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首现: 谱系完整、诡秘的锦衣世家——揭秘明史又一大谜案

来源:郴州网 作者:谢武经 点校 陈礼恒 发布于:2018/5/18

郴籍学者新发现


国内首现:谱系完整、诡秘的锦衣世家――揭秘明史又一大谜案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文 谢武经 点校 陈礼恒) http://www.chenzhou.com.cn/


http://www.chenzhou.com.cn/

我们研究建文帝踪迹新田过程中,发现《新田县志》和骆铭孙村的《骆氏族谱》中均有锦衣卫的记载,甚至有三个锦衣卫指挥使(骆安、骆思恭及骆养性)和一个指挥佥事(骆椿)。骆铭孙村还有与锦衣卫有关的《骆安公牌楼》《思恭公牌楼》及《锦衣总宪》《锦衣世家》《楚南望族》等牌匾;《锦衣总宪》牌匾是皇帝专为骆安御赐的。然而,县志和族谱中的记载又极为简单,简单到只知锦衣卫来源骆铭孙村。从现存骆铭孙村的古代建筑看,确实富丽、堂皇、气派。然而,对锦衣卫的详细情况却无法了解,甚至这些锦衣卫巨头个人的情况,也几乎只知名字和职务。历史渊源、相互关系及任职时间、生殁年月全然不记,我们百思不得其解。2017年底,我和新田的谢奉生到中国社科院与张金奎教授交流,他说看到过新田锦衣卫指挥使骆安的墓志铭,后来用微信发给了我们。2018年初,我和谢奉生在中国人民大学毛佩琦教授家里看到了岳金西、岳天雷编校的《高拱全集》,内有《明故明威将军锦衣卫指挥佥事骆公(即骆安)墓志铭》(以下简称《骆安墓志铭》)。

通过《骆安墓志铭》《骆氏族谱》《新田县志》等历史资料的研究,我们在国内首次发现谱系完整的锦衣世家,并从种种诡秘现象窥视到建文帝去向的惊天大秘密。


一、新田《骆氏族谱》关于明代骆氏先祖的相关记载


骆铭孙村的《骆氏族谱》载:

“恩可公,生于元天历二年庚午正月初十日丑时,殁于大明洪武二十六年癸酉三月二十五日子时。”

“恩可长子 以诚公,生于元至正九年己丑四月二十日戌时,随征明太祖战阵而亡;妣邓氏,生于大元至正十一年辛卯十二月十四日己时,殁于大明宣德三年戊申二月初二日……,生二子,长子寄保,次子婆保。”

“恩可次子 以宾公,生于大元至正十三年癸巳四月十一日酉时,殁于大明宣德四年己酉五月二十八日申时。

“以诚长子 寄保公,卜居京都顺天府瓦窑头;妣 氏,生一子骆升,父子生殁俱在瓦窑头宗谱。

“以诚次子 婆保公,生于大明洪武元年戊申十月初九日寅时,殁于大明正统五年庚申九月十九日未时,开户石羊洞厦源;妣宋氏,闺名子姑,生于大明洪武五年壬子八月十八日戌时,殁于大明正统十二年丁卯九月初九日未时……,生一子法荣。”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上述记载表明:第一、骆恩可生两个儿子骆以诚、骆以宾。第二、骆以诚“随征明太祖战阵而亡”。第三、骆以诚二个儿子。大儿子骆寄保“卜居京都顺天府瓦窑头”,他有一个儿子骆升,父子的资料“俱在瓦窑头宗谱”。骆以诚的次子骆婆保,离开了骆铭孙村,“开户石羊洞厦源”,他生有一个儿子骆法荣。第四、骆以诚虽是骆铭孙村人,但早已去世;两个儿子一个去了顺天府瓦窑头,一个迁居厦源村,已不是骆铭孙村人;其后代更不是骆铭孙村人。


郴州网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厦源村《骆氏族谱》载:

“婆保之父 以诚公,生于元至正九年己丑四月二十日戌时,随征明太祖高皇帝,洪武戊申年克敌有功,战阵而亡;妣邓氏,生于大元至正十一年辛卯十二月十四日己时,殁于大明宣德三年戊申二月初二日,卜葬地名看牛岭坤山艮向立穴。”

“以诚之子  婆保公(始祖婆保公由骆铭孙开居厦源),生于大明洪武元年戊申(1368)十月初九日寅时,殁于大明正统五年(1440)庚申九月十九日未时,卜葬地名葱头洞庚山甲向立穴;妣宋氏,生于大明洪武五年(1372)壬子八月十八日戌时,殁于大明正统十二年(1447)丁卯九月初九日未时,葬老屋坪乾山巽向。 http://www.chenzhou.com.cn/

