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同治《桂阳直隶州志》中几个记述临武的问题

来源:郴州网 作者:陈礼恒 发布于:2018/7/26

淸同治《桂阳直隶州志》纂成于同治七年,被誉为“天下之佳志”,编纂者为王闿运。


http://www.chenzhou.com.cn/

王闿运,字壬秋,室名湘绮楼,人称湘绮先生,清末湘潭人。咸丰七年举人,曾先后应聘为肃顺、曾国藩之幕僚及家教。又主讲成都尊经书院、长沙思贤讲舍、衡州船山书院。光绪二十八年,授翰林检讨,加侍读衔。民国3年,任清史馆馆长。平生授徒千人,著作颇丰,被称为“天下才子”。同治四年应聘到桂阳纂修州志。三年成书。


郴州网

湖南荣誉优秀社科专家、湖南师范大学资深教授、桂阳人刘城淮先生,受桂阳县史志办公室委托,于2004年夏点校成书,并由香港天马出版有限公司出版。本文即是依据该点校本,引用原文和注明所在页次。


前人对该志的称赞,已是详而备矣!但是,我总觉得王闿运先生在有关临武的记述方面,还是有些许不尽如人意。特提出我的看法。


在临武汉城的所在地问题,可以说王先生自己也不知所云。首先他否认历来的姥婆城之说,在15页中,他说:“临武汉城,或谓在今治东五十里。然临武幅员,东西计里亘不及百,东五十里乃入汉郴县,唐以来义章、高平境内,亡乃边鄙乎?” 他是以唐以后,甚至明末划临武上乡八里置嘉禾县后的临武幅员作汉时疆域。汉初,现在的郴州市辖区内只有郴、便、临武三个县,各自幅员多大,暂时沒这个数据。但在19页引用的《舆地广记》中,用上该书的“宜章,隋大业末,萧铣析置义章县,属郴州,唐因之,宋太平兴国元年改为宜章,亦二汉临武县地,属桂阳郡。”王先生引用后没加否定,是知道宜章至少有部分地方原为二汉临武县地,因而姥婆城并非“边鄙”。当然治所有可能不居中而稍偏,这也不是不可能。其次,他否定刘尧诲古城说,第379页先说“今考汉城,在鱼尾田西,溱水斜迳东北。” 鱼尾田即今玉美田,古城水在玉美田西,溱水在沙洲坪汇武水。这就是说王先生是同意汉城在古城水,但在第381页却说“刘尧诲改作古城,乃欲正名而转乖其实。” 似乎又在指责刘尧诲造假,但没直接否定古城说,而是用汉城在城头下来否定古城说。第381页说:“汉城当在蒲萄湾﹙今葡萄湾﹚南,故今犹以城名也。”为了说得更明白,在这句话前,先说了“石矼水至岭东南流经城北岭﹙今城背岭﹚、城头峡﹙今城头下﹚” ,一个城头下,心怕孤掌难鸣,石矼水流经那么多大小村庄,都不提出,偏偏挑出城背岭,无非就是为了这个“城”字。可惜城背岭和城头下,并非近邻。王先生意犹未尽,又拉出个“济广桥﹙应为广济桥,同治《临武县志》注明在城头下﹚”来,说是“汉城故地也”。按城头下至县城的旧城区,即使直线也应当在4公里以上,而王先生在第57页说到南宋恢复县置,“临武始在今治,去汉故城五六里。” 这又似乎指的又不是城头下了。王闿运为什么把汉城地点只囿于去今治五六里至十余里这个范围呢?主要是有两个东西限制了他的视线:一是前面说的幅员“东西计里亘不及百”;二是他一直把我们称作武水河的整体都叫作“溱水”,从377页开始,至384页一直说溱。对肄水,只用了“《山海经》曰:‘肄水出临武西南。’郦氏曰:‘肄水盖溱水之別名也。’然则自秦以前谓之肄水。”作了个简单交待。因《水经注》说了临武县是侧临武溪而得名,所以只能在“入溱水”之前的沙洲坪以上武溪两岸找寻,而没考虑到《水经注》说的是“右合溱水,乱流东南,迳临武县西,谓之‘武溪’。”这个至关重要的前提。


