骷髅坦之谜 炼硝老人?萧朝贵?

来源:郴州网 作者:谢武经 曾湘荣 发布于:2017/6/1

【编者按】在资兴市程江口有个“骷髅坦”,里面有一副岩棺以及很多熬过硝的灰堆,这一奇特场景引起人们强烈的好奇心。有传闻说岩棺的主人是太平天国西王萧朝贵,另有传闻说是炼硝人的。还有种种迹象表明,这里与太平天国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今年4月,郴州网组织策划、由湖南省文物局退休专家谢武经、郴州市相关专家张式成、段广慧等联合组成的湘粤古道考察团,在考察“骷髅坦”时,又有了不少新发现。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骷髅坦内的岩棺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在资兴市程江口东南约2里的一座山上,丹霞岩壁间有一处大的坦洞,人称“骷髅坦”,里面摆着一副岩棺,还有很多熬过硝的灰堆。这一奇特场景引来人们强烈的好奇心,并被媒体炒得沸沸扬扬,为此资兴旅游部门还专门修了一条便道上山进坦。村民李信科看到商机,2013年在坦下盖了一栋面积达400多平方米的三层楼房,取“九地堡”,作为农家乐接待游客。


骷髅坦的名称来源于岩棺里的骷髅,中央台、凤凰台等主流媒体均纷纷报道,且分析说:经考古界学者考察后,根据棺材样式与死者骨头大小、风化程度,初步判断岩棺中的人体格较大像男性,棺椁风格像中晚清时期。至于岩棺的主人,则有两种传闻:一说是清朝时期,天地会在此秘密制硝的炼硝人,终老在这岩壁上。另外一种传闻,说是太平天国领导人之一萧朝贵,在长沙去世后遗体事后运回郴州,葬在了此处。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我们曾多次进骷髅坦考察,一直想破解这个谜。中央台、凤凰台刚开始报道,我们就在程江村支书袁作金带领下多次进坦考察,那时还没有路,要拿柴刀一路披荆斩棘上山进坦,费时一个多钟头。后来,袁作金说有一条近路,走的是山坳下的沼泽地,结果鞋子全进水,一脚透凉,却还有一段要砍路爬山,当然花的时间是少了一些。现在旅游部门做了一件好事,修了一条简易小路,方便多了。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郴州网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2017年4月21日,我们湘粤古道考察组再次上山进坦考察,廖志华偶然发现,左侧坦洞内有取石的遗迹(而不是采硝的遗迹),而且有一块采集的约五、六百斤重的大石块没有被搬走。很显然,取石的目的是为了扩大空间,使这里形成一个人造岩屋。我们仔细观察,人造岩屋有2米多高,面积100多平方米。兴奋之余我转向隔壁的坦洞(其实两坦洞相通,已成一体),顿觉眼前一亮,奇迹出现了,这又是一个人造的岩屋,而面积特大,是一个人造坦洞大厅,面积达400多平方米。正在我们仔细查看前几次已看到过的岩壁上“人天子”“又臣来米” “糠米二十六” “六十二同” 等石刻时,黄伍林、曾湘荣突然发现一方大石刻,面积达2平方米;石刻实际只是划痕,文字密密麻麻,风化不清,但从中可看出“米”“梁”“糠米”及很多数字,这显然是帐本。我们初步分析,这是一个军事设施,应该是靠近程江口的一个前沿指挥机关所在地,小岩屋当为领导人员聚会的场所,大岩屋当为大众聚会的场所。大岩屋还有石凿火坛(用于烧水、烤火等),也说明了这一点。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骷髅坦人造岩屋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骷髅坦石刻


http://www.chenzhou.com.cn/

   程江口村民邵英才(“卧龙寨”农家乐主人)说:“程江一带曾是太平天国起义驻军的地方,资兴电视台拍的纪录片《程江风光》作了很多介绍。这一带的坦洞很多,当时都住满了,我们的住房左侧山头就是他们的练兵场。”在他的指引下,我们一行人爬上左侧一座不太高的丹霞岩山头,果真看到一块约500平方米的不规整平地,确实是天然的练兵场。随后,我们从资兴至程江口的公路南侧进山,找到了邵英才所说的红坦。红坦是一个很大的坦,在丹霞岩山脚,呈弧形,长近300米、高约20~30米、进深15~30米,看来可以住不少人。坦洞内有舂米的碓臼、磨豆腐的磨、夯土墙房屋遗址、煮饭的火灶遗迹等,在坍塌的巨石上还发现有取石的遗迹。我们在考察多个坦洞中,均发现类似遗迹。特别值得注意的是,在山与山连接的道路间,发现有三处丹霞条石堆集的建筑物,这显然是哨卡或防御工事,这也为坦洞取石的去向找到了答案。原来,骷髅坦等诸多坦洞取石,增加了坦洞内岩屋的面积,也为建造这些哨卡和军事工事提供了建筑材料。在骷髅坦前左侧一山的陡壁下,没有明显的坦洞,却有人凿的住过人的遗址,显然象是哨卡。随后,我们又按照邵英才的指点,考察了资兴至程江口的公路东北侧的多个坦洞,均发现相关遗迹,特别有一个鹅湖鹿坦,长约300米、高约20~30米、进深10~30米不等,这个坦洞,住1000多人都没问题,还有水井、水塘。特有意思的是,在坦内一生根石上,连着凿出了舂米的碓臼、磨豆腐的磨、烧火的火坛,这简直是丹霞坦洞中的又一人文奇观。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邵英才所指的太平天国练兵场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红坦内的夯土墙遗址

