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读清·萧瑞雲《下闗石亭記》

来源:郴州网 作者:成红兵:整理、句读 李靓才:校对、译注 发布于:2016/10/26


清同治八年己巳(1869年),村人在下关(今郴州市北湖区芙蓉乡安源村下关)建石桥,同治甲子科岁进士萧瑞云在石桥上建亭,且撰写碑文《下关石亭记》,以示纪念。时人国学萧昆云书写碑文,丹工师王文魁刻字于石(立碑)。碑刻长205cm、宽68cm、厚13cm,保存完整,碑横额直书阴刻正楷,凡五字,字迹清晰无剥蚀;碑文记载了建桥缘由,凡587字。 http://www.chenzhou.com.cn/

 

吾村四面皆山,萬朶芙蓉,摩天插漢南来。自村外視之,不信层峦叠嶂之中,尚有如許烟户。迨入境度橋,顿覺豁然開朗,别有洞天,更喜东東西二山,盤旋而来,至此建亭之處,頭為之掉,臂為之交,重重包互,水亦曲折,随之相與轉還,潆洄若不肯去。盖天生如是之羅城,自生如是之水口,融結凝和,以與地方锺靈而効顺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注释】①〔迨〕等到。②〔潆洄〕水流回旋的样子。③〔羅城〕锥形城。④〔効顺〕忠顺。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昌黎伯寓郴,作叉鱼亭,時謂扶輿磅礴,萃而為中州之清淑,扵物生靈壽杖,扵人為忠信材德,以故九仙二佛迭出,洵乎不誣?居其间者,渾忘此外復有塵世。琅(原字为“王郎”,疑为生造字)嬛地耶?武陵源耶?有繪工筆墨所不能到焉。瑞生長扵斯,徜徉六十三年,已(原字为“巳”,疑为错字)自愧株守故鄉,毫無建白,轉幸以樗櫟之材,不中世用,得遂其藩篱燕雀之願。巢父之巢,壺公之壺,爰得我所。天之以是林泉娛我老我者,不可謂不厚。而頋扵桑梓之关栏庇荫无所,曾雪泥鸿爪之不留,保毋令洞口梅花笑乎(此句疑有误)?


【注释】①〔扶輿〕盘旋升腾貌。②〔清淑〕清和秀美。③〔九仙二佛〕郴州被徐霞客称为“九仙二佛”之地。④〔洵〕实在。⑤〔琅嬛〕又作“嫏嬛”,汉族传说中天帝藏书的地方。后泛指珍藏书籍之所在。也借指仙境。⑥〔樗櫟〕典故名,典出《庄子集释》卷一上〈内篇·逍遥游〉和〈内篇·人间世〉。指两种树名,古人认为这两种树的质地都不好,不能成材。后因以“樗栎”喻才能低下。用亦为自谦之辞。⑦〔藩篱燕雀〕比喻平凡的人。⑧〔巢父之巢,壺公之壺〕传说中的高士,道家前辈。因筑巢而居,人称巢父。壶公,又名玄壶子,悬壶翁。是东汉时期的卖药人,传说他常悬一壶于市肆中出诊,市罢辄跳入壶中,一般人不能见到他。⑨〔桑梓〕故乡。古人生孩子,生女则在住宅周围栽桑树,生男则栽梓树,后来人们就用物代处所。⑩〔雪泥鸿爪〕雪,融化着雪水的泥土。大雁在雪泥上踏过留下的爪印。比喻往事遗留的痕迹。


同治己巳,村人移建石橋扵兹,瑞乃為建亭扵其上。柱镌以石,瓦覆諸簷,橋告竣而亭亦落成。不安墙壁,怕遮山也;欄廻亞字,便观水也。楹峙長空,仿佛天邊玉宇;镜悬波际,依稀月窟蟾宫。慿槛静对,江聲山色,塵襟頓(原字为“缶頁”,疑为生造字)涤(原字为“條”,疑为错字)矣!豈非蘇子之又一快哉!


【注释】①〔玉宇〕用玉建成的殿宇,传说中天帝或神仙的住所。②〔月窟蟾宫〕月窟即月亮的归宿处;蟾宫即广寒宫,是汉族神话中神仙居住的房屋。二者皆言月亮。


昔永叔居里,自称为六一居士,且名其亭曰醉翁,極冩琅(原字为“王郎”,疑为生造字)琊之美,未嘗不讀其文而慨然慕之。今余作是亭,未知扵滁之環山,何如?第问其年則有余,論其量則不足,似与醉翁之迹迥異。然醉翁之意本不在酒,余雖不識饮中之趣,其扵山水之樂好之深,而得諸心,则無不同也,但均是亭也,得其人則山川生色,非其人則草木共湮,為题桥柱,能無对青山而欣然色喜者,顾白发而凛然心惕也夫!