王闿运到过桐木郎桥吗?第379页谈到桐木郎桥时说:“今按碑阴云‘长新妇三三建碑’,题‘广福桥’。元桂阳路学正曾希颜书。……。旧志甚重碑字,云似飞白。余手抄其文,体势质朴,实隶书耳。” “余手抄其文”句来看,确实给人一种感觉,老先生是个书法爱好者,而且是个事必躬亲的人,为了这几个字,竟然风尘仆仆走百里到桐木郎桥去抄写。同时也给人一种错觉,王老先生见到了碑,证实题字的人确是元桂阳路学正曾希颜。问题是在于这个题字是“宋桂阳军知临武县事曾晞颜”,而且看到广福桥这三个“大书飞白”字时,赞扬其字为“甚遒劲”的徐霞客,在日记里给我们留下了这一宝贵资料的记述。我也曾多次在这块碑前摩挲不已,我喜欢这三个字“刚劲挺拔,飘然欲仙”。老先生如果真亲临桐朩郎桥,他就不应该再釆用《临武县志》的说法,以讹传讹,这足以证明他并没到过桐木郎桥,所以“其文”也并非亲自临碑手抄,而是转抄于他人的拓本或描摹本,因而也就认为“飞白”只是“人云似,实为隶书”,老先生居然也忘了用飞白手法写隶书己不足为怪。在这个问题上,给人留下的印象是不仅失察失实,而且有帮同造假之嫌。


双溪书院与武溪书院并没有渊源。王闿运在148页说临武的双溪书院:“自明嘉靖中,初曰‘武溪’,按察副使姜仪建。后知县谭一召以仪号‘侑溪’,改名焉。国朝乾隆中,知县贾珌、陈琬昭修之,取武溪、贝水改今名。置田百余亩。” 我们知道明嘉靖、万历年间,连续四次禁、毀书院。第一次是明嘉靖十六年﹙1537﹚四月,下令罢各处私创书院,次年,又申毁天下书院,但当时实际情况是,官家越禁,民间越办,这两年书院数量大增。武溪书院就是在这阵旋风中,于戊戌夏即嘉靖十七年,由姜仪出资办起来的。嘉靖二十三年,知县谭孔言将之改名侑溪书院。第三次是万历七年﹙1579﹚,这是毀废书院最严厉的一次,但也有人持异议而不毀,临武人刘尧诲在两广都堂任上,就对所属官私书院不仅不毀不禁,而且予以倡导。临武的武溪书院是否保存,没留下任何资料可证。但绝对逃不过第四次的禁毁厄运,这次是在天启五年﹙1625﹚魏忠贤大捕东林党人,不仅拆毀东林书院,进而殃及池鱼,尽毀天下书院,不许存留片瓦寸椽。武溪书院设在学宮右,二陈祠前,后来称为学宫坪上。在全国各地竞建魏忠贤生祠时,这里便改作魏的生祠,书院自然不复存在了。武溪书院初建时,姜仪是“计资费,命邑簿刘君宗淮鸠工聚财,以建书院。” 是否置有田产作束修和膏火诸费,没留下任何记载,不敢妄猜。即使有也会被移作生祠的祠产,然后随生祠的拆废,田产也自然没收归公。而双溪书院是清乾隆癸酉﹙1753﹚,知县贾珌“择东郊外公基,离城约数十武……,捐俸四十金为之倡” 接着邑尉刘杰以及县内各界人士捐纳,共得“白金千余两” 而建成的书院。然后因义学学舍颓废,便将义学学田拨归双溪书院。其实义学的田产也是乐捐得来,其中就有前知县张世芳捐的十亩田。此后又有知县麦连、李方谷、黎皋、周士龙四人先后为双溪书院捐田共27亩,加上县内人士乐捐,双溪书院共有田产近百亩。双溪书院田产完全私人捐献,并沒与武溪有关连。双溪书院的校舍完全新建,校址也非武溪原址,怎么就成了继承关系呢? 郴州网


