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伦,湖湘文化英杰再确认

来源:《湖南年鉴·文献与人物》2017年第5期 作者:张式成 发布于:2018/5/16

“湖湘文化十杰”评选,是一次讴颂湖湘先贤、弘扬民族精神的人文盛宴。然,发明文化载体推动世界文明进程的蔡伦竟落选;原因不外是“改进造纸术”一说,及《后汉书·蔡伦传》中“伦初受窦后讽旨,诬陷安帝祖母宋贵人。[1]723”一句,干扰了人们抉择。作为蔡伦家乡,湖湘学界应对这两个问题甄别真伪,予以厘清。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改进造纸术”之说源由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目前人民教育出版社的中学教科书《中国历史》中,蔡伦······改进造纸术”的提法从何而来?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1、1933年,考古学家黄文弼在新疆罗布泊汉代烽燧遗址发现一片麻“纸”,当成西汉纸。由是,化学史家袁翰青认为造纸术由个人发明不大符合实情,尤其是蔡伦作为太监,知识面有局限性。他在1954年《科学画报》发表《造纸在我国的起源和发展》一文,提出《后汉书》为蔡伦立传属“文人玩弄笔墨,夸大其词”、“蔡伦是造纸术的改良者而不是发明者”等观点[2]。

2、随着“西汉灞桥纸”的发掘,195815日《中国青年报》报道“蔡伦对造纸事业曾经起了巨大的发展作用,他曾经改进了造纸的原料,推动了造纸的事业,但他并不是第一个发明纸的人。” 

31978年,科普作家刘仁庆出版《中国古代造纸史话》,声称“搞清蔡伦的阶级地位,对于进一步分析他在造纸发展史上的作用是必要的”,“一个深居宫廷长达四十六年之久的贵族官僚,是决不能和被他卑视的工匠们同劳动的;······是很难有发明创造的。[3]”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41979年,中国科学院纸史专家潘吉星出版《中国造纸技术史稿》(下称《史稿》),断定“在封建社会中,像蔡伦这样的官僚是不会从事生产劳动的[4]31”。 http://www.chenzhou.com.cn/

5、上世纪8090年代西北发掘了几次“纸”,出自据说的“西汉墓”,如1986年甘肃放马滩的汉初“地图纸”,90年代初敦煌的297“西汉纸”,且7张有字,媒体报道,文物展览。在这过程中,潘吉星成为否定蔡伦的代表,在轻工业部、中国造纸学会、造纸科研所的质疑批评声中,坚持己见。特别是2008年北京奥运成功举办,中国纸文化表演获得国际社会高度评价后,潘吉星2009年推出大部头《中国造纸史》(下称《纸史》),除由全盘否定到不得不称蔡伦“革新家”的一小步,仍坚称“他没有什么作为可称道的。[5]106”

人教版《中国历史》编辑者,就在上述“考古发现”和长期舆论的左右下,搭在这班车上下不来。 http://www.chenzhou.com.cn/


郴州网

一、历史虚无主义站不住脚


http://www.chenzhou.com.cn/

1、以阶级身份作评判标准愚不可及

3点,反映极左”理论长期统领下,少数人不从科技本体辩论纸的发明,而惯性思维使然,根据某种政治需要,将历史虚无主义理念介入学术研究,一刀切下结论。古代并没有按阶级划分、官民身份,来肯定与否定发明者地位。如东汉除蔡伦发明造纸术,还有张衡发明地动仪、杜诗发明水排、张仲景创立伤寒医术、华佗创制麻沸散等,前4位均朝廷官员,后三者官职比中常侍蔡伦高,华佗则是名医;宋代活字印刷术发明家毕昇就是一介布衣;都获得了承认和尊重。故上述专家此前的评判、界定,“左”得可笑。《史稿》说“尚方作纸或所谓‘蔡侯纸’,实出于尚方作坊内的工匠之手,而绝非龙亭侯蔡伦手制。[4]31”这非常矛盾,蔡伦发明造纸术时并没封侯,“实出于尚方作坊内的工匠之手”不见实例,作者却以“灞桥纸”为拳头,要“给蔡伦发明造纸的说法以致命的打击,[4]31” 暴露其非学术探讨,而是以偏见压制维护民族先贤的意见。