“婆保之子,法荣公,生于大明洪武二十八年(1395)乙亥八月十二日午时,殁于大明景泰六年乙亥三月初一日亥时,葬地名沙钢岭丁山癸向立穴”。

上述记载表明:第一、骆婆保是骆以诚的儿子。第二、骆婆保开基厦源村。第三、骆婆保有一个儿子骆法荣。


骆铭孙村《骆氏族谱》关于锦衣卫的记载:

“安公(骆安),充羽林卫军旗,以功升本卫千户。历宏治(弘治)甲寅(1494)兴献王出翊南藩,公在选,获任使,多称上意.嘉靖登极,念藩邸旧勋,锦衣卫都指挥使掌印务,奉诏狱一切尊引朝廷宪典,及情有可矜、法有可疑必曲为开警,务求允当,以弼成一代英明之治。故眷注独隆,善保始终。事载邑志名贤门。”

“定公(骆定),明洪治(弘治)乙卯(1495)任指挥。

“椿公(骆椿),袭父爵锦衣卫指挥佥事。”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思恭公(骆思恭),明太子太保,袭授锦衣卫。万历乙卯(1579)擢左都督西司房官旗办事,掌卫事.声名赫奕,一时无出其右。倡建京都上湖南会馆,今馆内立有牌位。”

“养性公(骆养性),明崇祯时袭父爵,掌锦衣卫,清朝顺治三年(1646)任天津总督太子太师,住扎天津卫.子祚昌,廪生,入北直隶(清康熙壬寅[1662]任顺天府儒学正堂)。

骆铭孙村《骆氏族谱》的记载虽然简单,且含糊不清,但给人以新田锦衣世家出在骆铭孙村的印象。倒是厦源村《骆氏族谱》没有一点锦衣世家的蛛丝马迹。

锦衣世家”,这么重大的历史事件,为什么会那么草率呢?而且还牵涉到明代的朝野(朝廷赐建牌楼、牌匾等)。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二、《骆安墓志铭》揭开新田锦衣世家大谜局 http://www.chenzhou.com.cn/


陈礼恒点校、译读《骆安墓志铭》:

嘉靖己酉十月十三日,明威将军锦衣卫①指挥佥事②骆公不禄③,将以其年腊月二十日归窆④都城南五里祖茔之次⑤。于是公弟定暨寅,以其兄僚魏君《状》⑥来乞“铭”。予素辱公交厚,知公懿行⑦为详,胡可以不文? http://www.chenzhou.com.cn/

【注】①锦衣卫: 明朝专设军政搜集情报的机构。②指挥佥亊: 明代军亊指挥职务,秩四品。③不禄: 古代称士死为不禄,这是一种讳称,意指不再享有俸禄。④窆: 下葬。⑤祖茔之次: 祖宗坟地之中。⑥状: 行状,叙述死者世系、生卒时间、籍贯、亊迹的文章。当作撰写墓志铭或史官立传的依据。⑦懿行: 善行,良好的行为作风。

【译文】嘉靖己酉年﹙1549年﹚十月十三日,明威将军、锦衣卫指挥佥亊骆公去世,择定腊月二十日归葬于京都城南五里的祖坟中。于是,他的弟弟骆定和骆寅,拿着他们哥哥的同事魏先生撰写的“行状”来,求我为他写篇墓志铭。我和骆公是好朋友,谊厚情深。对他的为人处事,我了解得很详细,怎能不写呢?

辞叙曰:

公讳安,字时泰,别号月崖,湖广①宁远人也。高大父②当元末时归附太祖高皇帝,后遂占籍③燕山中护卫,生二子曰寄保、曰寄善。保有战阵功,官济阳卫④正千户⑤,死无嗣.善承其官,而传其子广。广改卫羽林,而传其子胜。胜娶于胡,生公。幼岐嶷,不喜嬉弄,有成人体。既就外傅⑥,即笃学好问,闻见日益博。弘治初,献皇帝建国于兴⑦,慎选护从,父往典郡牧所⑧,公遂从如承天⑨。居数年,承荫⑩,仍理所事,实勤慎有声。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注】①湖广: 明代将今湖南湖北两省并在一起,作为一级行政区。②高大父: 即高祖父,为祖父之祖父。③占籍: 上报户口,入籍定居。④济阳卫: 明代军制,在全国设26卫,济阳卫和后面的羽林卫均为二十六卫之一。羽林军为皇宫禁军。⑤正千户: 明代武官,正四品,为世袭制。⑥就外傅: 离家就学于师,所从之师称外傅。⑦献皇帝建国于兴: 嘉靖帝的父亲朱祐杬。受封兴王,封地在湖广安陆州(今钟祥市) ⑧典郡牧所: 主管一方政亊。⑨承天: 嘉靖十年(1531) ,升安陆州为承天府。从如,即跟随到达。⑩承荫: 皇帝给有功臣下儿孙授以官爵称恩荫。 郴州网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译文】骆公名安,字时泰,别号月崖,湖广宁远人。他的高祖在元末时,跟随太祖高皇帝打天下,随后定居燕山的中护卫。生有两个儿子,一名寄保,一名寄善。寄保有战功,曾任济阳卫的千户正职,死后没儿子承袭。寄善以弟承袭乃兄官职,后又传给儿子骆广。骆广改调羽林卫,再传给儿子骆胜。骆胜娶胡姓女子为妻,生下骆公。骆公小时候的样子,表面看去有些儿傻呆呆,不喜欢嬉戏,有一股少年老成的味道。但到出外从师读书时,却特别地勤学好问。博闻广见,知识日增。弘治初,朱祐杬受封为兴王,挑选护从人员,骆公的父亲也在选中之列,并且任地方长官,于是骆公也跟随到了承天府。数年后,骆公承袭父职,很有政绩。

