渊泉三问

来源:郴州网 作者:邓振明 发布于:2017/6/20

1867年兴建于楚江的渊泉书院(楚江地区向来名其为书屋),82年间为楚江、为临武培养了多少人才!它经历了从清朝末期到民国至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三个历史时期,在清末的换代时期没被摧毁,在日寇的血腥烧杀中没被摧毁,在国民党部队与共产党部队的激烈交战中没被摧毁,在1958年大练钢铁的大破坏中没被摧毁,在“文革”的浩劫中没被摧毁,在临武东塔、南塔等古建筑的大拆大毁中也没被摧毁。上世纪80年代,它还似厖然大物立在楚市、向阳和顾村之间的田洞中。时至90年代,它却在歌舞升平中魔幻般地被夷为平地。它消失得那么彻底,除了一块没有落款、字迹漫漶的“渊泉书院”匾额和几个石柱础外,几乎一点痕迹也没有留下。本来,大多数生于1940年前的楚江地区人都能回答这个古书院是谁创建的等简单问题,现在,这些简单问题却像谜一样成了人们争论不休的悬案,真让人感慨不已!为此,我就其二三不厌其烦地分述于后:   


院由 http://www.chenzhou.com.cn/


渊泉书院是谁创建的?原先只有一个答案:顾村的邓祖高。但因已经查不到文字记载,一百多年后的现在就出了第二个答案,说邓祖高虽是大清道光二年(1722年)壬午科武举,但兴建书院的工程浩大,他不可能拿得出那么多资金,所以,书院应是由政府兴建的。查《邓氏宗谱》,得知邓祖高家只有六丘田和四块杉山,余无他,也未见有薪俸记载,书院仅靠他个人出资兴建确实难以令人置信。不过,要真正否定邓祖高创建书院的事,只凭想象和推理是不行的,因为创建书院不是只有创建人自己出资一个途径,创建人还可以通过民间筹捐办法解决资金问题,怎能因邓祖高家资不多就予以否定呢?即使说是政府出资或捐款兴建的也得靠文字记载说话。

    

我曾就此事向临武地方志专家陈礼恒老师请教:自宋代至清朝,临武兴建了八个书院,为什么前六个书院都有兴建人的名字记载下来,而后面的渊泉书院却不见记载?陈老师回答说:“因为属民间建,为首的多被忽略。”这么说来,渊泉书院便是民间建的了。如果事实真如传说的那个样子,那传说中的邓祖高也就是这个民间兴建人了。但到100多年后的现在,因无文字记载可凭,这传说也只能算是推理而已。

    

为了让这个推理更为深入一点,我们不妨看看当时书院也就是邓祖高所在地平田乡的有关情况。首先不可忽视的是,当时的平田乡是临武的大乡,地跨现今的花塘、武源、西瑶、楚江等乡和东山林场及万水的卢市至兰山边界广大地域,占全县总面积四分之一还大,民间募捐建个书院,资金来源应是充裕的。其次,此前所建书院都在县城附近,斜江以西的广大地域从来都没有过书院,兴建书院为乡民的需要,这是顺应民心的大事,大家必定欢迎和支持。邓祖高是平田乡这片土地唯一的当代举人。《邓氏宗谱》赞他“如熊如罴奋武,如虎如貔占魁。”“不独技术可美,更兼德量奇瑰。”“声施赫赫,光耀门闾。”他无疑具有众望所归的威信及強大的影响力和号召力。当时的平田乡具备这种条件的只有他邓祖高一个人。或许,建这个书院向为邓祖高所憧憬,40多年后年过七旬的邓祖高资格更老,威信更高,更为大家熟悉和信任。天时地利人和都巳占尽便水到渠成了。兴建书院的事就如箭在弦上蓄势待发。书院兴建领头人的责任就会必然地落到邓祖高头上。为什么100多年来的传说中心人物就只有邓祖高一个?据此便可理解了。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郴州网

顾村的传说更具体,说是书院将竣工时,邓祖高病危,不能再临场操持。因此,书院的大门是斜的。书院竣工于大清同治六年(1867年),而邓祖高卒于同治七年(1868年)。传说和事实如此地契合,这难道是碰巧么?若说这是巧合,那邓祖高逝后的书院管理岗位的接班人居然是邓祖高的第三个儿子邓宗琅又该怎么解释?难道也是巧合吗?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邓宗琅生于大清嘉庆二十五年(1820)"钦加六品銜"。其父邓祖高辞世时,他才48岁,已经身兼数职的他却立即到书院就职。《邓氏宗谱》谓其为“书院督持匪易,兴贤建立尤难。一身兼任本非常,定卜云礽兴旺。”文字记载明确,未留猜测余地。如果没有父子这层关系,他邓宗琅,不管怎么样, 一个中央重用的已经身兼数职的六品官还会来担任与他豪不相干的书院负责人吗?