2、以“政绩”为标杆评判无视历史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改革开放以来,《史稿》观点受到学界反驳,但批评声波过后,作者仍在《纸史》中轻谩蔡伦“从政绩上看,他没有什么作为可称道的。[5]106”拿今日某种“政绩” 观强加于历史人物,无视《后汉书·蔡伦传》的高度评价。

《后汉书·宦者列传》对9篇中几十个宦官多取否定态度,正面肯定的只郑众、蔡伦、吕强。评价最高者蔡伦,政绩多达7条:转中常侍,豫参帷幄”“数犯严颜,匡弼得失”“后加位尚方令”“监作秘剑及诸器械,莫不精工坚密,为后世法”“伦乃造意,用树肤、麻头及敝布、鱼网以为纸。”“帝善其能,自是莫不从用焉,故天下咸称‘蔡侯纸’”“ 令伦监典其事(东观)”[1]723。能对帝王匡弼得失的,造纸发明的,监作诸器械为后世法的,“帝善其能”并下令朝廷、全国采用的,惟蔡伦一个。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3、汉代“造纸基地”“造纸中心”之说逻辑紊乱

《纸史》断定西汉初“在首都长安所在的今陕西关中地区,成为最早的造纸基地,所造的纸因用途不同而有高下之分。较好的麻纸可部分代替帛、简,如文、景时用以绘制地图的放马滩纸类型者。较次的纸用作包装材料,如武帝时用于衬垫铜镜的灞桥纸类型者。 [5]94”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真是产业化大跃进,一派繁荣纸象。可作者拿不出“造纸基地”实证,在另一例子自我否定:“《史记·滑稽列传》载西汉武帝时(前140-前87),齐人东方朔(约前161-前87)‘初入长安,至公车上书,凡用三千奏牍。公车令两人共持举其书,仅然能任之。······读之二月乃尽。’东方朔这篇策文如写在纸上,可轻便携入衣袋内,不用几天即可阅毕。但写在简上,则用3000片,需二人抬动其书,读二月乃毕。[5]40”既然早已建造纸基地,又有替代简牍的绘图麻纸,武帝为何不让东方朔,写于纸上尽快阅完,而非要3000片简死读两个月、贻误国家万机?

《纸史》又写西汉中期“造纸业也因而发展。······纸的生产规模比前期逐步扩大,制造出的纸质量有改进,人们使用比过去较多,这从西北地区屯戍士卒用纸情况,可看到整个社会用纸的一个缩影。[5]95”既然产业化,全社会连派驻边疆屯垦的士兵都在使用,朝廷档案却毫无反应。《纸史》“西汉后期(前48-公元23)实际是元、成、莽执政时期。在这个时期,西汉二百年的造纸生产获得总结性发展。[5 ]95”然在此节点上,不见朝廷、学者一字总结。

让我们用原典文献和常识对照,《汉书·地理志》记载西汉初至武帝时全国政区地理、物产、百科情况,凡特产、出品、贡物、器具、交通等均设职官专管,重要者记于各郡治之前。盐官、铁官、工官、服官、发弩官、云梦官、楼船官、均输官、陂官、湖官、铜官、金官(唯一,桂阳郡,记在郡治郴县前)、木官、橘官、菀官、家马官、牧师官、圃羞官、洭浦官、羞官等20种职官[6];就是没有《纸史》断定汉初已有纸和造纸术的“纸官”,若首都长安已建“最早的造纸基地”,为何汉武帝或京兆尹不设“纸官”?

