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路在哪里》寻踪记

来源:郴州日报 作者:徐宝来 发布于:2017/9/24



2008年2月,笔者在电脑上偶尔浏览到,湖南省博物馆闾四秋先生于当年2月4日在新华网发表的一张图片,图中《出路在哪里:毛泽东朱德联合署名的革命宣传单》这件珍贵的革命文物,是1958年5月从中共郴县县委征集入藏湖南省博物馆的,文物的保存者为郴县良田廖家湾的黄传才。


《出路在哪里》全文


笔者根据文物文字内容、落款时间以及文物来源的相关信息等综合判断,这张由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政府主席毛泽东和中国工农红军总司令朱德联名签署的宣传单,印发于1934年11月7日。当时为长征初期,红军正行进在湘南、粤北途中。如果判断成立,那么这张宣传单则是目前所见中央红军长征初期革命宣传的珍贵实物和文献史料,是毛泽东1935年11月所作“长征是宣言书,长征是宣传队,长征是播种机”著名论断的事实依据。

据了解,这份红军传单长35厘米,宽22厘米,为铅字印刷。笔者觉得它很有历史价值和文物价值,但传单本身只有月日,没有年份,没有确切的地址。它会不会是红军长征时,毛泽东、朱德在汝城境内发布的呢?笔者为此进行了一系列“追踪”。

媒体首次确认《出路在哪里》在汝城发布

郴州网

2009年11月30日,笔者因参加了中国中共文献研究会朱德思想生平研究分会成立大会,获得了一套2006年11月由中央文献出版社出版的《朱德年谱》。查阅到《朱德年谱》第418页,发现上面果然记载了:1934年11月7日,在长征路上,朱德“与毛泽东联署发布《出路在哪里》的传单,号召工人、农民、兵士、及一切劳动民众团结起来,武装起来,暴动起来打倒帝国主义、推翻国民党统治,实现共产党的主张,建立工农兵自己的红军、工农自己的苏维埃政府。”年谱同时回答了年份问题,但遗憾的是,其中也没有说明详细地点。

12月初,笔者联系上了湖南省博物馆闾四秋同志,请他帮忙复制、拍摄了《出路在哪里》的原件。2010年1月初,笔者在汝城县史志办档案库里找到《红一方面军长征日志》(费侃如编著,中国出版社、东方出版中心2006年8月第一版),上载:“1934年11月7日,中华苏维埃临时中央政府主席毛泽东、红军总司令朱德联名散发《出路在哪里?出路在哪里??出路在哪里???》的传单。”“红军大部进抵文明司(汝城西部)。苏维埃国家银行在村上设立兑换处,红军所用的‘苏钞’按日兑现。”“五军团为掩护中央军委纵队,在延寿、岭秀等地阻击国民党粤军四师与湘军陶柳等部,双方均有较大伤亡。红军总部进驻大山。”只是,这个“大山”,究竟是广义的“大山”“高山”呢,还是真实地名“大山”?

《红一方面军长征日志》还详细记载了1934年11月上旬红军总部进驻汝城情况:11月3日,红军总部进驻热水圩;11月4日,进驻八坯田(即三江口八坵田);11月5日,进驻城溪;11月6日,进驻厚溪;11月7日,进驻大山;11月8日,进驻延寿圩;11月9、10日,进驻文明司。11月11日,驻赤石司。联系前后地址,都是真实地名。“大山”,正好在“厚溪”与“延寿墟”之间,当时属于延寿管辖。至于文告的印刷,应是石印。当时红五军团担任后勤和掩护,经过汝城小垣、延寿、岭秀、文明等地,曾在延寿乡官亨村后仓组设立红五军团指挥所,大搬家式的转移中,包括沉重的石印设备。

笔者经过上述调查,写出稿件。2010年1月25日 ,《郴州日报》发表了由笔者、邝若刚署名的《长征初期,毛泽东朱德在汝城联名发出<出路在哪里>文告》一文,首次确认《出路在哪里》在汝城发布。