http://www.chenzhou.com.cn/

臼、磨、火坛相连


更有意思的是,在程江口北面的山坡上,有五个烟火塔,去年我们考察徐霞客郴游之路时,曾找到当地村民段凯平,租他的船过程江,并请他砍开了一条考察烟火塔的山路。段凯平以前就是住在程江口古街上,后来才搬迁到河对岸,他听父亲讲过烟火塔的事,也知道具体位置,所以,我们顺利地找到了烟火塔。烟火塔共五个,排成一线,塔与塔之间相距约3米,均用红条石及青砖砌成。每个烟火塔底径约2米,高约2米,园锥形,下大上小。五个烟火塔中,第一、二个保存完整,第三、四个有损毁,第五个仅存台基。这五个烟火塔上,现均长满了树木,特别是第一个烟火台的顶上,长了一棵不小的槠树,从树龄看,至少有100多年了。由此也可以推断,这五个烟火台己经废弃了至少100多年。烟火塔的作用,当地人认为是用于报警、通报敌情的。由于烟火塔地处便江转弯处的山坡上,也不排除导航的功能,或者二者兼顾。


程江口烟火塔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骷髅坦人造二间岩屋的结构、形状、布局及规模,还有类似账簿的石刻,以及骷髅坦周围的哨卡、防御工事,骷髅坦附近的所谓太平天国军队练兵场,骷髅坦附近各大、小坦洞人工活动的遗迹,程江口五个显然有军事报警作用的烟火塔的发现,绝不是孤立的,必有其内在联系,也许这背后真的隐藏着惊天秘密。


前面已经提过,关于骷髅坦岩棺的主人是谁,此前媒体报道及民间传说是两种传闻:一说是清朝时期,天地会在此秘密制硝的炼硝人,终老在这岩壁上。另外一种传闻,说是太平天国领导人之一萧朝贵,在长沙去世后遗体事后运回郴州,葬在了此处。我们经过考察和认真研究,这两种说法皆有可能。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朝贵为太平天国西王,任前军主将,一路冲锋在前,离开广西后,攻道州、下桂阳州、克郴州,他一直在第一线。攻下郴州后,下一个目标显然是衡阳、长沙;而攻打这两个地方,永兴是绕不过去的,必须经过永兴,攻打永兴的战略要地,水陆两便的就是程江口。程江口到永兴,陆路经李王庙,仅30多里;水路仅20里(《徐霞客游记》载:在程江口“上午得小煤船,遂附之行……,又二十里,过永兴县”)。另外,程江口往下可行大船(《徐霞客游记》载:“程乡水西入耒江,其处煤炭大舟鳞次”)。所以,当太平天国主力占领郴州后,朝贵作为前军主将,必然进驻程江口。1852年8月25日,朝贵拿下永兴,然后与林凤祥、李开芳、吉文元一道率精兵1000多人经安仁、攸县、茶陵州、醴陵、株洲,于9月11日到达并攻打长沙。9月12日至18日,太平军日夜攻城,未破,朝贵中炮负伤身亡,时龄32岁。


朝贵牺牲后,李开芳速回郴州求援。李开芳回郴途中,是否带上了朝贵的遗体?这就很值得探讨了。朝贵为太平天国西王,前军主将,这还不说,他还是“天父之女洪宣娇的丈夫,洪宣娇由兄长洪秀全做主,嫁给了萧朝贵于这多重身份和原因,决定了没有朝贵的哪位副将敢随便处理朝贵的遗体,再加上李开芳要回郴州求援,顺便带上朝贵的遗体回太平天国当时的大本营郴州,交由洪秀全、洪宣娇处置也是很正常的。带遗体回郴时,暂时存放在前哨阵地程江口的骷髅坦,也合乎常理。


我们在考察中的种种迹象表明,朝贵北上攻打长沙后,大量太平天国军驻扎在程江口,随时准备北上。程江口一带的数十个坦洞,均成为军队的驻地和制硝的工场,其规模之大,为全国所仅见。这也为太平天国北上攻城掠地所需的大量火药来源提供了依据。由于上属两个主要原因,太平天国在程江骷髅坦建前沿指挥部就不足为怪了。 http://www.chenzhou.com.cn/


郴州网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1852年9月24日,洪秀全、杨秀清听到李开芳的报告后,火速离开驻扎了一个多月的郴州,北上长沙攻城。因时间太匆忙,根本来不及为朝贵办丧事,然而又不能不管,为此留人在这里守灵,也合乎逻辑。待到太平天国失败,守灵人无地可去,留在坦洞守灵,并以采硝制硝终老一生,这也许是无奈的结局。



版权声明:本文系郴州网独家稿件,版权为郴州网所有。欢迎转载,请务必注明出处(郴州网)及作者,否则必将追究法律责任。


编辑:曾湘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