《纸史》断定“东汉初期中州各地又成为另一些造纸中心,以供首都之需要。[5]99 ”又说“我们读《后汉书》,不应只抓住《蔡伦传》,还要看其余有关卷次。[5 ]98 ”那么就看卷二十九郡国志,内容与《汉书·地理志》相当,不重复原特产、贡物等,增加各地资源、产业,括新设职官但省略官名,保持“有”字,加“采”“出”字,如“邮”、“邮置”、“采桑”、“黄金采”、“有铁”、“出丹”、“旄牛”、“出美玉”、“出雄黄、雌黄”、“出铜”、“出银、铅”、“出铜、锡”、“出金”、“出美瓜”等 [1] 174~190;就是没有中州各地的“出纸”及“造纸中心”。

中国人肯定在蔡伦之前就已摸索制造书写纸,类纸物已存在。又有谁不愿发明时间更早些?受众真正需要的,不是《纸史》强言8“西汉纸”的数字,而是想知道其凭什么定性?既然汉初有“造纸基地”,荒漠“西汉墓”都有麻纸、地图纸、包装纸,为什么河北西汉中山靖王墓、长沙马王堆西汉墓、西汉南越王墓不见纸影?马王堆西汉墓的地图仍是帛?为何别的古墓发掘藏物遇空气即氧化而“西汉纸”完好?为何放马滩“西汉墓”人骨腐朽而“地图纸”历2千年依旧?为什么“西汉纸”都分布西北,甚至远在中蒙边境居延、新疆罗布泊等人迹罕至地[5]64~66?这里边有无大自然异动、人为干扰、盗墓者带入包物或麻、絮物品的化学物理变化? http://www.chenzhou.com.cn/

4、蔡伦之后东晋才以纸代简设纸官 郴州网

1996年长沙走马楼发掘三国吴简,2003年底、2004年初蔡伦家乡郴州发掘大批西晋简牍,就是历史的真实反映:说明西晋仍纸、简并用。 http://www.chenzhou.com.cn/

《康熙字典》释义“紙”,有:“又姓。《魏书·官氏志》:渴侯氏,后改为紙氏。[7]”说明纸官的设置,在三国纷争后的稳定时期晋代,北魏时鲜卑族通过官制改汉姓,渴侯氏因做上纸官而改姓“紙”,以显示本姓出身造纸名门。至南朝,才见“纸官”记载,地方志“《丹阳记》:江宁县东十五里有纸官署,齐高帝于此造纸之所也” [8]

直到东晋,权臣桓玄才以朝廷名义宣布以纸取代简牍,西汉造纸业子虚乌有。


二、蔡伦蒙冤真相还原


郴州网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1、名家信口开河误导受众

2008年春某作家发表《湘江溯源系列随笔之五》,竟说“一部《后汉书》关于蔡伦的记载,大都是蔡伦参与的多起宫闱密谋[9]”等。北京奥运会时,他又推出《漂泊与岸II》,斥责“那个十五岁的农家少年,进宫后干下的第一桩大事,就是帮着窦皇后害死了汉章帝妃宋贵人。”再次强调“一部《后汉书》,关于蔡伦的记载大都是他参与的多起宫闱密谋。[10]” 2009年《纸史》也说“因窦后指使蔡伦诬陷太子生母宋贵人致死,又使太子刘庆被废。因而安帝亲政时,要为已故皇祖母及皇父申冤,遂立案审理迫害皇祖母事,敕廷尉传讯蔡伦。他自知罪不可赦,遂于121年饮药自尽。 [5]106”

两人似握有真凭实据?其实不过跟在台湾作家柏杨屁股后面瞎编。柏杨1979年出书《皇后之死》戏说历史,写章帝让“担任宫廷侍卫的宦官蔡伦先生,当主审法官。他是窦家班的狗腿,”“下令拷打”贵人姐妹,“要求把宋家姐妹绞死。[11]”遍查《后汉书》《东观汉记》等史料,均无柏杨所说证据。蔡伦当时只19岁,小黄门既非侍卫官更无可能当法官。