辛巳,今上入继大统,周旋扈从①,劳勚②为多,荷特旨升锦衣卫指挥同知③,世袭④。仍赠父祖如其官,祖母、母暨配李,赠封⑤皆淑人⑥。且敕有司修其父母葬所,赐谕祭⑦,宠赉甲于时。寻以廷荐,督理内外衢巷池隍诸务,遂查革兼并修理沟渠,氓⑧恃以安。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注】①扈从: 随侍皇帝出巡。②劳勚: 劳苦。③指挥同知: 军事指挥副职,从三品。④世袭: 某种特殊待遇,一代继一代地保持在某个血缘家中的一种社会概念。⑤赠封: 古代皇帝为已死的官员或官员亲属给予某种荣誉称号或职称叫赠,给现职官员荣誉称号叫封。⑥淑人: 封赠给妇女的荣誉称号。从高到低分別为孺人、安人、宜人、恭人、令人、硕人、淑人、夫人。⑦谕祭: 皇帝下旨祭臣下。⑧氓: 古代专指外来老百姓。

【译文】辛己年﹙1521年﹚,当今皇帝入朝继承皇位。骆公侍从护卫,上下左右应对,尽心尽力。皇帝特別降旨,升骆公为锦衣卫指挥同知,并为世袭。按照世袭规定,他的父亲、祖父得到了与他同样官衔的赠封,祖母、母亲,和他的妻子李氏也都赠封为淑人。同时下旨给有关地方长官,拨款修缮他父母的坟墓,安排谕祭。这样的恩宠赏赐,在当时可说是独一无二的。接着,又受荐举,督理京城内外城池街巷的治理工作,他采取拆迁、修补、合并等多种措施,让老百姓能安居乐业。

癸未,升署都指挥使①,视卫篆,奉玺书督缉事官校②,屡有蟒服③佩刀之赐。公乃叹曰:“予实武弁④末流,幸以犬马微劳,受恩至此。自微秉慎持法,夙夜殚厥心力,其何以报称上者。” 于是下令戒诸官校曰:“予罔敢纵慝,亦罔敢幸功。惟奸宄罔职惟尔辜⑤,厥或戕于孱良亦为尔辜。惟公惟平,斯称任使。” ⑥曰:“诺。”自是强者敛,诡者遁,善者无恐,时称清肃。三载奏绩,加升实授一级。 http://www.chenzhou.com.cn/

【注】①署指挥使司: 署,暂时代理。都指挥使为指挥使司的最高长官。②缉亊官校: 明初,为侦察探访谋逆作奸的人,在锦衣卫设缉亊官校。③蟒服: 为绣有蟒蛇图案的衣服。明制,官员的礼服按品级规定不同的图案。④武弁: 本为冠帽的名称,古代也作武官的谦称。⑤惟尔辜: 是你自已招罪。⑥胥: 全,都。

【译文】癸未年﹙1523年﹚,提拔为都指挥使。掌握锦衣卫大印,以皇帝的旨意监督緝亊官校。因此,多次得到蟒袍、佩刀的赏赐。骆公叹说︰“我只是一介武夫,侥幸以些小功劳,却得到如此恩遇。如果我不能谨小慎微,秉公守法,时时刻刻尽心尽力,又怎能报答皇上的大恩呢?” 于是,告诫部下官校说︰“我不敢放纵包庇不尽职的人,也不敢轻易表功。你们如果渎职不作为,那是你们自己招罪; 或者有损于百姓,也是你们自己招罪。只有公正平心,才叫做尽了责,称了职。” 在座的都异口同声回答︰“好”。从这以后,强暴者有所收敛,诡诈者也销声匿迹,而好人也不用担心受怕,一时誉为风清气正。经过三年考绩,加升一级实职。

