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孟春《义帝陵记》﹙译文﹚

来源:郴州网 作者:(明)何孟春 著 陈礼恒 整理 译文 发布于:2018/10/17


何孟春《义帝陵记》


http://www.chenzhou.com.cn/

吾楚于春秋弗许也。然六国之灭,言者以楚最无辜,岂齐、晋诸君不足惜亡,且若怀王之为民痛念耶?怀王其蠢庸,过听轻行,固秦所诱弄,齐、晋所递笑者,而民特怜。嘻,不怀王固矣!


田氏伐,韩、赵、魏氏分,齐、晋非夫旧脉。惟楚由颛顼遡鬻熊,而迨怀王,其统未之奸也。齐之田,晋之韩、赵、魏,国皆不义。嬴秦续吕得天下,重无复仁义焉。义之名,楚可当耳,虽在春秋必将楚。呜呼!此与六国之灭,所以楚最无辜而民特怜之。此其亡秦必楚欤? 陈胜不立楚后以败,居巢人立楚之后之言,拳拳为楚奖劝欤?


怀王孙心,复为怀王,从民所望,义所当矣。秦亡楚帝,则天下自此有归。项籍知尊名乎义,而必出于佯,命焉不用。江南之逐,旋杀于郴。羽其时虽犹冒楚之名,已知不可姜,处藉,斯不可。姬统而已奸,一无复仁义。天下负羽以不义之名,于此乎归于汉。


呜呼!汉欲不兴,其欲不灭耶!以涉而势,乃不长。既帝之,又弑之,狐埋狐猾,长如何也。楚之所以帝者,楚之义也。羽弑义帝,是自堕其义。自以其不义,而自灭楚矣。今羽之言,以为吾家所立,非有功伐。夫何以论功伐为哉?顾此吾家主,凡吾奉主行亊而已。而谓其主之无所服役,至忿戕乎主,擅主之家,则凡同吾奉主行亊之人,孰肯忍倓然而主乎家也! 郴州网


呜呼!汉不欲兴,楚不欲其灭耶?汉鼓大义之名,“义不以力”,董公之说行,缟素三军,于此乎得以击楚之杀义帝者矣。向使其义帝之名以尊,大统以定,高材捷足,得鹿以献。羽其所称霸,犹春秋桓、文之义,俱天下诸侯以盱眙之都,芊庙世楚,吾家其不为有主乎?悲乎!悲乎!居徙上游,逆成黥布,成以楚灭,徙以汉兴。九江王纵未叛楚与汉,而义与不义,已潜归于此。义与不义,其为兴灭要如此哉! http://www.chenzhou.com.cn/


吾观楚汉相距之际,疑汉败楚之难,虽然吾不能尽许汉也。隆准公新城发丧,袒哭三日。义兵加贼,何所向而取诛,而爰于彭城,置酒高会,销感激泣涕之气。遣隋何私约九江王,用杀义帝者,而击楚之杀义帝者,此不足为名者。是以睢水荥阳,几临危绝,汉难于楚,其义之未甚奋邪?楚之未即灭,汉之未即兴,其义之未甚奋之过也。吾惟深悲夫义帝,故因论义不义为兴灭之机。遂有暨刘、项之事而反复之。


悲夫!刘、项之于义帝,亊等北面。义帝之存,尝为帝矣。作史者曾无楚义帝纪,楚世家又不缀其亊,始末不具。始云在民间为人牧羊,不知何人,踪迹之何地; 方立之时,不知其里﹔方杀之时,不知其敛葬之礼。身婴利剑,冤缔蛮彊,冢切空城,魂萦宿莽。方汉正位之时,其遣官临祭,分户奉守之举,不得知其有不也。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悲乎!亡秦必楚。楚最无辜,秦亡楚帝,帝楚之义。涉楚乎怀王之未立,羽楚乎义帝之已杀。怀王之未立楚而张,楚之伪也; 义帝之已杀,楚而西,楚之逆也。楚怀王孙心之为怀王,为义帝,楚之义也。义楚以汉接可也。而史不然,首逆楚于本纪,首伪楚于列传,于义楚不列之纪传之间,其梗概略附注之刘、项之事,此吾暨刘、项之事而反复之。所以论义不义为兴灭之机,而重致辨乎伪逆。


