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说临桂古道古临武段

来源:郴州网 作者:陈礼恒 发布于:2018/7/9

我这里说的临桂古道,乃秦汉古道的一小段,即桂阳至临武段。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桂阳和临武是邻居,古代又有过州县领属关系及拆并关系,所以交通频繁,多路相通。加上从地理位置看,直道而行,临武下衡阳、长沙,甚至去长安、洛阳,也是以出桂阳北行为便捷。因此,在粤汉路沒通车前,临武人下衡阳、长沙,都是走桂阳,到舍人渡再走水路,或从陆路直奔衡、长。我小时候没少听过家中祖辈、父辈讲他们过十八滩的惊险故事。即便是清末民初的邮路也是由桂阳经香花大岭到临武,虽然后来改道白石渡,而香花矿的报纸信件,在1949年冬,还是由桂阳邮局发送。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临武通桂阳的古道主要两条,第一条是由桂阳走香花大岭﹙即古称桂岭﹚到临武;第二条从桂阳出太和,在新塘上“秦始皇新道”到临武。 郴州网


第一条古道,有六个特点:


http://www.chenzhou.com.cn/

一是“直走咸阳”的“终南捷径”。从地图上看,只要不与桂阳城发生关系,直奔舍人渡或陆路向衡阳、长沙进发,是快车道。秦始皇戍五岭,以及西汉路博德屯兵茅结岭,兵贵神速,行军必然选这最便捷的路。两汉南海的龙眼荔枝贡,要求到达长安或洛阳,枝上犹有露水,如此飞速,也必然要选这捷径。因此,这条路的开通应在秦时,而完善于汉代。 http://www.chenzhou.com.cn/


二是铺递之多,有异于别路。县志上东南行只有文化铺和奉节铺的记载,从县城起,每20里一铺;西行只有朱禾铺,距县城30里;西北行只有粗石江铺,距县城20里,这些铺各驻有司兵三名。而北行却有万石、西塘、桂香、金乡、正(镇) 南、佛子﹙祖﹚、桃林、月华共8铺,各距10里,各驻司兵四名。明嘉靖三十四年﹙1555﹚,知县程桯还在月华铺增建公馆一座。今年3月间,《郴州日报》记者刘娟丽还访问了月华铺附近的田岗寨遗址,这是南宋时楚镇营所设驻军寨堡,田岗寨又叫寨家坪寨,寨墙长5公里,根据《刘氏族谱》和《桂阳州志》记载,该寨为“南宋吋临武守将刘泽洪揽群山建造。”至今还有残存的寨墙寨门。再是根据《舆地纪胜》卷61的《荆湖南路·桂阳军·景点下·杨梅山》“在临武县未置县之前,曾于此山置寨。” 杨梅山在哪里?有人说即新屋场后面。恢复县置前﹙南宋绍兴十一年复置县﹚并没让这里空闲下来,而是置寨守卫,可见两宋时,这古道上曾有过官寨之设。清同治《临武县志·选举志·孙国泰》﹙点校本232页﹚:“淳熙间由武进士敕赐总统将军,镇守武水之麻寮、屏峰二寨。”足为设置官寨之有力佐证。 http://www.chenzhou.com.cn/


三是铺递间的距离正与古代“置”“堠”相同。汉代为了南海荔贡的飞马快递,沿途“十里一置,五里一堠”“置”必需有住房,有马厩。后人因“置”而设铺递,因铺递而发展成伙铺街。“堠”因为只是观望所在,后来不用了,也就荒废无存了,有的因为所在地宜于人居,也就有了村子,如佛子铺和桃林铺间的五里上村。 http://www.chenzhou.com.cn/


http://www.chenzhou.com.cn/

四是古道旁曾是古战场。南宋绍兴二年﹙1132﹚,曹成拥众十万,从江西进入临武后,大本营就设在北藏岭。为拒岳飞的军队,从北藏岭至桂岭各隘口设兵把守。两军在北藏岭上鏖战甚急。曹戒终因不敌岳家军,败逃至蓬头岭﹙一名顺头岭﹚,然后以岳家军全胜告终。


五是古道旁矿藏多。临武最早的釆矿和冶炼,是五代时开始的,地点就在深坪、围子里、塘渣铺。现在叫铁砂坪的地方还堆积着厚厚的矿渣。1975年冬,镇南公社在深坪村和公共山附近的荒滩上“改滩造田”,挖出来好几十座冶炼炉,足可以证明当时采矿业之盛。为什么会在这个地区开采和冶炼,而不是后来的癩子岭、太平里,甚至二百五?主要是这片地方就在古道旁,矿藏因古道而被发现,古道又因釆矿而繁荣,而繁忙。后来的香花岭矿,在1957年11月香花岭至石坡头通车前,所炼成的半成品,也还得用人力肩挑出十字墟,在潮水垭上进入古道运出,由此可见这条古道在经济发展上所起作用的巨大。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六是上岭下山道路崎。从自然环境看,沿途尽是山岭,上上下下,时高时低,路崎岖,草朩长,人迹稀(相较于土地面积) 。唐朝刘禹锡被貶连州,在衡阳与柳宗元分手后,循桂阳境内的驿路进入临武的桂岭,写下了《度桂岭歌》,以写实手法描述了这几十里沿途情况和抒写自己的心情。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这条古道北去为桂阳的长汾铺,长汾铺依然存在。月华铺和桃林铺干1964年划归桂阳县管辖,桃林铺在毛力墟向临武方向出来不远处,据临武县老龄委老主任何万仁老先生回忆,上个世纪50年代,还残存一间破亭子,近两年他专门走了次这条古道,在桃林铺这里仔细搜寻,痕迹都没留下半点。佛子铺和正南铺,仍是老地方,老地名,中间连结的石板路断断续续还有些可走。镇南铺至金乡铺地段,由于中途的地鱼塘正处在山上,现在还没通车路,因此上山下岭的路﹙南端即“跌死马”﹚,为保存较完整的路段,但因年久不修,路面不平在所难免。过了铁砂坪,修通了公路,当年的石板路不少遭到破坏,不复可寻,地名也有些改了,如桂香铺即今日的香花铺,有些是街铺不在,遗址难寻,徒留一个铺名。古道南去,在临武县城尚未迁来现在这地方时,在花塘铺附近便直奔杉树脚出广东。东汉的荔贡应该就是从广东进入临武后,由杉树脚直奔月华铺,进入桂阳。 http://www.chenzhou.com.cn/


第二条路基本是由盐铁大道和由郴州至临武的古道组成。


两条路在新塘汇合,又在小城铺分叉,循现今被称为“秦始皇新道”的路到临武城。这条路沿途伙铺街多,大集市多,而且路也好走得多。由桂阳至新塘段,路面宽,中间为大块石板铺砌,两边还有长石条陪砌,过去美称为“郴州大路”。除了临武县城以东这片地区的人往桂阳必走这条道外,县城及其附近地区的商贾行旅往桂阳的也都是选这条路,再加上挑盐的大队人马,成年不断,使得这条在有公路之前的古道,成为临桂间最闹热的通道。


http://www.chenzhou.com.cn/

2018.7.9于北湖畔 郴州网

http://www.chenzhou.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