公素峭直,好面折①人过,或干以私,即诮让②无已。用是群小丛怨,多口肆兴,遂以免。无何皇上追念旧劳,诏与指挥佥事致仕③。公自解组④,即闭门谢客,绝口不谈世事。自奉冲约⑤,耳无丝竹之娱,目鲜珍异之玩。惟训子读书,时或与戚党弹棋话旧,余二十年终。距其生成化年月日,享年七十有七。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注】①靣折: 当靣批评指责。②诮让: 责问。③致仕: 即退休。④解组: 辞官不干。⑤冲约: 淡泊俭约。

【译文】 骆公为人直率,喜欢当面批评指责人家的过失。有人想请他开开后门,他会反复责问。因而招来小人们的怨恨,诽谤攻击四起,终于被免职。不多久,皇帝囬想起骆公当年的功劳,下诏给予指挥佥事的官衔退休。骆公从辞官囬家后,便杜门谢客,绝口不谈世事。生活淡泊俭约,既不有乱耳的丝竹,也少玩奇珍异物。每日只是教儿读书,或与亲朋好友下下棋,聊聊天。这样生活了二十年,距离他出生时的成化某年某月某日,享寿七十七岁。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公慷慨朴实,出于天性。事父母以孝闻,友爱二弟终其身无间,处乡好义乐施,赴人之急有烈士风①。遇事能断,虽纠棼②必解,盘错③必利④,人以是服公,亦以为忌,卒滞大用,惜哉!李淑人无子,生女一,适杨通政子化。侧室高生男,曰椿,娶于宣。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注】①烈士风; 敢于作为。②棼: 纷乱无头绪。③盘错: 比喻事情错综复杂。④利: 顺利,决断。

【译文】骆公慷慨朴实,出于天性。奉侍父母以孝顺闻名;友爱两个弟弟终身不改;与乡邻相处,好义乐施; 人有急难,敢于作为,很有烈士风。处亊果断,虽一筐乱丝,也能找出头绪,虽盘根错节,也能理顺脉络,因此人们都很敬佩他,但也招来忌恨,终于影响他才能的更大发挥,实在可惜。李淑人只生一位女千金,后嫁给杨通政的儿子杨化。侧室高氏生一子,名叫骆椿,娶宣姓女子为妻。

铭曰:

骆祖知兴, 仗策①归义。 爰②隶燕山, 上备宿卫③。 http://www.chenzhou.com.cn/

有子孔武④, 翊■⑤文皇。 汗马树勋, 南北翱翔。

再传羽林, 爰及群牧。 遂以生公, 益笃⑦厥祜⑧。

惟公雄杰, 为国之防。 勋庸卓犖⑨, 宠荣繁昌。

矢心报国, 群嫌罔避。 用兹立名, 用兹召忌。

归田却扫⑩, 琴尊缔盟。 履约茹淡, 跻此遐龄。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九原式归, 厥德靡悔。 庆来方隆, 宜尔子孙。

【注】①仗策:手持马鞭,比喻骑马。这里作率部下归顺。  ②爰:于是,改换。 ③宿卫:宮禁中的护卫。④孔武: 武勇有力。 ⑤翊■: 缺字疑为“卫”字。 ⑥文皇: 即明成祖朱隶,死后谥号为“启天宏道高明肇运圣武神功纯仁至孝文皇帝”。 ⑦笃: 深厚。⑧祜: 福,引申为皇恩。⑨卓犖: 卓越突出。 ⑩却扫: 这是反用“拥彗掃门”这个成语,原指手持扫帚为宾客在前面引路,形容待客之礼极为诚敬。这里是“闭门谢客”,不与至亲好友以外的人交往。

【译文】骆氏的高祖父预知明军一定会取得天下,便率部下归顺明军。于是定居燕山下,作为中护卫入值宮中。有个儿子寄保,武勇有力。承袭父职,成为孝文皇帝的护卫。随孝文皇南北奔驰,立下汗马功劳。﹙寄保无后,弟寄善承袭。﹚再传﹙寄善子﹚骆广,改调羽林卫,广子骆胜,改为地方长官。骆胜生骆公﹙安﹚,承受皇恩更加深厚。骆公不愧是一代雄杰,为国家的干城。立下卓越的功劳,更得到皇帝的恩宠。骆公进而忠心为国,不避嫌疑,敢做敢言。这样一来,名是有了,但也招来他人的嫉恨。因而回到老家,闭门谢客,每日只与琴棋花酒为伴,节衣俭食,赢得如此高寿。你现在魂归九泉,有如此功德,应该没有遗憾了。你家的富贵荣华,方兴未艾,子子孙孙将是繁荣昌盛。

