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临武八景”形成的时间考

来源:郴州网 作者:陈礼恒 发布于:2017/8/17

我国地方八景和八景诗词起源于北宋,这是学朮界和诗词界大多数学者认可的。最早有文字记载的是北宋沈括的《梦溪笔谈》。后来,明太祖朱元璋在皇宮内,作“潇湘八景”画屏,于是文人墨客群起而效之。到了清朝康乾盛世,在中国大地上几乎所有府州县市,乃至部分名胜景点,集市村落,都有八景或十景之称,临武也不例外。


什么时候开始有“临武八景”之称?有人提出说“龙洞烟云至少在宋代就列为临武八景” ,这就是说宋代便有了“临武八景” 之称,而且有了“龙洞烟云”这样四字组合的景点名。


我认为一个地方把多个自然景观或人文景观,经过选择,组合,排列成“八景”或“十景”,这个时候必然会有对这八个或十个景点的吟咏出现,而且伴有个人的八景组诗或多人分题吟咏的八景组诗,景点名也为大众所接受并得到使用。临武刘尧诲编纂的嘉靖县志及此前三继修的县志已经无法找到,我们只能求索于清康熙二十七年﹙1688﹚邹章周纂修的《临武县志》。该志书“地舆图”中有官山遗跡、仙境春游、挂榜晴岚、舜峰晚眺、西山霁雪、武水拖蓝、秀岩风月、龙洞烟云图,统称为“临武八景”。 “艺文志”收录吟咏这八景景点的诗词49首,再加上吴鲸的《韩张亭》﹙见同治版《桂阳直隶州志》卷27﹚、涂槱的《秀岩》﹙见同治《湖南通志》卷285﹚、陈经的《石龙岩》﹙见明嘉靖《湖广图经志书》﹚、曾朝节的《秀岩作》﹙见《紫园草》﹚这四首未收入县志的诗,共53首。其中以这八景名称为标题的诗32首。现在能读到宋代咏临武的诗,只有徐经孙、曾晞颜和涂槱三人四首咏秀岩的诗,还有一首是林厚的《南熏书院》,再也没看到吟咏其他七个景点的诗。因此,说宋代就有“八景”的排列,确实很难令人置信。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再说组诗,县志收录了陈经、刘尧诲、张声远、刘国兴四人的八景组诗。刘国兴是北直宣府人,清康熙二十二年任临武营参将,写了八首,志书上只录了四首。张声远是奉天广宁人,康熈二十年任临武县令,他不仅写了八首,而且都加了小序。刘尧诲为临武人,曾任明朝兵部尚书、户部尚书,他自己写了八首,在编纂明嘉靖《临武县志》时,认为陈经的八景诗少了咏龙洞的,便代作一首为之补全,补诗前还加了“代御史陈经补八景之一” 的副标题。陈经,临武人,明成化间中进士,曾任河南监察御史,康熙志只收录了七首,但志书还是给加了《题临阳八景》的组诗标题。这是目前发现最早的八景组诗。从陈、刘两组组诗中,两见“八景”二字,可见临武古“八景”在明代已经成型。


但是,在明代还没定型,首先是武水这个景点,陈经组诗写的是环流景象,标题就叫“武水环流”,而不是“拖蓝”。刘尧诲写的也是沿河美景,也不是拖蓝奇观。只有到康熙年间,张声远才在小序中点出“波面深莹澄碧,虽春霖泛溢不浊” ,并指明地点只在华阴水与桐柏水汇合处。再是明代四字组合的景点名还没被广泛应用,也许还没出现。有人会问,康熙志收录的徐经孙、曾希颜的三首诗,标题都为“秀岩风月”,陈经和刘尧诲的组诗不全都是流传至今的四字组合的景点名么?我们不妨先看看徐经孙的诗,在嘉靖《湖广图经志书》里标题只有“秀岩”两字﹔曾晞颜的两首诗,《全宋诗》中标题为《重游临武秀岩二首》﹔明代陈经的八景诗,收录在《湖广图经志书》的四首,标题分别为《东云山》、《挂榜山》、《韩张山》、《石龙岩》。刘尧诲的《虛籁集》卷十二,以及他纂修的嘉靖县志,我们现在已无法找到,暂时还不了解他的原标题。但从他写武水而不涉及拖蓝这种不点题的情况,可以断定他的组诗标题也不会是原装。还可看看县志中,明代其余24人写这八个景点的诗,都没用四字组合的景点名作标题。比刘尧诲出仕稍迟的曾朝节,也还是标为《秀岩作》。由此可知临武八景的四字组合景名,应是在清初才定型,甚而可说是张声远、刘国兴这一文一武两褡裆作八景组诗时定的型,从此后的八景诗多用四字组合的景点名作标题,也可证明这点。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所以,我认为临武八景之说应是成型于明代的陈经组诗,定型和盛行于清代的康乾盛世,随着清末国运衰颓而式微。到了近几年来,旧八景、新八景在百花齐放中,推陈而有出新,随着经济的发展,在祖国大地上,将有更多更美的新景点出现,也将有更多歌颂祖国美丽山河的诗歌不断喷薄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