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武黄门岩书屋

来源:郴州网 作者:李正志 发布于:2018/10/18

黄门岩书屋,也叫瀛州书馆丶柏子书屋丶李氏书楼,是临武西城李氏的家族办学机构。从明万历年间创办到上世纪七十年代毁损殆尽,它存续了将近四百年,培养出李荣灿丶李崇畯等众多杰出人才,是临武县境内创立较早丶历史悠久和影响深远的书屋。其名字见载于《湖南省志》《桂阳郡志》《临武县志》。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明朝万历年间,西城李家五世祖李友莱(字琼芳,又名国祯)鉴于家族没有固定的教育场所,族内子弟荒于学业,于是准备择址建馆。一天,他来到了离县城西三四里地远的黄门岩,只见四面崇山环抱,耸拔峻峭;武水如带,萦回曲折,潺潺有声。左岸为石壁,千仞峭立,赤石一片。远远望去,如同旭日放彩。右山翠积欲雨,有白石层垒,横亘数丈。与赤石对照,赤竖而白横;赤若丹朱,而白如素练。远远望去,恰似银榜高悬。而舜峰尧岗遥峙于前,昂首斜趾,蹲踞若揖,宛如门户。晨风中,燕语莺歌,山风习习;晚霞里,云吞雾绕,流水潺潺。山清水秀,清幽雅致,真乃世外仙山,读书的好地方! 于是,他选择了黄门岩作为建校地址,并命名为 “瀛州书馆”。书馆经历三次修改丶扩建而成。据清同治六年《临武县志》中《黄门岩记》记载,院中为广场,两株古柏,“大可合抱,夭矫离披,黛色参天,翠阴盈亩”。书馆规模宏大,馆內建有36间书舍,每舍一窗一几一床;还购置了大量图书,让学子们广泛涉猎。无论是环境、规模、配置,当时是临武首屈一指的。友莱公在这里给儿子开禧、开祥、开裕及李氏其他子弟讲学授课,也在这里与临武境内外文人学士会课交流丶切磋提高学艺。那时西城李氏子弟纷纷崭露头角,开祥、开裕、友槐、季太等先后成为廪庠生(俗称“秀才”),一时人文蔚起,名噪远近。


明崇祯十六年(公元1643年)秋,农民起义军张献忠率部攻下衡阳。当时,长沙吉明王逃往广东,取道临武,副将汤执中丶杨国栋跟随相伴。临武县令蔡宗虞也弃城而跟随。张献忠部队到来,占据了临武城,朱衣点就任临武知县。朱募众千人,部署将校守城自卫。12月,明朝广东督抚沈犹龙派遣总兵宋纪及监军司理黄廷才,率兵数万攻围临武城。官军把百姓的房屋全部拆除取树,围绕县城用树建栅栏,多重围阻;又开挖壕沟来围困起义军。城外附近的民房都被折除,家家户户没有剩余椽柱。瀛洲书馆也在劫难逃,三十六间书舍全都被拆毁。瀛洲书馆,成为一片瓦砾废墟! 郴州网


清康熙后期,李开祥秉承父志,在原址再建学馆,修复如旧,命名为“柏子书屋”。祥公带领儿子当兴、振兴、宾兴、晋兴、奋兴及侄儿兴诗、兴让等李氏子弟一起读书。又经常邀请文人雅士来此赏景吟诗。临武县令赵琎美是云南剑川人,很喜欢这里山水的秀丽清新,亲自给额定“黄门庄八景”:古柏垂阴、虞峰侧峙、乳山叠翠、铁屐仙遗、石泻灵泉、岩空剑阁、武水映带、赤壁飞来。赵琎美在《古柏垂阴》“任许风霜色未残,翠翘千尺倚云蟠。莱公去后无知己,心与苍松共岁寒。”对“翠翘千尺”“与共岁寒”的古柏赞叹不已;《赤壁飞来》“欹嵚削峙紫光浮,霸气恍从望里收。还忆大苏曾不到,空传两赋在黄州。”将黄门岩与赤壁比肩。继任县令张声远是奉天广宁人,对柏子书屋更是另眼相看。张声远在《石泻灵泉》中写道:“桃源何处碧云闲,一脉溪泉泛几弯。自涨自流关不住,时分石泻在人间。”对这里世外桃源的清幽雅致赞叹不已;在《岩空剑阁》中赞赏此处“宛似瞿塘峡”“清影在烟萝”。许多文人雅客都慕名而来,江南润州人谈其征、毗陵人王图等文人雅士都曾到过柏子书屋,写下了许多关于黄门岩八景的诗文。后来,这些诗文都被收入《湖南省志》《桂阳郡志》《临武县志》。黄门岩因这些诗作而扬名境内外,人们记得了风景秀美的黄门岩,记得那里有个书屋,把那里的书屋叫“黄门岩书屋”,渐渐地替代了瀛洲书屋的本名。


http://www.chenzhou.com.cn/

黄门岩书屋出名,在于风景秀美,在于一批文人学士的诗文,更在于西城李氏人才辈出,一时名噪天下。当时,开祥公的子侄及西城李氏子弟才俊纷呈,轰动远近:振兴,康熙六十年岁贡;晋兴,康熙三十七年拔贡,任醴陵县教谕,后升辰州府教授;继揆,为雍正十一年例贡;继白,为雍正十三年拔贡,考授广西县丞,后推升广东阳山县知县;志昂,乾隆四十二年岁贡;志洲,乾隆四十七年岁贡;志灏,嘉庆四年恩贡;荣恭,嘉庆六年拔贡,任新野知县,后代理禹州直隶州兼理汝宁府通判;荣灿,道光二十年己亥科北闱顺天府乡试举人,任永善知县,升开化府同知,后为云南盐法道;崇畯,丙午年参加顺天府乡试,中南元(注:科举时代,南方诸省的人应试北闱考中第二名者,称为南元。因第一名例归直隶籍人,故第二名也称元。),任贵州修文知县,军功保举从同知在任候补并赏戴花翎,后捐加知府升街加四级,给予二品封典……据《李氏宗谱》记载,自有书屋以后,科举考试中中举2人(其中1人为南元),贡生9人,入仕廪庠生77人。 http://www.chenzhou.com.cn/


据李荣灿《李氏书楼记》载,丁酉十月至次年春耗费三百余金重建,并命名为“李氏书楼。”书楼又曾一度东山再起。后,因西学东渐,新学堂、公立学校兴起,李氏书楼渐渐走向黄昏。到上世纪四十年代屋舍犹在,到七十年代渐渐成为生产队存放化肥与生产农具的仓库,以后被拆除夷为平地。辉煌近四百年的黄门岩书屋渐渐地淡出了历史的舞台,留下一个了她靓丽而模糊的背影……。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作者:李正志  临武一中语文高级教师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郴州网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