《骆安墓志铭》是明代大学士高拱根据骆安的两个弟弟骆定、骆寅提供的资料撰写的;为此,墓志铭的记载应该是准确的。

从《骆安墓志铭》《骆氏族谱》看出四个问题:一、骆以诚的长子骆寄保没有后代。二、锦衣卫始祖骆广为骆寄善(骆婆保)的儿子,而骆寄善(骆婆保)已经搬迁到新田厦源村,并为厦源村骆姓始祖;那么,锦衣卫世家应该是出自厦源村。三、厦源村《骆氏族谱》只字不提锦衣世家,不记锦衣世家中的这些成员;也就是说厦源村和铬铭孙村都认可锦衣世家出自骆铭孙村。是骆铭孙村与厦源村共同编织了“骆铭孙村锦衣世家”这个大谜局。四、中国古代特别注重寻根问祖,骆安在世时显然参与了这个大谜局的策划,然而到死时却没有忘记根、没有忘记先祖,终于有意把自己的曾祖骆寄善(骆婆保)、祖父骆广、父亲骆胜说了出来。也许,他最终还是希望后人明白他的身世。


郴州网

三、谱系完整的锦衣世家浮出水面


《骆安墓志铭》《骆氏族谱》等资料的综合研究,谱系完整的锦衣世家浮出水面。应该说,骆以诚(墓志铭中所说的“高大父”)是新田锦衣世家的始祖,但他不是锦衣卫。骆以诚的两个儿子骆寄保和骆婆保也不是锦衣卫。第三代的骆广才是新田锦衣世家的始祖,墓志铭记得清楚。为了表述顺当,我们从第一代的骆以诚开始研究。 郴州网

第一代骆以诚。墓志铭记述:“公讳安(骆安),字时泰,别号月崖,湖广宁远人也。高大父当元末时归附太祖高皇帝,后遂占籍燕山中护卫,生二子曰寄保、曰寄善。” 骆铭孙村《骆氏族谱》记述:“以诚公,生于元至正九年已丑(1349)四月二十日戌时,随征明太祖战阵而亡。妣邓氏,生于元至正十一年(1351)辛卯十二月十四日巳时,殁于大明宣德三年戊申二月初二日……,生二子,长子寄保,次子婆保。”

很显然,骆以诚为第一代。寄保、寄善为第二代。但“寄善”的名字在《骆氏族谱》中变成了“婆保”;寄善、婆保是一个人,有两个名字(以下一般称婆保)。 http://www.chenzhou.com.cn/

第三代是谁?骆铭孙村《骆氏族谱》记述:“寄保公,卜居京都顺天府瓦窑头。妣 氏,生一子骆升,父子生殁俱在瓦窑头宗谱”“婆保公,生于大明洪武元年戊申(1368)十月初九日寅时,殁于大明正统五年(1440)庚申九月十九日未时,卜葬地名葱头洞庚山甲向立穴,开户石羊洞厦源。妣宋氏,闺名子姑,生于大明洪武五年(1372)壬子八月十八日戌时,殁于大明正统十二年(1447)丁卯九月初九日未时,卜葬地名老屋坪乾山巽向,生一子法荣。

《骆安墓志铭》却记载:“保(寄保)有战阵功,官济阳卫正千户,死无嗣。善(寄善,即婆保)承其官,而传其子广。广改卫羽林,而传其子胜。”

在这里,骆铭孙村《骆氏族谱》撒了一个弥天大谎,骆寄保无后,给骆寄保编出了一个儿子骆升。骆婆保明显有两个儿子即骆广和法荣,而把骆广除名了。《骆安墓志铭》记载的,正是从骆寄善(骆婆保)的儿子骆广开始进入了锦衣卫,开创了新田的锦衣世家。无独有偶的是,厦源村的《骆氏族谱》也配合隐藏真相,只记骆婆保的一个儿子法荣,另一个儿子骆广不记。如果沒有骆安的墓志铭,骆安的祖父即骆婆保的儿子,就神秘地、永远消失在史册和族谱里了。

很显然,骆广是关键人物,他是骆以诚以后的第三代,是锦衣世家的第一代。然而,这么一个重要人物,不但很难找到他的资料,而且差一点从历史上消失。

由于《骆安墓志铭》的发现,我们知道了骆胜为骆广的儿子,骆安的父亲,是骆氏这一家族的第四代,为新田锦衣世家的第二代。并知道“胜(骆胜)娶于胡,生公(骆安)……。弘治初,献皇帝建国于兴,慎选护从,父(骆胜)往典郡牧所,公(骆安)遂从如承天。”