建初元年到章和元年,章帝年年诏令禁止“俗吏伤人”“迫胁无辜,致令自杀”,已判死罪的都“诏天下死囚减死一等,勿笞,[1]27”故建初7年,他派良吏蔡伦暗中“考实之”。蔡伦在章帝三令五申之下,还敢“诬陷太子生母宋贵人致死”?甚至动用网上胡说八道的“蔡伦刑”?不说后来宋大贵人的儿子清河王必索他小命,任何官员参劾他也死定了。“考实之”,是说蔡伦实事求是把调查情况上奏章帝。但“章帝不知窦后不善”“是时章帝用窦皇后馋,害宋、梁二贵人,[1]165”窦后讽旨的是掖庭令、车夫、婢女,并无蔡伦。否则贵人一死,章帝必杀小黄门陪葬!

柏杨为达语不惊人死不休的效果,考据不严也发声“呜呼,中国人宁可永不用纸,也不要有这种丧尽天良被阉割过的酷吏。”他急着用蔡伦发明的纸出版书,连贵人姐妹也弄错:“宋氏姐妹中的妹妹,也就是宋敬隐女士——史书上称她‘宋小贵人’,生下儿子刘庆。[11]”而史书上白纸黑字“建初三年大贵人生庆[1]544”,宋大贵人即追谥的“敬隐皇后”,小贵人乃“敬隐后女弟” [1]545。

某作家同《纸史》作者不考而诛先贤;置秦末赵高“指鹿为马”干政的常识和郑众“中官用权,自众始焉”的记载于不顾,硬说宦官与政始于蔡伦。

2、蔡伦蒙冤缘由

上述名家似握有“杀手锏”,即《蔡伦传》记“伦初受窦后讽旨,诬陷安帝祖母宋贵人。[1]723”其实不然,此乃安帝令东观官员所记。安帝由邓太后及兄邓骘扶上皇位时13岁,因“少号聪敏,及长多不德,[1]253”故邓太后临朝时间长,“帝乳母王圣常共谮太后兄执金吾悝等,言欲废帝,立平原王翼,帝每忿惧。及太后崩,遂诛邓氏而废平原王[1]723”。安帝一俟邓太后崩,疯狂诛杀邓家与大臣,“令有司奏悝等大逆无道[1]253”逼死功臣舅舅,封乳母“野王君”,使其阿党乱朝,引起上下“怨声满道”。

安帝死要面子,想让有声誉的老臣蔡伦为其行为辩解,正直的蔡伦不干,安帝便陷害,指责他诬陷过祖母,命他投案廷尉。九卿之一的太仆、东观主持蔡伦愤然以死抗议,东观如何记载这忽然事变?安帝既然“令有司奏悝等大逆无道,”再令有司奏蔡伦“诬陷”之罪,不过是多喷一滴口水,于是蔡伦被安上当初受窦皇后暗示诬陷安帝祖母之罪。安帝崩后,百官激烈反对为“不德”的他盖宗庙,“安帝以谗害大臣,废太子,及崩,无上宗之奏。[1]131”。 郴州网

《纸史》与安帝同流,强加蔡伦一语“他自知罪不可赦”。范晔写《宦者列传》谁有无罪?何种罪?均如实记载,《侯览传》就有“诸罪”。蔡伦何罪之有?但因被安帝“国除”,相关档案也已除迹;范晔只能尽史家之责,实录残存史料,“初诬陷······”属存疑句,既无“罪”字,又无章帝、安帝那种“害”字。 http://www.chenzhou.com.cn/


三、蔡伦是当之无愧的造纸发明家


(一)南岭人蔡伦与命运抗争

蔡伦“桂阳人也” [1]723,即“东汉桂阳郡(郡治今湖南郴州市)人” [12] 610,此系他主管东观自填里籍,按郡县同治一城、籍贯记大不写小的惯例,他既属桂阳郡又是郡治郴县人。古民谣吟:“船到郴州止,马到郴州死,人到郴州打摆子。” “船到郴州止”的典型事例,是秦末领导推翻暴政的楚义帝由西楚迁徙南楚,船抵郴县再无航道就此止停;“马到郴州死”的对应事物,是秦汉用兵南方沿海,中原大马难以翻越陡峭南岭,多水土不服累病死湘粤古道;“人到郴州打摆子”,则与蔡伦造纸有所联系,当时南岭林莽瘴气蛮烟、细菌毒蚊,人一旦吸入或被叮咬即发疟疾死,俗话“打摆子”。

