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苍梧郡: 一段尘封的厚重历史

来源:郴州日报 作者:刘娟丽 发布于:2017/3/6

“赤水之东,有苍梧之野,舜与叔均之所葬也。”(《山海经·大荒南经》)


“(楚)西有黔中、巫郡,东有夏州、海阳,南有洞庭、苍梧。”(《史记·苏秦列传》)


“涨海潮生阴火灭,苍梧风暖瘴云开。”(唐曹唐诗《南游》)


http://www.chenzhou.com.cn/

“拟向苍梧叫虞舜,更于橘井访苏仙。”(宋吕延嗣对联) http://www.chenzhou.com.cn/


……


从先秦古籍到唐宋元明清的一些诗文中,多处写到了“苍梧”,这个苍梧指的是秦汉之前的古苍梧郡抑或再之前的古苍梧国,而非今日广西之苍梧县,两者相差可谓十万八千里。那么这个古苍梧郡与郴州有何关系呢?这个关系不容小觑,因为已有文史专家研究并发表文章指出:古苍梧郡的郡治就在郴县,即今郴州市城区。


此观点一发,引起了文史、考古界的极大关注,有赞同,也有争议。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古苍梧历史研究”,我市文史研究会将其列入文史研究中长期重大研究课题,并成立了“郴州市古苍梧历史研究所”,下拨了专项研究经费。


省文物局退休专家谢武经认为,郴州其实还是中国历史上最为神秘的地方之一,冗厚的面纱背后,尘封着多少厚重的历史,当她的厚重面纱被慢慢揭开时,会震惊全国,因为她将改写秦、楚以致远古时期中国的历史!楚鄂君启舟节铭文中出现“郴(鄙)”字时,郴州的面目初露端倪;湖北张家山出土的汉简《奏谳书》记“苍梧守灶”,湖南龙山县里耶出土的秦简记“今洞庭兵输内史,及巴、南郡,苍梧输甲兵”、“苍梧为郡九岁”、“苍梧郴县”等竹简后,史学界一片哗然。好几个史学家探根求源,结合旧有的秦汉以前的零星记载,以及考古发掘材料,论证了秦楚苍梧郡郡治在郴州。其中,谢武经在《湖南文化遗产》2013年第2期发表《郴州是古苍梧郡的郡治吗?》一文,就对此问题作了肯定的回答。 郴州网


与此同时,我市文史专家、郴州市古苍梧历史研究所所长刘专可也先后在《湖南省博物馆》与《郴州日报》等报刊发表了《郴州与古苍梧郡》这一学术论文,结合他多年的研究明确指出:古苍梧郡的郡治就在郴州。


郴州网

省博物馆文物考古专家高至喜也送来好消息,说郴州曾发现楚国大墓(这是湘南首次发现相当于楚大夫一级的大墓,修京珠高速公路时被推毁),墓主人很可能是苍梧郡的重要领导成员。


http://www.chenzhou.com.cn/

“我刚到市文物处工作时,就注意到了苍梧郡,但那时主要精力用于申报‘国保’去了,直到2012年退二线后,才有了时间来研究古苍梧历史。”2月27日,刘专可向记者介绍,“去年5月17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中指出,要加强对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挖掘和阐发……我们研究古苍梧的历史,就是要挖掘郴州悠久的历史文化,为更好地建设郴州提供历史参照。”


“现在国家高层非常重视社会科学基础研究,我们通过对古苍梧历史的研究,可以推动对郴州远古更深入地研究,还原郴州历史,让广大郴州人民知晓郴州深邃而灿烂的文明历史,找到郴州社会发展的准确定位,防范一些浮躁、短期效益的发展理念和行为,更好地传承历史文化。通过对古苍梧历史的研究,还可以培养一支文史研究队伍,让郴州的文史研究后继有人,并可推动当地对文物的保护,加强对郴州出土文物的整理和研究。”刘专可告诉记者,郴州近几十年来共发掘春秋战国时期墓葬600多座,两汉墓葬600多座,但至今没有对一座墓葬进行过系统的研究,这正如高至喜老专家所说,“只管挖掘不研究的话,那比盗墓贼还可恶”,如今已经到了经济发达、物质繁荣、国家富强的时代,如果还不对郴州的远古历史进行研究的话,还待何时呢?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周金华、黄悠纯两位湘南学院的教授认为,苍梧郡在湘南已无争议,要确定其郡治就在郴县的话,还需要研究考证,这种研究将扩大郴州的知名度,提高郴州的历史地位,意义重大。


当然,研究历史、研究社会科学是一项长期而艰巨的工作,需要严谨刻苦的治学精神,还要耐得住“坐冷板凳”的冷清和寂寞。研究人员将从文献记载、考古发现、地理地貌等各方面对古苍梧郡的历史进行研究,一旦研究论证出古苍梧郡的郡治就在郴州的话,不但郴州的历史将改写,而且可以在此基础上,进一步展开对古苍梧国、农耕文明、渔猎文明等历史文化的研究,揭开“神农作耒耜”“舜帝南巡狩”等千古历史之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