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迅的桂阳籍友人——末代拔贡雷渝的一生

来源:郴州日报 作者:尹友波 发布于:2018/5/25

一位是中国现代文学的奠基人、中国五四新文化运动的旗手鲁迅,一位是致力于学术研究、忧国忧民的桂阳籍学者雷渝,通过100年前的京师图书馆,他们发生了工作和生活上的重要交集,并被鲁迅先生数次写入日记。虽说如今鲜少被人提及,但这位藏在鲁迅日记里的桂阳人雷渝,他的人生值得我们重新翻阅

雷渝故居


鲁迅一生没有到过湖南,更未曾涉足桂阳,但有这么一位桂阳人却多次出现在他的日记中,是鲁迅为数不多的湖南籍友人,他就是民国时期桂阳鼎鼎有名的社会贤达——雷渝。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就读岳麓书院,考中末代拔贡 郴州网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雷渝,字芷潜(一字志潜),晚清时期出生于距离桂阳县城仅十余公里的仁义镇田心村,年少时聪慧异常,诗文俱佳,很早就考中了秀才,有“神童”称谓,10多岁时与好友李木庵一起就读龙潭书院,吟诗高仰亭,并互为金兰,后又一起赴岳麓书院就读,解放后,李木庵在其《寄怀雷芷潜老友》一诗中写到:


六十韶华如逝水,昔皆童稚今成翁。

记从岳麓书同砚,长伴昆山玉一峰。

作宰声腾贵筑遍,论文体绍龙门工。

何时归去重携手,高仰亭中啸晚风。


郴州网

以此表达出对老友的深切思念。1905年清廷废除科举,数十万举贡生员“失业”,为解决学子的出路问题,于1907年进行了最后一次举贡考试,在这次考试中雷渝一路过关斩将考取拔贡,搭上科举末班车,并以朝考一等钦点七品小京官,留京任职,开始了仕途生涯。


任职京师图书馆,与鲁迅交情匪浅 郴州网


宣统三年(1911年)桂阳籍湖北候补道陈兆葵为京师图书馆(今国家图书馆)行走,举荐雷渝进入京师图书馆为馆员,因工作之便,雷渝得览各国图书,风雨无懈,学识大为增长。1912年鲁迅进入教育部工作,担任社会教育司第一科科长,主管图书馆、博物馆工作。第二年京师图书馆筹建新馆,教育部委派鲁迅等人负责清查图书工作,雷渝因工作交集,得以结识鲁迅,并造就深厚友谊。京师图书馆是张之洞以大学士筦部之名奏请于1909年设立的,1912年8月开馆,初以北京什刹海广化寺为馆址,藏有《永乐大典》残本、《四库全书》《敦煌唐人写经》等,是近代中国最著名的图书馆。1913年10月因图书馆交通不便,馆舍陈旧,藏书条件差,教育部决定另选馆址,同时责令暂停图书借览,并派遣教育部佥事鲁迅、沈彭年、齐宗正,胡朝梁、戴克让等人,会同该馆馆员王懋鎔、雷渝等,将所有收藏图书按照目录检查,装箱封锁,并清理存款账册,改组图书馆事。1913年正好是京师图书馆移建初期,鲁迅作为直接领导,带领雷渝等原馆员,在京师图书馆的选址、馆藏等方面做了很多具体的工作。为寻找适当旧有建筑作为京师图书馆馆舍,鲁迅等人花了不少心思,并考察了青厂、石桥、国子监等很多地方。


京师图书馆成立之初,清政府也给调拨了一些文献,但是很少。鲁迅做科长以后,在馆藏建设上做了几件大事:一是把《古今图书集成》划拨给京师图书馆,这是我国第一部较大的类书;二是在他的亲自过问下,把收藏在承德的《四库全书》调拨给京师图书馆。当时承德的负责人已经把《四库全书》运到了北京,但是没有给京师图书馆,而是给了内务府。后来鲁迅亲自去协调,才调拨给了京师图书馆。《四库全书》是今天国家图书馆的四大收藏之一,另外还包括《永乐大典》,这也是鲁迅努力争取后才移交京师图书馆的。可以说鲁迅和雷渝等人为国家图书馆的馆藏打下了很坚实的基础。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当年末,鲁迅等谨遵部令与京师图书馆雷渝等馆员通力合作,对书籍分别部类,编列号数,刊印标签,逐册粘贴,依序陈列,以便收发检查,并待搬迁和改组。因为工作原因,这一时期二人交往频繁,雷渝还多次造访鲁迅家中,《鲁迅日记》数次记载了二人的交往情况,如:“(12月4日)晚,雷志潜来,名渝,桂阳人,旧图书馆员也”;“(12月10日)无事,晚,雷志潜来”;“(12月20日)晚,雷志潜来”;“(1914年1月2日)上午郑阳和、雷志潜来,未见”。雷渝之名数次出现在鲁迅的日记中,足见二人交情匪浅。


值得一提的是,鲁迅在他的日记中还记载了一段二人的误会,事情的起因是1913年12月雷渝图书馆的同事兼好友王懋鎔(字佐昌)病危,申请回乡,请求解决路费,但当时教育部对下属漠不关心,迟迟未有处理意见,雷渝不忍好友客死异乡,代为上访,多次找到领导鲁迅反映情况,鲁迅认为请求不合规定,难以满足,后来雷有点沉不住气,在给鲁迅的信函中颇有责怪之意,鲁迅对其的出言不逊颇为不满,言其“甚苛而奇,今之少年,不明事理,良足闵叹”(见1913年12月26日《鲁迅日记》)。此时雷渝正值血气方刚的年纪,对腐败的官场和复杂的人情世故颇为厌烦,把教育部人浮于事的怨气迁怒于鲁迅似也在情理之中,因为雷渝是青年,鲁迅并未太多见怪,仅是予以“闵叹”而已。后来王懋鎔病逝,教育部给予抚恤金百元,事情得以圆满解决。


遗憾的是,1914年雷渝解职归湘,从此和鲁迅中断了联系。


数任县长,为抗战出力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民国六年(1917)雷渝调任贵州贵定县知事,后又任河北清河、湖南江华等县县长,是当时桂阳县的知名士绅。雷渝虽然是末代拔贡,但思想并不守旧,深受革命思想影响,经常与友人探讨救国救民之道。忧国忧民,寻求国家民族出路,这是那个时代许多知识分子的共同使命。1917年护国将军兼四川督军戴戡因反对张勋复辟,与川军刘存厚激战寡不敌众,战死沙场,时任贵定知事的雷渝有感于英烈气节,作有《祭戴戡》一文,洋洋洒洒600余字,厚重朴实,全文充盈着对革命,对先烈的敬仰之情,足见作者的忧国忧民情怀。抗日战争期间,雷渝寄居于桂阳城内,当时为安置流亡桂阳的失学青年,李木庵决定创建战时中学,但建校初期,经费、校舍等问题极其困难,身为李老至交的雷渝积极响应他的倡议,主动把自己居住的雷氏宗祠腾出来作为战时中学的校舍,并利用自己的影响力带领族人捐款捐物,为战时中学的创建做出了重要贡献。


雷渝早年以诗文著称乡里,晚年淡泊仕途,醉身学术,尝考证唐代名琴《万壑松风琴》,留有跋文一篇。亦乐于慈善,同情弱者,嫉恶如仇,殆今乡人仍津津乐道。


雷渝书法 http://www.chenzhou.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