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寄意郴州

来源:人文郴州 作者:admin 发布于:2017/1/30

远古郴州,相对于繁华的中原来说,山高路远,偏僻蛮荒,没有几个文化人会自愿涉足郴州。 只有那些得罪了皇家的 “不识趣”的“酸腐文人” ,才被贬到这里,或被贬到比郴州更远的南方,途经郴州。当这些被贬的文人走出京城时,多有好友相送,临别执手,其情殷殷,其言哽咽。普通人多会说:多保重吧,郴州那可不是个好地方,虎狼出没,湿气又重,可得注意身体啊!大文人则不一样,他们用诗抒发别情,用诗叮嘱朋友,用诗描绘郴州……
 

唐代著名山水田园诗人王维的《送杨少府贬郴州》写道:“明到衡山与洞庭,若为秋月听猿声。愁看北渚三湘远,恶说南风五两轻……”一个“愁”字,一个“恶”字,彰显出郴州的前路可畏。
 

唐代诗仙李白与著名诗人王昌龄送族弟李舟回桂阳时,写有《同王昌 龄送族弟襄归桂阳》诗一首,诗中云:“觉来欲往心悠然,魂随越鸟飞南天。秦云连山海相接,桂水横烟不可涉。送君此去令人愁,风帆茫茫隔河洲。春潭琼草绿可折,西寄长安明月楼。”“桂水横烟不可涉”,写出了郴州山水之恶;“送君此去令人愁”,表达了诗人对族弟此去郴州的牵挂与担忧。
  http://www.chenzhou.com.cn/

唐代诗圣杜甫有一首《奉送二十三舅录事崔伟之摄郴州》,诗中亦述郴州之荒凉可怖:“……永嘉多北至,句漏且南征。必见公侯复,终闻盗贼平。郴州颇凉冷,橘井尚凄清。从役何蛮貊,居官志在行。”其中“郴州颇凉冷,橘井尚凄清”,同样表达了对郴州蛮荒之地的担忧。
 

唐时大历十才子之一的耿 写有《送友贬岭南》,诗云:“暮年从远谪,落日别交亲。湖上北飞雁,天涯南去人。梦成湘浦夜,泪尽桂阳春。岁月茫茫意,何时雨露新。”诗中的桂阳春寒料峭,无限悲情,不忍卒读。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宋朝名相王安石写有《送李屯田守桂阳》诗,诗中说:“……闻当上湓水,持诏守岭垝。方为万里别,执手先惨戚……”诗后有注,说岭垝乃 南岭险要之地,指桂阳监。
 

郴州有个苏仙岭,因岭上的三绝碑而闻名遐迩。三绝乃秦少游的词、苏东坡的跋、米芾的书法。秦少游的《踏莎行·郴州旅舍》苏东坡很喜欢, 尤其喜欢最后两句:“郴江幸自绕郴山,为谁流下潇湘去?”秦少游死后,苏东坡非常悲痛,将此词抄录于扇面,附“少游已矣!虽万人何赎?”的跋语。后来,著名书法家米芾把秦词、苏跋书写下来传到郴州。郴州人为了纪念秦少游,把秦词、苏跋、米书刻在碑上,这就是三绝碑。苏东坡一生未到过郴州,他的一句跋语,却铸就了郴州的一个著名景点。唐时柳宗元曾写了一篇郴州牧童区寄智杀人贩、英勇救人的传奇名篇《童区寄传》。 宋代大文学家苏东坡极为欣赏文中郴州牧童区寄的智勇,作诗赞曰:“此可名区寄,追配郴之荛。恨我非柳子,击节为尔谣。”
 

清朝风流大才子纪晓岚,少时曾在郴州的临武待过。后来纪晓岚官至兵部大学士,部属曹德赞请假回家替祖父做寿。曹是临武人,纪晓岚写下 《寄赠翰林曹德赞归祝祖寿》诗一首,诗中云:“梅开岭上花如雪,人忆天南酒一杯。”对儿时的美好回忆,洗去了诗人诸多的哀愁与伤怀。 未到郴州,想象郴州,名家们寄意郴州,总把郴州想象得无比凄凉, 这只能说是离情别意的婉转表达。有一个人是想来郴州,却未能如愿,竟然客死郴州大门口,他就是“诗圣”杜甫。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