这里需要补充一段插曲。成化皇帝朱见深的第二个儿子朱祐杬,生于明成化十二年(1479),成化二十三年(1487)封为兴王,弘治七年(1494)就藩湖广安陆州(今湖北钟祥市),明正德十四年(1519)去世后,正德皇帝朱厚照赐谥号“献”,史称兴献王。《骆安墓志铭》所称“献皇帝”、《骆氏族谱》所称“兴献王”,就是这位藩王朱祐杬。朱祐杬前往今湖北钟祥就藩时,骆胜(承袭骆广锦衣卫千户的官爵)带着儿子骆安护从。周红梅在《明显陵探微》中记述:弘治七年“九月十八日,兴王携王妃到奉天门拜谢皇兄,带着御封金册、玉宝,别离皇宫,启程前往安陆州,孝宗皇帝及朝中文武百官送至午门外。从行官属有承奉李稷、金畋,典宝杨琇等……,群牧所千户骆胜、陈政等14人,共计百余人。” 这段文字中就出现了骆安的父亲千户侯骆胜。大概是正德十五年(1520),骆胜去世,骆安承父爵任锦衣卫千户。正德十六年(1521),正德皇帝去世,因没有后代,本该兴献王继位,然而兴献王也已先去世,轮到兴献王的儿子朱厚熜(后来的嘉靖皇帝)继承皇位了。朱厚熜在从今湖北钟祥赴京登基的路上,骆安尽心尽力,周到安排,朱厚熜十分赞赏。是年,朱厚熜登基,是为嘉靖皇帝。随后,升骆安为锦衣卫指挥使。我们在湖北钟祥查阅《兴都志》,即有“正千户,骆安,湖广宁远县人,以父胜(骆胜)任卒,安(骆安)嗣,正德十六年从扈,升锦衣卫指挥使”的记载。另据史料记载“为预防不测,朱厚熜命令扈驾官骆安、张佐等人对所有随从人员传达旨意,严禁扰乱地方,所经之处一律不许接受诸王和地方官员的供应和馈赠,下榻之处也不许过于奢华。令行禁止,车驾一路顺利,迅速开往京师。”

至此,骆胜为骆以诚家族的第四代,新田锦衣世家的第二代。骆安为骆以诚家族的第五代,新田锦衣世家的第三代。

《骆安墓志铭》说:“公(骆安)素峭直,好面折人过,或干以私,即诮让无已。用是群小丛怨,多口肆兴,遂以免。无何皇上追念旧劳,诏与指挥佥事致仕。公自解组,即闭门谢客,绝口不谈世事。自奉冲约,耳无丝竹之娱,目鲜珍异之玩。惟训子读书,时或与戚党弹棋话旧,余二十年终。距其生成化年月日,享年七十有七。” 这段话说明,骆安得罪了一些人,被嘉靖皇帝免了职。后皇帝念他过去的功劳,以指挥佥事的级别让他退休,二十多年后去世,享年77岁。

墓志铭还记述:“李淑人(骆安的妻子)无子,生女一,适杨通政子化。侧室高生男,曰椿,娶于宣。” 即是说,骆安妻子只生一个女孩,侧室生一男孩,名叫骆椿。 http://www.chenzhou.com.cn/

骆椿的其他情况墓志铭中没有记述,但骆铭孙村《骆氏族谱》记:“椿公(骆椿),袭父爵锦衣卫指挥佥事。” 而《新田县志》却记:“骆春,安长子,袭锦衣卫指挥使。” 显然,族谱记载是正确的,因骆安被解职后,是以锦衣卫指挥佥事的级别退休养老的,骆椿只能承袭这个官爵。县志记载三个错误,一、骆椿不是“骆春”。二、骆椿不是锦衣卫指挥使。三、骆椿是骆安的独子,不存在长子、次子的问题。

很显然,骆椿为骆以诚家族的笫六代,新田锦衣世家的笫四代。他的儿子是谁?族谱没有明确记录。不过,《锦衣当国》中记述,内阁首辅张居正病死后, 首辅张四维向皇上奏报说:“今锦衣卫都指挥使一职空悬,锦衣卫指挥佥事骆思恭忠厚勤谨,温良和善,多有功勋,正当都指挥使一任,请陛下圣裁。”书中还记述“骆思恭已经有五代在锦衣卫效力”“骆思恭父亲就是锦衣卫指挥佥事,可以说骆家就是锦衣卫的世家”“擢升骆思恭为锦衣卫都指挥使的旨意很快发出。” http://www.chenzhou.com.cn/

从上述记载看,骆思恭就是骆椿的儿子,从骆广到骆思恭正好是骆以诚家族的笫七代,新田锦衣世家的第五代。骆安的锦衣卫指挥使被解职后,降为锦衣卫指挥佥事,后来骆安及其儿子、孙子均承袭了这一官职,直到万历年间,经首辅张四维保举,骆椿的儿子(亦即骆安的孙子)骆思恭才又擢升为锦衣卫指挥使。《明史》列传·卷一百九十四记载,骆思恭任锦衣卫指挥使4 2年,即从万历十年(1582)至天启四年(1624)。