蔡伦身为南岭人,可能从小跟着长辈为防“打摆子”,在做麻、絮类“帐、紙衣”(浏阳、长沙、郴县的夏布即这类丝麻织品的后续产物)时打下手,这为他后来发明造纸术打下部分基础。他可说与纸纠结了一辈子。

1、从不幸中挺起脊梁

根据西汉唯一设“金官”、两汉又有铁官的记载,及“世界有色金属博物馆”的特点,桂阳郡、郴县(括今桂阳等县)才是国中坑冶、铸造基地。蔡伦的长辈可能为金官、铁官或任职官署,使他能接受教育、见识或体验过铸造(1958年笔者小学一年级也参加锤矿石“大炼钢铁”),故“伦有才学”;也就有机会由郡长吏在永平末(74-75)带至京城当差“给事宫掖”。

永平末(74-75)系明帝最后的年号,《后汉书》记“‘明帝察察,······’人厌明帝苛切,······[1]28”,意思是明帝眼里见不得沙子,为政不宽容,对官员严苛等。官员一旦坐事,惩罚极酷,株连九族,如《明帝纪》中“楚王英谋反,废,······所连及死徙者数十人。······淮阳王谋反,发觉。癸丑,司徒邢穆、驸马都尉韩光坐事下狱死,所连及诛死者甚众。[1] 19~20”不过,可以重刑抵死或救亲,如砍“右趾”、“诣军营” 战匈奴、“女子嫁为人妻”等。

蔡伦在宫廷旁舍做服侍人的差事不久,就可能遭遇长辈坐事“下狱死”,他孤陷宫禁,万不得已奋身救亲,若不然绝不会忍受阉刑大辱去当奴仆般的小太监。而10几岁的蔡伦孓身伶仃(《宦者列传》只他一个南方人),凭着南岭人“尽心敦慎”的诚信品质、坚忍吃苦精神,厚道朴实为人,小心谨慎做事,加上“有才学”。被和帝起用,由小黄门转中常侍,渐离厄运。

2、协助和帝抗击窦党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蔡伦恰非 “帮着窦皇后害死了汉章帝妃宋贵人”的“窦家班的狗腿”,而是“忠公忘私”抗拒窦党的贤士。“窦皇后兄宪以皇后甚幸于上,故人人莫不畏宪[1]146”,甚至公主。和帝幼弱登基,“窦太后摄政,宪秉机密,忠直之臣与宪忤者,宪多害之,”品级低的蔡伦忠直,在“人人莫不畏宪”时维护和帝。和帝有感于其血性德才,“与中常侍郑众谋夺窦氏权,德之,因任用之,及幸常侍蔡伦,[1]161”受到信任的蔡伦置生死于度外,帮助和帝战胜窦家一党。

和帝、殇帝崩,邓太后扶立安帝,蔡伦也衷心支持。“孝安永初元年······司空周章意不平,与王尊、叔元茂等谋,欲闭宫门,捕将军兄弟,诛常侍郑众、蔡伦,刦刺尚书,废皇太后,封皇帝为远国王。 [1]139”安帝重用太常周章为司空,周章竟发难,要废他与太后,而蔡伦为了安帝差点送命。

