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苍梧”到郴州

来源:人文郴州 作者:张式成 发布于:2017/2/16


苍莽的方林国后来成了苍梧国。舜帝巡狩苍梧,就住在古郴何公山下(苏仙区白露塘)的何公家里。何公居林木繁茂之南岭,不懂医药都不可能,但那时只有茅斋,故明代郴籍大学者何孟春诗吟:“何公山好世争传,著我茅斋得几掾。” 何公迁居苍梧九嶷山下,舜帝从临武巡狩过去,留下舜峰山、韶石等遗迹。 http://www.chenzhou.com.cn/


水患频发的大禹时代,需要大量药材,于是苍梧国的药材成了贡品。《尚书·禹贡》记 “荆及衡阳惟荆州……三邦底贡厥名,包匦菁茅” 。“包匦菁茅”是用竹匣子(匦)包装的菁茅。西晋《三都赋》记:“《尚书·禹贡》曰‘包匦菁茅’。菁茅生桂阳,可以缩酒,给宗庙。”苍梧国(汉桂阳郡)既产菻蒿又产菁茅,菁茅属于洁香本草,上贡王室须捶成网状,或沉淀清酒、或茅编台垫,用于宗庙祭祀。  郴州网


距今三千多年前的黄河、洛水之滨,热闹非常。西周迁都洛邑,周成王大会天下诸侯,各国进献方物朝贺。方物即地方诸侯国的特产物。《逸周书》记,新盖的宫殿上,大臣朗声宣读贡物单,有南方的“仓吾,翡翠,翡翠者,所以取羽”。这苍梧国进贡的“翡鸟、翠鸟”,用于取其美丽羽毛,装饰周王朝的王宫。


“赫赫楚国,而君临之,抚有蛮夷,奄征南海,以属诸夏。”《左传》 此记,说明春秋时楚国崛起,其大军越过南岭远征沿海,故苍梧国被楚国并入,且“楚子称霸,朝贡百越”,苍梧的“包匦菁茅”等也成了“楚贡”。《左传》中《齐桓公伐楚》一则,写春秋齐桓公称霸,于公元前656年假周王朝名征伐楚国,理由竟是“尔贡包茅不入,王祭不共,无以缩酒,寡人是征”。说楚国没向周昭王进贡“包匦菁茅”,影响了祭祀宗庙,故齐国代表周王室追查。南北朝时期梁国定襄侯萧祗的《咏香茅》诗——“终当入楚贡,岂羡咏陈诗”就可能注解这一事件。


由于苍梧国距离楚国中心区域遥远,也就经常被岭南百越侵犯、占领,楚国八百年,很多时候是鞭长莫及。战国中期,楚悼王变法,重整疆域,《战国策》记载:“楚,天下之强国也……南有洞庭、苍梧。”《史记》 记楚悼王拜军事家吴起为相(前385—前381),“于是南平百越……”;《后汉书》记“及吴起相悼王,南并蛮越,遂有洞庭、苍梧”。


这些珍贵典籍说明,战国早中期,楚军在南岭一带征服百越后,于洞庭湖——长沙方国设立洞庭郡,在苍梧国——南岭方林设立苍梧郡,并以郴县为郡治。因郴县据南岭要冲,除管控衡山以南的湘水流域和南岭区域,还遥领南岭南麓。2002年湘西里耶遗址发掘的战国秦简14—177号简牍上有“苍梧郴县”的政区名,便能证实这一点。“苍梧郴县”的政区设置,揭示出上古的方林国、苍梧国、楚苍梧郡、楚郴县,历史之悠久、文明之 灿烂。原住民、越人、楚人共同铸造着南岭郴地的特色文化。 


郴州网

战国末期风云变幻,秦灭六国,又攻岭南百越,统一沿海后,留5万秦军戍守五岭关口,续设苍梧郡和治所郴县。于是秦人渗入,楚秦文化、中原文化与岭南文化在此交融。但秦血腥残灭六国的做法,天下苦之,终致公元前209年陈胜、吴广大起义,接着楚怀王熊心率起义军推翻秦王朝,建立楚帝国。西楚霸王项羽不愿与楚国义帝共都彭城,于是徙义帝南楚长沙。义帝则毅然建都郴县,《湖南阳秋》记:“乙未,楚义帝元年…… 立京师于郴。”项羽恼怒,指使英布暗中到郴弑害义帝,引发天下大乱和楚汉战争。


天下归汉之后,刘邦“革秦之弊……更置郡国二十有三”,第一个即依义帝前制,设立桂阳郡,郡治郴县。三国时期,桂阳郡为魏、蜀、吴激烈争夺;至两晋、南北朝皆为江南重镇。公元前202年以来,桂阳郡雄峙南岭千年,其璀璨的人文历史在汉、三国、晋、南北朝文化中占据极重要一席。


隔着长江天险对峙的南北朝时期,梁朝大宝二年(551),桂阳郡第一次改为郴州。隋朝时期则一时为郴州,一时为桂阳郡。


诗海文山的大唐,也时称郴州、时称郴州桂阳郡,故史籍长期将“桂 阳”作郴州的别名同称共记。名人咏郴诗,往往联系桂郡山水,李白、杜甫就有“桂水横烟不可涉”“朔风吹桂水”句。郴州社会发展达到历史第二高峰,名州,专设桂阳监,矿业铸造有“汉唐银场”之誉,粮油生产有 “粟米市场”之称;文化精彩纷呈,“楚谣对清樽”,民“唱山鹧鸪”,苔纸、郴笔、黝砚被文房之士推崇备至。 http://www.chenzhou.com.cn/


五代后晋王朝高祖石敬瑭,为避曾祖父石郴的庙讳,改郴州为“敦州”11年;后汉政权建立后改回原名;南汉政权复称郴州桂阳郡。清明上河图中的繁荣北宋,郴州仍为名州,965年桂阳监别立;1152年桂阳监升为桂阳军(同下州)。此时期,文化再度辉煌,理学发祥,湘学开端……八宝之地铸造文化,郴桂领一时之先。


昙花一现的元代,郴州桂阳军都改为“路(同州)”。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郴州网

大明一统,郴州路、桂阳路先都改成府,后复为州。文教兴盛,科举兴旺,进士数按人口比例跻身湖广行省、全国前列,涌现出一批理学名家、国之重臣。


大清一统,郴州桂阳州政区不变。曾国藩等人的著作、书信仍写“郴桂”。


http://www.chenzhou.com.cn/

由汉王朝开始,高祖刘邦的弟弟、楚元王刘交的后裔,到唐代名相张九龄的亲族、河北名士孟琯、宰相宋璟之子、郴州刺史曹子升之子等,及宋代朝散大夫何浚明等各姓,相继迁入郴州,与原住陈、黄、王、雷、廖、 范、唐、周、朱、柳、李、邓等姓形成南岭大家族;瑶族、畲族等少数民族也落户这里。清初,人口迁移致使“湖广填四川,江西填湖广”。两百多年的融合,终于形成郴桂百姓。 郴州网


郴州从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迄今近一千五百年,都是连接中原与沿海的人烟舟车辐辏之名州,以湖湘南大门的姿态,于南岭要冲踞为重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