郴州网

呜呼!义动人心,为人所怜,楚人立庙,延祀永年,至于今日,不亦宜乎!生存之乐无几,而祈报于郴阳者何绵绵也?垂黄旒兮被玄服,映映綄綄兮大华毂。神惝怳兮渺迷,尚低徊兮倐忽。镗兮伐鼓,揚兮合舞。神俯处兮来散,肆椒醪兮荐脯。阴旗兮欲举,灵马兮嘶风。何路日暮兮幽扃,绿烟生兮北渚。呜呼噫嘻,莫俉俉辞,揭之于庙,镵之于碑,为吾楚人,如何勿悲!


http://www.chenzhou.com.cn/

何孟春《义帝陵记》﹙译文﹚


我们楚地在春秋时是被人看不起的“蛮夷之国”。但是六国被秦所灭,史论家却认为楚国最为无辜,难道齐晋的那些亡国之君就不值得可怜么?而且像怀王被百姓那么痛哭怀念着么?怀王的愚蠢昏庸,偏听偏信,轻举妄动,本来就为秦国所诱惑愚弄,为齐晋等国个个所耻笑的人,但是,他的百姓却特别地怀念。唉,不再提起怀王的事也很久很久了。


田氏取代姜姓,夺取齐国政权。韩、赵、魏瓜分了晋国,齐、晋都不再是原来的一脉宗支。只有楚国,由颛顼至鬻熊,再传至怀王,他的血统没有搞混过。取代姜齐的田齐,分裂晋国的韩、赵、魏三国都是不义。吕氏继承嬴秦而得天下,更是不再具有仁与义。义的名,只有楚国可以承受得起,即便是在春秋时,大家也必然会以楚国为表率。唉!这就是六国的同样被秦灭亡,楚国之所以被认为最无辜,而且特别让百姓感到怜悯怀念的原因。这不就是所以说“楚虽三户,亡秦必楚”么!陈胜起义,不拥立楚王后人,所以失败,范增的劝项梁立楚王后人,难道仅仅是为了帮楚国说话么?


郴州网

怀王的后人熊心,又称为怀王,这是符合百姓的愿望,是义之所归。秦国灭亡,楚王称帝,因此而天下百姓有所归附。项籍只是为了义而从名号上尊从,其实是假意,并不听命于义帝。将义帝放逐于江南,又追杀于郴地。项羽这时虽然仍假冒楚的名义,但已经明白不可能再有号召力,对项羽来说,这真不应该。姬周时名义上仍然一统天下,但已乱得不再讲究仁和义了。天下百姓给项羽以不义之名,于是乎“义”便归于汉。


唉!汉王不想称帝,他也想不被灭亡嘛!以陈涉当时那种强势,而张楚政权却不能久长。项羽既尊怀王为帝,又从而弑杀,反复无常,又能长久么?项羽之所以尊怀王为帝,是项羽之义。项羽弑杀义帝,是项羽自己毁弃前面尊怀王之义。自己毀弃自己的义,是自己毁灭自己的事业。按照项羽的说法,认为义帝是项家拥立的,并没立下丝毫战功。为什么论起战功来了呢?这如同说某人是这个家的主人,人们凡事都是按主人安排去做,现在有个人反而说主人没有做事,甚至怒杀主人,夺占主人的家。这样情况,凡是一块儿按主人安排做事的人,谁肯忍着让着,且安然不疑地让他来主持家务呢!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唉!汉王不想兴起,楚项羽就不想灭亡汉吗?汉王听信董公“义不以力”的劝说,以大义之名号召天下,让三军都穿着孝服,为义帝举丧,于是有了讨伐杀义帝的罪人的名义,师出有名。当时如果项羽继续尊奉义帝,统一全军,捷足先登,进入咸阳,俘获孺子婴献给义帝。项羽的霸业,就像春秋时齐桓、晋文一般,天下诸侯都以盱眙为中心,世世代代,宗庙兴旺,子孙蕃衍,能不是说有主了么?太可悲了!太可悲了!徙义帝于郴地,黥布叛楚归汉成功,这两件事一使汉兴,一促楚亡。即使黥布不叛楚归汉,义与不义,早已在默默中有了归属。义与不义,对于兴亡成败就是有这么重要。