骆以诚家族的笫八代、新田锦衣世家第六代为骆思恭的儿子骆养性,这在明史及很多史书上都有他们父子的记载。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中国明史学会会长商传也说:“因骆养性及其父亲骆思恭、其先祖骆安都先后任锦衣卫指挥使,历经明嘉靖、隆庆、万历、光宗、熹宗、思宗等六帝……”(见大公报《湖南锦衣卫世家遗址探秘》)。骆养性在任1 6年,即从天启七年(1627)至崇祯十六年(1643)。归顺清朝后,还任过天津总督。《天津府志》记:“骆养性,锦衣卫世袭指挥使,元年任督饷部院。前志:元年五月以明左都督仍任总督天津等处军务。”《天津通志·大事记》记:“顺治元年甲申 六月三日,清廷委原明朝太子太傅左总督骆养性仍以原官总督天津等处军务。十月十日,骆养性以违旨擅迎南明使臣左懋第、陈洪范等,被清廷革去总督职。 http://www.chenzhou.com.cn/

至此,新田骆以诚家族一系,从明洪武初开始,直至明末,共有骆以诚―骆寄保、骆婆保―骆广―骆胜―骆安―骆椿―骆思恭―骆养性八代。而可明确称为锦衣世家的是从骆广至骆养性六代,经历永乐、洪熙、宣德、正统、景泰、天顺、成化、弘治、正德、嘉靖、隆庆、万历、泰昌、天启、崇祯十五朝十四帝,共200多年。构成了谱系完整的锦衣世家。其他还有旁支,如骆安就还有两个弟弟骆定、骆寅,骆婆保儿子法荣在新田厦源村繁衍生息,与锦衣卫世家主线发展关系不大,不再累述。 http://www.chenzhou.com.cn/


四、建文帝踪迹新田显山露水 郴州网


新田锦衣世家显现诸多无法解释的历史现象。第一、骆铭孙村的《骆氏族谱》假造出骆寄保有一个儿子骆升,企图以骆升代替骆广(千户侯骆广神秘消失),误导朝野认为锦衣世家来自骆铭孙村,以至于将与锦衣卫有关的《骆安公牌楼》《思恭公牌楼》及《锦衣总宪》《锦衣世家》《楚南望族》等牌匾均安置在骆铭孙村。第二、骆铭孙村的《骆氏族谱》还假造骆婆保只有一个儿子法荣。更难以理解的是厦源村《骆氏族谱》不但隐瞒骆婆保千户候的身份,还积极配合,不记载儿子骆广,只记载儿子法荣。第三、明代新田锦衣世家的历代成员,均认可锦衣世家来自骆铭孙村。这样,就造成如今的局面,即从明代至今,朝野及民间都形成了新田锦衣世家来自骆铭孙村的共识。这种共识保持了600多年。骆广的出现,这种共识被戳穿了,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历史最终证明,新田的锦衣世家不是来自骆铭孙村,而是来自厦源村;其第一代始祖是厦源村骆婆保的儿子骆广。

从中国传统观念看,形成这样的历史大谎言是极不正常的。参与的各方心里都不舒服,甚至十分痛苦无奈。从骆铭孙村讲,它取得了应该属于厦源村的历史上的荣耀与辉煌,内心应该觉得不妥、不安、內疚。从厦源村来讲,村里出了这么一个显赫的家族不敢认;特别是骆婆保夫妇,居然与自己儿子及其后代骨肉之情也不要了,真是“情何以堪”。从历代锦衣世家的成员讲,落叶归根,认祖归宗的事情都做不到,有何面目面对祖先?不是要光宗耀祖吗?好在骆安最后忍耐不住了,要他弟弟骆定、骆寅借高拱之手把他的祖父骆广公之于世。当然,这个大谎言绝非骆铭孙村、厦源村及新田锦衣卫世家的成员愿意共同来编造,肯定是为了保守某一特别重大的机密、受到不可抗拒的重大压力而编造的。而编造的手法,十分用心良苦,很多细节容易被忽略,以至数百年不能被破解。如果我们没有前些年研究《建文帝踪迹新田》的知识积累,可能这一谎言永远破解不了。

看来,大谎言、大谜局背后必有大事情、大秘密、大悬案,大到想要人们永远不明真相。 郴州网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骆安墓志铭》发现前,锦衣世家的资料支离破碎。《骆安墓志铭》发现之后,锦衣世家的资料基本完整,真正显露了“谱系完整的”锦衣世家,而且没有断代、断流。然而,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它又打开了明史第一谜案,即“建文帝踪迹新田”的另一个大缺口。 郴州网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第一、靖难之役前,骆以诚一家“占籍燕山中护卫”,没有谁回到了新田。靖难之役后,骆以诚的夫人邓氏及儿子骆婆保回到了新田,但没有回原藉骆铭孙村,而是到了厦源村,并成为厦源村骆姓始祖,后代繁衍至今。而骆婆保哥哥骆寄保,从墓志铭所记“保(骆寄保)有战阵功,官济阳卫正千户,死无嗣”“骆祖知兴,仗策归义。爰隶燕山,上备宿卫。有子(骆寄保)孔武,翊卫文皇(永乐皇帝朱棣)。汗马树勋,南北翱翔”来看,说明骆寄保有战功,官济阳卫正千户,而且是永乐皇帝朱棣护卫官,没有回新田,仍在朱棣身边。