不少地理位置混淆。380页“武水经城东里许,得滑石溪。……。滑石溪亦出桐柏,源在贝北武南,东流二十里,经舜峰下,峰有韶石,在舜祠前,……峰下即黄门岩李氏世宅。……滑石水自岩下,逶迤东北流五里,迳旁山北,石壁如斩。”滑石水即今名沙溪河,旁山即挂榜山,滑石水出桐柏山,迳挂榜山,在城东里许入武水,这都是实的。可是它怎么又到了舜峰山下的黄门岩呢?第379页说到溱水经梁箭滩后,“缘滩行,可五六里至坦下,产蜡处也。坦下西北有水门潭。……西南五里至通母郎桥﹙桐木郎桥﹚,溱水迳桥下,……渡桥五里得冒岭。传云:石门塘未陷,一夕,冒氏夫妇梦神告之,急去。旦行至岭,所居悉没。”这里有几个问题,一是溱水并未过坦下,过的是几个属坦下的小庄,江水离坦下村甚远。二是水门潭离坦下约七里,桐木郎桥离水门潭约四里多路,不近指而言远,真有点费解。三是过了桐木郎桥,就可看到水门潭西南边的岭背,按照所说距离五里,这个石门塘即水门潭。但水门潭附近并沒“冒岭”这地名,王氏所说冒岭这个故事,倒是与陷塘的传说相类似,这是把两个不同地方的类似的传说扯在一块了。再是唐刘禹锡贬连州,与柳宗元在衡阳分手,柳溯湘江而上,刘登陆走桂阳,度桂岭,下连州,写下了《度桂岭歌》。这个桂岭,就是香花大岭。王闿运在这本州志的《水道图﹙四》》第15页,用“桂岭”两个大字标出的的那一大块地方,即是说老先生是知道桂岭的位置的。但他在440页却说:“所谓桂岭,盖都庞峤,今南风坳也。” 南风坳在蓝山县城南50里,确是蓝山通连州的要隘,但那不叫桂岭。在南风坳西,江华县与连州交界处,是有叫桂岭的,岭南有桂岭墟,隋代还曾设桂岭县。刘禹锡绝对不会斜着向西走南风坳,更不用说走江华的桂岭了。王又引用刘禹锡的《再贬连州》中的“桂江东过连山下”诗句来证明他的南风坳说没错。殊不知桂水,也叫作“岿水”,即毛俊水。毛俊水在舜水之东,西北流至蓝山县之东北二十里,左注舜水后,通称为桂水。南风坳在毛俊以西,从香花岭以至茅结岭在桂水的东面,诗句明显说明他走的就是俗称香花大岭的桂岭。


话说回来,读完全书,还是受益多多,有很多县志上没有的,或被省略的,在州志里读到了。例如“临武正月上元灯,华丽冠湖南。” 又如“七夕灵会,始自临武,传于天下久矣,至今岭南甚重其节。” 这些临武的好东西,县志上都没记述。特別是在任“二十年,公费陋规,无所求取,人与之亦不受”,死后子孙贫无钱葬,草草掩埋,而子孙还得留在临武当雇工还父债的县太爷赵璧,县志除在《职官志》中两度列入名单外,竟无一言述及他的情况。王老先生却在州志里给了他1600字的传记。刘新宇这个人虽然失败为“寇”,但他的亊迹却震动了朝廷,也应算是临武的一个奇人吧,县志却简单地只在两处有记述,才共49字,只给人以“土贼”的印象。州志虽也简单,但也有七百来记述,让人看到了他的另一面。另外如人物传记,李荣灿,县志只给了两百字,州志却有一千五百来字的记述,再如罗耀南,县志只有一百八十来字的传述,州志给了一千二百余字,要不是这篇传记,到现在谁还会知道当年在鉴塘一带发生的那些亊呢!


智者千虑难免一失,愚者多读也必有所得,这是我第四次通读后的一点收获,特奉献给朋友们分享。


http://www.chenzhou.com.cn/

20187月于北湖畔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