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郎织女七夕相会的传说最早源自古郴州

来源:郴州网 作者:邓晓泉 发布于:2017/9/6

牛郎织女的故事源远流长,她经过长期口头和笔录辗转传播才形成,是我国古代神话中最动人的故事之一。每年农历七月初七牛郎织女鹊桥相会,是古人追求爱情最富想象力的印证。因此,七月初七成为中国的情人节,是新民俗的杰出代表,受到80后红男绿女的追棒,给古老的七夕文化赋于新的内容。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牛郎织女七夕相会,最早的记载与郴州的骡仙成武丁有关。南朝萧梁昭明太子萧统编《文选》卷三十杂诗收谢惠连《七月七日夜咏牛女》,唐李善《文选注》引南朝刘宋时期的《齐谐记》注曰:“桂阳城武丁,有仙道、常在人间,忽谓其弟曰:‘七月七日织女渡河,诸仙悉还宫,吾向以被召,不得停,与汝别矣。’弟问:‘织女何事渡河?兄何当还?’答曰:‘织女暂诣牵牛,吾去后三千年当还耳。’明旦,失武所在。世人至今犹云:七月七日织女嫁牵牛。”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唐欧阳询《艺文类聚》引南朝萧梁吴均《续齐谐记》曰:“桂阳城武丁,有仙道、谓其弟曰:‘七月七日,织女当渡河,诸仙悉还宫。’弟问曰:‘织女何事渡河?’答曰:‘织女暂诣牵牛’。世人至今云:织女嫁牵牛也。”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旧唐书·经籍下》记:“《齐谐记》七卷、《续齐谐记》一卷。”《齐谐记》早已佚失,但《续齐谐记》至今仍存世,而且版本颇多,其“武丁还宫”的记载大体与《齐谐记》相差无几,只有“三千年当还耳”有“三年当还”等微小差异。《续齐谐记》中“武丁还宫”显然辑自《齐谐记》,《齐谐记》当是最早记载“武丁因织女诣牵牛而还宫”的版本。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桂阳城就是郴城,因桂阳郡治此,故称桂阳城。武丁,当然就是成武丁。有一天,神仙武丁对他弟弟说“七月七日织女要渡过银河,所有神仙都要回天宫,我也被召,现与你告别。”弟弟问:“织女为什么事渡河?兄长什么时候才能回来?”武丁回答:“织女暂时要与牵牛见面,三千年后我才回来。”第二天早晨,武丁就不见了。这是学术界公认的关于牛郎织女故事最早的简明版本。 http://www.chenzhou.com.cn/


北宋著名词画家文同曾作五言古诗《牵牛织女》一首,完整地记载了这段故事。诗云:“桂阳有仙人,姓成名武丁。朝为堕人世,人惟识其形。一日语其弟,吾将返青冥。乃曰此七夕,上天呼群灵。织女欲渡河,暂诣牵牛星。诸仙尽还宫,天路罗云骈。吾亦向祈召,当往不得停。弟问何时还,答云三千龄。明日失丁在,恍惚迷所经。后世凡此节,儿女喧家庭。纵横具针缕,花果排甘馨。贪巧但云得,欲寐曾莫宁。俗尚每怪妄,吾言谁见听。” http://www.chenzhou.com.cn/


郴州网

七月七日是古代的一个特殊节日,称 “七夕节”,又称“乞巧节”、“女儿节”。 文同在诗中认为该节风俗沿袭于“武丁还宫”的传说,其实不然,“乞巧节”定型于汉代。《西京杂记》记载:“汉彩女常以七月七日穿七孔针于开襟褛,俱以习之。”即女人在七夕当日在衣服上用彩线穿七孔针,看谁又快又多,无疑是后来乞巧风俗的滥觞。织女星是天琴座中一颗星,为夏日星座中最著名的亮星。织女星旁有四颗星构成一个小菱形,图似织布用的梭子,很早以前就被民间称为织女星。织女为天女,妇女自然要向她乞巧,寄寓了人们对妇女变得更加心灵手巧的期许。


http://www.chenzhou.com.cn/

牛郎织女故事产生于西汉,形成汉末魏晋之间,由于乞巧节“以五色缕相羁,谓之相连爱。”七夕节不但与妇女有关,而且涉及爱情,所以牛郎织女相会附会到这个日子是顺理成章的事。但问题是牛郎织女七夕相会的传说是什么时候由什么人开始流传的,学术界尚无定论,但最早的记载与郴州的骡仙成武丁有关却是不争事实。王闿运主纂《清同治桂阳直隶州志》认为“七夕灵会,始自临武,传于天下数千矣。至今岭南甚重其节,以百谷作诸巧器,费至百金,工累数月;至期,女子盛饰,门闼洞开,通夜望拜,以修福祥,岂以地近仙居,传之有本乎?”


我是同意王闿运观点的,清末岭南仍保留着守夜祈福,百谷乞巧的浓郁风情,是汉朝中原守夜祈愿,穿针乞巧习俗的遗存。足以说明,七夕乞巧的风俗曾风行于古郴州,才有了牛郎织女七夕相会的联想。牛郎织女七夕相会的传说应始自古郴州,否则就不会有南朝刘宋《齐谐记》关于成武丁的记载。七夕相会的传说对牛郎织女悲欢离合爱情故事的形成有着决定性的影响,从这个角度来看,郴州应是七夕文化的摇篮。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