时,谢武经还认为,郴州丹霞不仅是自然遗产,更是文化遗产,“应该进入世界自然和文化双遗产名录”。 http://www.chenzhou.com.cn/


谢武经与曾湘荣在李王寨考察(廖志华/摄)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郴州丹霞是一种特殊的文化或文明,我将其称为‘丹霞文明’,即经由人类的生产、生活等遗留下来的物质的和非物质的历史文化遗存。”早在2012年,谢武经就提出了郴州丹霞文明的概念。去年3月开始,谢武经一行人组成“湘粤古道丹霞濒危文化”考察小组,攀险峰、爬绝壁、行蜀道、钻茅草,考察了区域内的地质、水文、风光、物产、生态环境等自然资源情况,历时4个月,行程数千里,穷源竟委,将郴州丹霞文化古老神秘的面纱一一揭开,并收集抢救非物质文化遗产,最终形成文字出版。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http://www.chenzhou.com.cn/

谢武经与廖志华在资兴杉木冲村考察(曾湘荣/摄)

谢武经与曾湘荣在程江口骷髅坦考察(廖志华/摄)


谢武经说,郴州丹霞文化不同于已经是世界自然遗产的崀山、丹霞山、赤水等,“可以说这些地方因为风景好、原始,历史上人类的活动较少,只是由于现代旅游的开发,才形成著名的自然生态旅游景区,而郴州的丹霞地貌,因地处古代重要交通要道的耒水上游两岸,因而自古就有先民在这里生存繁衍,形成了一种特殊的丹霞文化。”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历经风霜雨雪和社会洗礼,逐渐失去光彩与活力。”


只能容纳一只手或脚的蚁道,古人却可担重物飞檐走壁;画风简约,人工凿石绘就的丹霞山居图;绵延千年的蔡孝妇活态孝文化;人工凿穿一座山,古农田水利工程养育一方人……这些奇特的、罕见的珍稀景象,构建成郴州独有的丹霞文化。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丹霞山居复原图(李文/手绘)


“有人类活动让文化有迹可循。”谢武经说,郴州丹霞山区的路不是人走出来的,是在陡壁上凿出来的。整个丹霞山区人工凿出来的石壁阶梯、石穴岩道四通八达,犹如蜘蛛网,有直的、弯的、斜的,有阶梯形的、巴掌形的、锯凿纹形的,十分壮观,令人惊叹不已。“在郴州丹霞山区这种恶劣的地区,古人的生存智慧得到了很好的体现。”


郴州地形复杂,处于五岭山脉的崇山峻岭中,日月盈昃,由于长期的地质活动,郴州丹霞岩山形成各式天然岩洞,郴州人称之为“坦”。坦的位置、形态、大小不一样,采光和通风条件好,坦内干燥,冬暖夏凉,在生产力低下的古代,为人类提供了生存条件。像野人坦、花水垅坦、榨油坦、八角坦、狮子坦等,形成了丹霞奇居,人类在这里开土、围田、凿路、建房、榨油、养殖……在杉木冲的榨油坦里,至今还保存完好的榨油工具;在床门坦,还有一幅完整的犀牛笔画,据考证,是唐代以前西域的绘画手法。 http://www.chenzhou.com.cn/


郴州网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在罗汉坦东南两面,一个庞大的古寨堡群巍然其中,占据7个山头的金鹅寨,互为金鹅寨犄角的河里寨、黄竹寨,雄壮坚固的宅门,神秘的兵坦,如上青天的蚁道……无不透着神秘气息,赤石蓝天、绿树秀水、古老寺庙又为古寨堡增添了一份自然风尘之美。


“很多人都知道悬棺,但不知道还有岩壁葬、合葬古墓和鸟窝葬。”谢武经说,中国传统墓葬一般是土葬,强调入土为安,而郴州丹霞岩山区却出现一些奇异的墓葬。在苏仙区黄泥堡洪坦岩壁长约4米,高约1.5米的裂口中,有一口外填黄泥封口的棺材。在资兴程江李王庙岩壁下,也有一口这样的棺材,还有一处在资兴程江一线天岩壁的洞里,洞口还刻了葫芦宝剑图案。在资兴黑坦垅,30米高的岩壁上,有一些直径约4米,高约3米似鸟窝的半圆形墓地,外观全由草木和小树枝构成,非常奇特。


但因自然损毁、人为破坏,郴州丹霞已处于濒危状态,文物保护更是堪忧。丹霞地貌属红砂岩地区,石窟造像、摩岩石刻极易风化,位于永兴便江风景区的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永兴侍郎坦摩岩石刻群至今裸露,任凭游人触摸,不少早期石刻已日渐模糊。位于飞天山风景区的省级文物保护单位元代石佛寺石窟造像被漆以金漆,重装头像,文物价值已大打折扣……


谢武经说,经过这次考察、出书,他既遗憾,又庆幸。“我们幸之,郴州丹霞文化历经风霜雨雪和社会洗礼,依然遗存下来不少;我们不幸之,因为将亲眼看到那些宝贵的文化古迹,在人为破坏、自然破坏等多种因素下,逐渐失去它们的光彩与活力。”


“一旦破坏,就永远不能复原。”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郴州丹霞,遍布郴州、资兴、永兴、安仁、宜章交界的广大地区,连绵2100平方公里,为全国最大的丹霞地貌景区之一。“我们的自然资源不亚于已经进入世界自然遗产目录的湖南崀山等地,而且由于郴州丹霞地质地貌正处于丹霞发育的中期,更显复杂、多样和绚丽多彩。”谢武经说。


虽然8年前错失了申遗,但郴州丹霞由于所处的特殊地理位置及古代交通状况,其历史文化遗存及非物质文化遗存,为全国罕见,其丰富的自然资源和人文资源为郴州的全域旅游提供了广阔的前景。谢武经说,他们的考察只是冰山一角,意在引起郴州人的重视,他建议郴州市组织力量(不是各县、区各自为政)做三件事:一是考察景区内的地址、水文、风光、物产、生态环境等自然资源情况;二是详细普查历史文化遗存情况;三是收集抢救非物质文化遗存。


“日用品坏了,可以再生产制造,文化古迹却不同,一旦破坏,就永远不能复原。”谢武经说,他们出这本书就是希望能够抛砖引玉,使郴州下决心推进郴州丹霞进入《自然和文化双遗产名录》的工作,使郴州丹霞成为全域旅游示范基地。 郴州网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延伸阅读

8年前,郴州为何错失申遗?


据了解,国际地质学界,将“丹霞地貌”统称为“红层”,这类地貌演变为热门旅游圈源于中国学术界的推动,谁才是“中国丹霞”的典型代表亦源于学术界的文化认同。


郴州丹霞景区处于邵阳崀山、韶关丹霞山两处世界遗产的夹缝中,尤其是距离郴州200公里的韶关,很早之前就将“廉白山”更名为丹霞山,又因其为学术界丹霞地貌定名地与丹霞旅游发起地,占据了全国丹霞旅游圈的核心地位。以该山“顶平、身陡、麓缓”高大陡峻为评判标准,郴州低矮的丹霞山丘没有资格拿到申报世界遗产的入场券。文化认同上的劣势,使得郴州在全国丹霞旅游圈中处境堪忧。


http://www.chenzhou.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