【注释】①〔第〕只。②〔論〕判定。③〔湮〕埋没,或不被人所知道。④〔惕〕戒惧,小心谨慎。


(同治捌年己巳,建亭主人五品卫選举孝廉即用训导岁贡郴阳萧瑞雲撰,國學萧昆雲书,丹工師王文魁勒石。) 郴州网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注释】①〔五品卫選〕同治年间萧瑞云考中进士宫授五品。②〔举孝廉〕 孝廉是汉武帝时设立的察举考试,以任用官员的一种科目,孝廉是“孝顺亲长、廉能正直”的意思。后来,“孝廉”这个称呼,也变成明朝、清朝对举人的雅称。③〔训导〕官名。于府、州、县学均置训导,辅助教授学正学谕教诲生员。④〔岁贡〕科举制度中由地方贡入国子监的生员之一种。明清两代,一般每年或两三年,从府、州、县学中选送资深的廪生(廪生是生员之一种,给予廪粟)升国子监肄业(有规定名额),因称岁贡。由于大都挨次升贡,故有“挨贡”的俗语。⑤〔勒石〕刻字于石,即立碑


【译文】我村四面都是山,山上芙蓉万朵与天相连。相传早在汉代就有人从村外打南面而来,见此美景,竟然不相信这里是人间,只见层峦叠嶂之中,还有那么些人家居住。等到进入村子、渡过小桥,突然觉得宽敞明亮,风景奇特,引人入胜。更让人欣喜的是东西两座山峰,迎面旋转扑来。两山延伸到这建亭的地方,山势好像人头掉转,双臂相交,层层包裹,水流也蜿蜒曲折,依着山势一同回旋,好像不肯离去。推想这山村像天然形成的罗城,与自然生成的水口隘道,交融结合,来与周围的秀美山川相忠顺。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昌黎先生(韩愈)流寓郴州时,建造叉鱼亭,当时人们说亭子盘旋升腾,气势磅礴,周围草木茂盛汇作州中的清和秀美之气,这清和之气对于万物生灵是寿杖,对于人类是忠诚、信义、才学和德行,因此这里仙佛一次又一次地出现,确实不是捏造事实!居住在这里的人,全然忘记了此处再有尘世。这里是仙境吗?是风景名胜武陵源吗?这里的美景是画家笔墨所不能描绘到的。我生长在这里,彷徨了六十三年,自愧苦苦等待在故乡,毫无建树,后来有幸凭一点浅薄才能,虽不为世用,却也得以了却自己不太高远的心愿。巢父那样的栖身之所,壶公那样的容身之地,才是我安居的好去处啊!上天凭这隐居之地使我快乐、使我安享晚年,这种待遇不可说不厚重。然顾念到家乡没有关栏庇荫,又不曾留下一点往事的痕迹,不会被洞口的桃花所笑吗?


同治己巳年(公元1869年),村人在这里建造了一座石桥,我于是在桥上建造一座亭子。亭柱用石头雕刻而成,亭檐用瓦覆盖,当石桥宣告竣工之时而亭子也落成了。亭子四周没有砌墙壁,以免遮挡山的视线;栏杆曲折迂回呈“亚”字型,以便观赏流水。楹柱耸立指向长空,好像天边的殿宇;水面波光粼粼如明镜,仿佛天边的月亮。靠着栏杆静对山水,耳听潺潺江水,眼观旖旎山色,染满尘埃的衣襟顿觉洗尽了。这难道不是苏子(苏轼)的又一快乐事吗?


http://www.chenzhou.com.cn/

从前,永叔(欧阳修)居住在家,自称是六一居士,而且给那亭子命名为醉翁亭,写尽了琅琊山的美丽风光。不曾不读他的文章而感慨万千、仰慕无比。现在如今我建造这座亭子,不知对于四面环山的滁州,又怎么样呢?只问他年龄有余,但判定他的度量则是不足了,好像与醉翁的心迹相差很远。然而,醉翁的意图本不在喝酒上,我虽然不懂得饮酒中的乐趣,他对于山水的乐趣喜好之深,我领会在心里,那没有什么不同,都只是亭子啊!有了人的欣赏,山川会增添光彩,没有人的欣赏,花草树木就会一同埋没(不被人所知道)。给桥柱题字,能不面对青山而喜悦流露在脸上,看到白发而肃然起敬。 郴州网


【同治八年,时在己巳之年,建亭主人五品卫选举孝廉即用训导岁贡郴阳籍的萧瑞云撰稿,国学萧昆云书写,丹工师王文魁刻字于石(立碑)。】

  http://www.chenzhou.com.cn/


郴州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