    

印象中,书院大门侧墙原有黑色大理石,上面镌刻着书院创建由来及其操持者和捐款者名字。这石刻有朝一日再现于世时,上述有关书院创建的情况都会大白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渊泉书院的名字是怎么起的?“渊泉”两字是什么意思?

    

有说是书院的不远处有一口深井,“渊泉”由此而来。这种望文生义的解释未免过于粗俗和浅陋。其实,此井并不深,而且距书院有数百米之远,井北几许米远的低窪处还有一条小溪将井与书院隔开。这井即使再深又与书院何干!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或说是书院内有两口叮咚作响的水井,泉水源远流长,故名。这也根本不合事实。院内东北向教室前确实有人工砌就的上下两口水井。上井供炊饮,下井供洗涤。但两个水井的水源不是泉水而是江水。江水源于下舟境地域的一条无名小江。小江经上舟境、壕下、候家山西麓、向阳村和顾村的桥头、草坪及凉亭脚到楚江、旁家山脚,过王拱桥后,在粗石江注入东山江(又名石缸江、斜江、谭河、通天河等)。无名小江至向阳村边,由人工开掘出一条小水圳,经村前流入田洞,到书院北墙下注入院内水井,再流入院前的泮池,最后从“万仭宫墙”底下的通道流至墙外的田洞中,最后仍流入这条无名小江。书院既无泉更不渊,与泉和渊都无涉,何来“渊泉”!

    

“渊泉”两字来自我国古代经典著作,需打开国学宝库才能寻得答案。它最早出现在成书于公元前450-375年的《列子》里。该书的“黄帝”篇说“心如渊泉,形如处女。”是深沉、冷静的意思,指的是办事要思虑深远。战国中期面世的《庄子》,在其“田子方”篇里也有类似的句子:“其神经乎大山而无介,入乎渊泉而不濡。”说的是不顾个人得失,大公而无私的精神。此后的《礼记》“中庸”篇提倡“溥博渊泉,而时出之。”说圣人的美德像天空那样高远博大,像泉水那样幽深灵动。其他经典著作也有记述。南朝梁时刘孝标(463-521年)的《辩命论》说:“坠之渊泉非其怒,升之霄汉非其悦。”说的是不要随便改变自己的观念。北周庾信(513-581年)的《贺新乐表》就说得更明白:"运日月之明,动渊泉之虑。”说的是为人要光明正大,处事要深谋远虑。历代学者名流都有关于“渊泉”的论述。似我般愚钝者能传其百分之一已不错了,但就此也能清楚知道“渊泉”用来为书院命名的意思了。“渊泉”两字在此指的就是师生的学养,就是办学的理念,指的就是学校倡导的一种高尚精神。

    

顾村邓家门楼上的那块“武魁”匾额,已经悬挂100多年。那是邓祖高当年中举的重要标志物。谁要是以一个“武”字认定邓祖高只是一介武夫就错了。要知道当年武举的过考,除了相貌、身材、体力、武技以外,还得考谋略、应对和辩才,能武还得识文,这才是当时武举的真正标准。正因为如此,武举才并不比文举好考。临武史上有进士13位,举人多达几十位,武举却只有7位,而邓祖高是清朝的最后一位武举。《邓氏宗谱》说他“幼习诗书,壮娴经济。” “文韬武略德行高风播隆名。”有如此国学根基的人,岂能不熟悉经学!他身边那群集平田乡、集临武县精粹的饱学之士,岂能不懂“渊泉”的深刻内涵!正因为如此,他们才将“渊泉”视为书院的灵魂,将其为书院命名也就很自然了。 郴州网

    

回头看看临武历史上其他7个书院的名字:宋朝骆溪陈氏建的南薰书院和谭衡建的环绿书院,元朝骡溪陈楚舟建的雪蓬书院,明朝姜仪建的武溪书院和谭礼定建的白石书院,清朝赵琎美建的赵大中丞书院和贾珌建的双溪书院及清朝最后建的清漪书院。有哪一个比渊泉书院的名字更有文彩和更有内涵呢? 又有哪一个能体现书院的办学理念?这就是邓祖高和他的执铎者们水平高过他人的地方。