当楚汉对垒,不相上下时,我怀疑汉很难取胜,虽然我不能对汉有过高的期望。汉王在新城为义帝举丧,袒露左臂,恸哭三天。以义兵声讨逆贼,应该是所向无敌,为什么反而败了呢,原因是进入彭城后,置酒高会,原来那种感激泣涕,群情激愤的气氛完全消失。派隋何策反九江王,用追杀义帝的黥布去反击谋杀义帝的楚王项羽,这不叫作名正言顺。所以睢水被困,荥阳绝粮,几乎是濒临覆灭境地。汉之难以胜楚,是义还没有奋发出来么?楚的不能很快灭亡,汉的不能迅即兴起,就是义没能尽最大可能地激奋出来的错。我因太为义帝感到悲哀,所以由谈及义与不义,而反复涉及刘邦与项羽间的事情。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可悲啊!刘邦、项羽对义帝来说,都是北面称臣。义帝在历史上,是曾经南面称帝的人,写历史的人,却没能为义帝写一篇“本纪”,楚“世家”又没有记述,义帝的来龙去脉都没详细文字记载。他的出身,只说是流落民间为人牧羊,也不清楚为谁牧羊,在什么地方牧羊。拥立为怀王时,也说不清他家住哪里。追杀他时,也不懂得将他如何安埋。义帝身被杀害,蒙冤蛮地,砌成空墓,魂绕草荒。汉初建政时,所谓派遣官员来此祭祀,并设专人守墓,我不知真有这亊不。 http://www.chenzhou.com.cn/


http://www.chenzhou.com.cn/

可悲啊!亡秦的必定是楚人。楚最无辜,秦被灭亡,楚人称帝,拥立楚怀王为帝,是合乎春秋大义。陈涉建立张楚,是在怀王尚未被拥立时,项羽建立西楚,是在弑杀义帝之后。怀王没被拥立,在楚字上加张,不是楚的正统,是伪楚。义帝己经被杀,在楚字上加西,叛楚而又称楚,是逆楚。楚怀王的孙熊心之被拥立为王,又拥称义帝,是楚之大义。义楚而由汉继承是适合的。但是《史记》不然,首先将逆楚项羽列入“本纪”,又将伪楚陈涉列入“世家”,至于义楚熊心既不列入本纪,也不列入世家,只将其中一些亊情的梗概分別附入在刘邦、项羽的传记中,这便是我反复联系刘、项来说,所以谈义与不义为成败兴亡的因素,而又要辨析伪与逆。


唉!义动人心,为人所怜,楚人为义帝建立庙宇,历代祭祀不绝,一直延续到今天,这不是应该的么!在生时没享受几天安乐,但在郴州却得到了年年岁岁,世代绵绵的春秋祭祀,这是为什么?


帽沿垂着黄色的玉串啊!身着黒色的衣服,

光彩闪闪啊!是高大华美的车子。

写满伤感的神情啊!恍忽迷离,

上下左右徘徊啊!心神不定。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鼓乐敲起来啊!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扬尘起舞。

义帝啊!下来享受这些祭品吧,

这里有美酒和肉脯。

看,旗帜飘扬, http://www.chenzhou.com.cn/

灵马嘶风。

说什么日暮门关, 郴州网

看北面水涯芳草茵茵。 http://www.chenzhou.com.cn/

嗳呀啊!不要轻看这篇文章,

把它张贴在庙里

刻在碑上吧!

我们都是楚的后人,

怎么能不痛念义帝呢!


:本文录自明嘉靖《湖广图经志书》巻14。另见于《余冬叙录》等多种版本,但标题各不同,有《君道》《义帝庙碑记》等名目。各版本在字词上互有差异。近来也有多种点校本,在句读上也各不尽同。本文以《湖广图经志书》为本本,试作字句和标点上的勘校,并稍加注释,期与同志者互学,抛砖而能引玉,那就谢谢了。


2018.10月增译文于北湖之滨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