从“传单”到“宣言书”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朱德年谱》《红一方面军日志》等文献中,一直把《出路在哪里》作为一份普通的红军宣传单(即传单)。2009年,笔者在写稿时把它提高到“文告”的地位。2010年1月25日,《郴州日报》刊发的徐宝来、邝若刚的署名文章《长征初期,毛泽东朱德在汝城联名发出<出路在哪里>文告》,正式将《出路在哪里》称为“文告”。《中国共产党汝城历史》第一卷(中共党史出版社2008年出版)、《红旗漫卷诸广山》丛书《红军长征在汝城》(中央文献出版社2011年9月第一版、2015年7月第二版)中,也将《出路在哪里》彩图和正文以“文告”相称。

郴州网

2016年7月,笔者在给“第三届全国党史文化论坛”撰写论文时,开始将《出路在哪里》的定义,由“文告”向“宣言书”转变。当年8月1日,《湖南日报》第一版刊发由张斌、笔者、易栾署名的文章《我是长征宣言书》;8月16日,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党史研究室,给笔者寄来《“第三届全国党史文化论坛”论文入选通知书》,称:“您撰写的论文《毛泽东朱德<出路在哪里>是长征宣言书》入选此次论坛”;随后,2016年《湘潮》专刊,也刊发了笔者的论文《毛泽东、朱德的<出路在哪里>:长征宣言书》。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就这样,由于对《出路在哪里》的地位和作用的认识不断深化,其称谓也发生了由传单(一般的标语传单)——文告(有一定影响的告示)——宣言书(代表政党或组织发出的号召)的三个变化,产生了质的飞跃。


发现印刷厂和张贴的《出路在哪里》原物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2016年11月12日,笔者与汝城县文体广新局局长刘辉曾经在汝城文明看到一个废弃的面粉厂。据说清朝就有的,位于文明水库大坝脚下浊龙桥旁。当时秀水村公馆门人朱美全在这里开了间面粉厂,一直生意红火。厂房是土砖青瓦,长约25米,宽约15米,中间隔为3间,一间磨面粉,一间存放麦子,一间住房,现在倒了西北向一部分。

78岁的黄仁爱老人说,他的父亲曾在这里捡到一块铁板,是红军石印机的主配件。据悉,1934年11月7日,红军政治部选择这里作印刷厂,对外以加工面粉为掩饰,实为给红军印发宣传品。当时,毛泽东、朱德联署的长征宣言书《出路在哪里?》和邓小平任主编的《红星》报号外—《创造争取群众工作的模范》就是在此用石印机印刷的。

文明乡秀水村87岁的退休教师朱性昌2014年回忆,他爸爸朱义君曾看到红军在浊龙将面粉厂当作临时印刷厂,印完宣传品后,就将石印机、铅字甩掉,沉入浊龙河底。红军离开后的一年冬天,浊龙水浅了,朱义君和附近韩田村一些群众去李子坳砍柴时,还在路边捡到一些铅字、在河里捡到几块石印板。由此可见,红军在文明司设立了临时印刷厂,使用了石印机,并从文明司才开始毁弃与分散沉重的石印机等辎重。


五一村旧屋墙上的《出路在哪里》残留文字


2017年6月19日,笔者在汝城县城公共汽车上偶遇老同学、文明乡退休教师朱龙山。朱龙山告诉笔者,他们五一村老白冲组朱松云家的旧屋墙上,保留有模糊不清的红军标语和报纸,之后还特意通过微信发了两张图片给笔者。笔者细心一看,发现其中一张与《出路在哪里》有点相似,另一张是别的内容。25日,笔者根据这一线索,专程赶去五一村。令人惊喜的是,这张残缺不全的纸质宣传品,正是1934年11月7日毛泽东、朱德联署的《出路在哪里》。这张宣传品上,上世纪六十年代初,群众用石灰粉刷了一块(96×80厘米)的《毛主席语录》,覆盖了《出路在哪里》的三分之二,未刷部分因年代久远,斑驳陆离,仅隐约可见。据59岁的当地村民朱云保反映,“文化大革命”前夕,10多岁的他曾看见过这一张A4纸大小的传单,左下角是毛泽东、朱德的署名。那些残留的文字内容“拿我们的菜刀,木棍,鸟枪,……号召白军士兵杀死他们的长官……”其格式与现行广泛宣传的《出路在哪里》完整版完全吻合。

这一发现,再次印证了,1934年11月7日,毛泽东、朱德联署的《出路在哪里》长征宣言书,在汝城文明得到广泛宣传的史实。 郴州网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http://www.chenzhou.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