     郴州网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写此,笔者仍然记挂着书院大门侧墙上的黑色大理石。此石刻一旦再现于人们的视野,上述情况自然毋庸赘言。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一个传授国学的地方竟然没有 一副对联,岂非怪事!而渊泉书院?就真的没留下一副对联。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对联是国学精粹之一。明清以来,幼童自进蒙馆起就开始接受这种关乎文学修养的训练,对声调、音韵、格律等都有严格的要求。清康熙帝始,更将车万育所作《声律起蒙》当作必读课本。人们往往将会不会作联和作得好不好当为衡量一个读书人国学水平高低的标准之一。

     http://www.chenzhou.com.cn/

岳麓书院赫曦台悬有湖南巡抚左辅(1751-1833年)撰的一副对联: http://www.chenzhou.com.cn/


        合安利勉而为学;

           通天地人之谓才。

   

“安利勉”语出《中庸》:“或安而行之,或利而行之,或勉強而行之,极其成功,一也。” “天地人”语出《周易.系辞下》:“有天道焉,有人道焉,有地道焉,兼三才而两之。”古语天地人谓之三才。此联说的是治学之道。上联的意思是说,治学要采取安、利、勉三种办法,合而用之,不可偏废,以达到成功的目的;下联的意思是说,要通晓天、地、人的道理,才能称得上“才”。也就是说要博学,方能成人才。

    

其时,顾村有个名为回文阁的村馆。其最后的一位坐馆者是梽木境人氏王世杰。他为楚江地区写了不少对联。其中,回文阁村馆对联云: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回绕巧奇,彷彿尼山泗水;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文通中外,涵容亚韵欧风。

    

这是一副彰显办学理念的对联。其时,欧风东渐。此联倡导中外结合和重今通古观念,跟时代氛围契合得非常紧密,不可不谓先进。

     郴州网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我手头有一本东山之麓顾村当时的对联抄本,现随捡一联抄下:


郴州网

        舒啸东山,笑烟霞而乐志; http://www.chenzhou.com.cn/

           暢怀南亩,喜泉石以怡情。

    

上述三联都是词性相同、相邻音节平仄相抝的工对。岳麓书院是古代著名学府,那里人才济济。一个满腹诗书的巡抚面对此况写出如此佳联是必然的事,即如回文阁这样的村馆先生王世杰能写出上好的对联也不奇怪,就是如顾村这么个农村的村民能写出对仗工整的对联也在情理之中,因为撰联者作为学者名流、作为课童先生都是作联老手,作为学生曾受过写作对联的严格训练,也不是门外汉。怪的是堂堂一个传授国学的渊泉书院竟然没留下过一副对联,是书院的先生们都不会写对联呢还是曾经写过而因自己都觉写得不好,有意不让其留下来?抑或就是上述专家所说的“因为属民间建的,多被忽略。” 政府不重视,学校无记录,也就落得个无可查询的结果了?我认为前两问的情况属于怪象,都不可能存在,只有后一问值得思考。但也仅是值得思考而已,没有文献依据,究竟如何仍然不得而知。

    

近日,有朋友说民间传说渊泉书院大门上曾有过一副对联,其文曰:


       仰观月,侧听风,驻足闻稻香一片;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前架笔,后藏书,挥毫成山河万里。

    

正是山重水复的时候,这位朋友让我感觉到了柳暗花明的气息。但仔细一看却感到不可理解。其内容方面的问题且撇在一边不说,仅只形式上的问题就够让人深感怪异了。“风”和“书”、“闻”和“成”都是平声可互对吗?“月”和“笔”、“片”和“里”都是仄声又怎能相抝?上下联同为仄声结尾又怎会不算违律?若此联真是渊泉书院的大门联,这不就是说明渊泉书院的先生们连对联的起码知识都一窍不通吗?岂不怪哉!它绝对不是渊泉书院的先生们所作,而是后来民间的好事者为之。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我总以渊泉书院一副对联也没留下来是件难以理解的怪事!我坚信古平田乡不只是顾村才有抄对联的习惯。有那么一天,渊泉书院对联的真正抄本会奇迹般突然出现在大家面前。那时,拙作的这一节文字就得修改成另外一种样子了。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写此刚搁笔,就见陈礼恒老师发来短信。说他1953年春天在渊泉书院工作时,看到“对联是有的,外门和大门两旁有悬挂对联的乙字钉,锈蚀了,可见原来有对,可惜不知毁于何时。”这就证实我上述的愿望是有事实基础的。我的愿望是有可能实现的。 http://www.chenzhou.com.cn/

         

                        20165120:30写于金陵金川河畔. 郴州网

                           20167227:30第三次修改。 http://www.chenzhou.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