第二、骆婆保回新田,落藉厦源村后,骆铭孙村与厦源村的《骆氏族谱》共同编造谎言。具体表现在:一、本来骆寄保无后,谎称他有一个儿子骆升。二、骆婆保有两个儿子,即骆广、法荣,骆广还是第一代锦衣卫千户。然而,骆广在《骆氏族谱》中神秘失踪,《骆氏族谱》只字不提。三、骆婆保继承了其兄骆寄保千户侯的官爵,且把官爵传给了骆广继承,这么光宗耀祖的事情,族谱一句不记。

第三、骆以诚虽然是骆铭孙村人,但他的大儿子没有后代,二儿子骆婆保已经搬迁到了厦源村,且为厦源村骆姓始祖。骆婆保的儿子骆广为第一代锦衣卫,而骆广及其后代亦为锦衣卫,且祖籍应该都是厦源村人。然而,朝野公认的锦衣世家却出在骆铭孙村。

第四、靖难之役后,骆婆保到了新田,哥哥骆寄保在永乐皇帝身边。骆婆保的两个儿子,即骆广和法荣,骆广进入锦衣卫、在朱棣身边,法荣在新田。也就是说,在靖难之役后这样极其敏感的历史时期,怎么那么凑巧,骆以诚两个儿子、两个孙子,各有一个在永乐皇帝身边,另有两个在新田厦源村。其中奥秘,谁能说清楚。 郴州网

第五、近年在厦源村发现骆婆保的墓,墓极其普通,没有任河特点。青石墓碑上刻“厦源坊始祖公骆婆保墓”,落款为“婆保公后裔立”。从墓碑的陈旧情况看,不是明代所刻,也不是近现代人刻的,是清代刻的。为什么作为千户侯的始祖公骆婆保墓那么低调?且明代不敢立碑? 郴州网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上述种种诡异的迹象表明,这必然与靖难之役有关,与建文帝的去向有关。果然,我们在厦源村发现两件千古奇事:

第一件:县文管所征集到两件珍贵文物“象牙朝笏”和一幅道教神仙人物长卷画—《通天桥》。捐献者宋某介绍,两件文物是他外公骆呈相(厦源村一位法师)在弥留之际传给他的。象牙朝笏(被鉴定为国家二级文物)是明代重臣上朝用的,基本可以断定,这是骆婆保上朝用的。《通天桥》(被鉴定为国家一级文物)为一幅古代的道教神仙人物长卷画,画中的第7组画面极为诡异,上画一位凶猛大汉和一条被锁住的蛟龙;大汉左手高举玉玺过额,右手食指高翘指着玉玺,双眼恶狠狠地怒视被锁住的蛟龙;右边一根大柱,柱上方一把大锁,一条铁链绕柱而下紧绕蛟龙脖子,蛟龙抬头以愤怒而又无可奈何的眼神向右上方紧盯着大汉高举的玉玺。这幅画的中心是玉玺,大汉手指的是它,蛟龙紧盯的是它,大汉怒视蛟龙防着的也是它。这不是一幅画,明明是一篇文章,正象征朱棣夺了建文帝皇位,原来的真龙天子建文帝被锁困且愤怒无奈的真实写照。

第二件:在厦源村后山的永安堡发现疑似建文帝生活留下的遗存。永安堡由青条石在山顶上砌筑,内有三件石凿器物,其中有两把石凿“龙椅”椅座,还有一个洗澡的“龙池”。两个椅座在生根石上凿成,高约1、5米,宽约1、4米。“龙池”大部分凿在生根石上,长约2米,宽约1、5米。“龙椅”椅座一个在“龙池”旁、一个在住房旁。这样的石凿器物,我们只是1 9 8 6年时在西安华清池见过,当时陕西文物界的朋友说在华清池刚发掘出了杨贵妃的浴池,我们看了后就是这个样子。应该说,永安堡这三件石凿器物全国绝无仅有,这种规格的器物,除了“皇上”,他人消受不起。 郴州网

前些年,我们出版了《赛武当山与建文帝之谜》《建文帝与新田》两本书,以大量的遗址、碑刻、文物、文献资料、历史人物证明了建文帝来到了新田。谱系完整、诡秘锦衣世家的发现,又增加了新的证据。 郴州网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郴州网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