(二)发明造纸术揭秘

1、兼职尚方令之计 http://www.chenzhou.com.cn/

蔡伦非常厌倦宫廷内斗,正因为想避开“伴君如伴虎”的凶险政治,实现人生抱负,才“每至休沐,辄闭门绝宾,暴体田野。[1]723”一到每5日才休息一天时,总是离开家不与他人来往,脱去官服埋头民间作坊。这反映出桂阳郡人蔡伦“南蛮”的一面,纳于言敏于行,扎硬寨攻硬关,死不罢休!再就是宫中不可能堆积原材料、挖气味难闻的纸池,故他兼职低中常侍一级的尚方令,方便出宫劳作,这应是蔡伦为造纸的大目标自己要求的。尚方令负责造御用刀剑及玩好器物,蔡伦不但造出足以“为后世法”的秘剑及诸器械,还创出比考工令主制的兵器还强的“蔡太仆之弩,至今擅名天下,[13]”展示出非凡的发明能量和创造精神。

2、造纸术与“发明”定义

纸的发明,《蔡伦传》记述精要“伦乃造意”, 即《齐民要术》强调的 “蔡伦立意造纸”。立志并最终发明造纸术,造岀树皮纸、麻头纸、布纸、网纸4种。就算西汉造出了麻纸,记上“西汉麻纸发明家某某”何难?蔡伦仍是东汉全套规范造纸术的发明家,因发明没有绝对化,即“创制新的事物,首创新的制作方法。[12]490”而且南朝史学家、《后汉书》作者范晔依据两汉、三国、两晋数百年朝廷史料,如实记述了缣帛为古名称,“蔡侯纸”为新纸名称。

《纸史》却用现代“纸” 的定义去限定古代”即“缣帛者谓之为紙”,刁难范晔不该分出“古纸(蔡伦之前)”与“今纸(蔡伦发明)”两个概念,训斥古代史学家“对纸的概念缺乏正确理解。他们天天用纸,却不知蔡伦前纸与他们所用者实无本质不同。[5]10”武断如斯,与“文革”贬责知识分子“高贵者最愚蠢,卑贱者最聪明”,如出一辙,试问今天的枪与古代的枪一样吗?

蔡伦“元兴元年奏上之,帝善其能,自是莫不从用焉,故天下咸称‘蔡侯纸’。” 公元105年和帝赞许蔡伦的发明才能,诏令朝廷、全国,都要使用其创制的规范书写纸。这样,蔡伦取得了造纸术的发明权,普天下人们用上新型书写纸感念至深,赞誉一个形象名称“蔡侯纸”。 郴州网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3、忍辱负重致力纸文化 http://www.chenzhou.com.cn/

和帝褒扬了蔡伦善于发明创造的能力,未及赐封他就在年底12月病逝,否则《蔡伦传》将有更公正准确的评价,那句“伦初受窦后讽旨,诬陷安帝祖母宋贵人”也就不可能出现。因为和帝与宋贵人儿子、安帝父亲清河王刘庆“特亲爱”,“入则共室,出则同與······常共议私事。[1]544”窦氏被除时,宋贵人全家平反,若蔡伦真诬陷了贵人,贵人儿子岂会放过他?

东汉帝王中品德最次的即安帝,这白眼狼心理变态,9年一直不封拥他登基的蔡伦,因蔡伦是看着、服侍他长大的,见他“及长多不德”,难免要为社稷朝政“数犯严颜,匡弼得失”。他不封,蔡伦就忍辱负重,埋头完善造纸术。邓太后鉴于蔡伦的赫赫功绩,元初元年(114)主持公道封其“龙亭侯”,由头却非造纸,而是“伦久宿卫”,即长期服务宫廷、捍卫皇室利益的老臣,不封说不过去。“功大者食县,小者食乡、亭,[1]204”,蔡伦大功小食,属最低等级的亭侯,仅“邑三百户”。 郴州网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虽吃的是草吐得是血,蔡伦继续在安帝压制下造纸,并造出“龙亭九年之剑”,邓太后再主持公道封其长乐太仆。见别人奈不何东观校书,“不德”的安帝令蔡伦去主持,他苦干5个年头,校书同时攻关纸书装订成册等技术;直到公元121年被安帝疯狂残害那一刻。

四、文化圣哲,虽死永生

蔡伦字敬仲,“敬仲”本春秋管子别号,管子提出“礼义廉耻”,蔡伦取管子别号为自己字号,效法先贤不言而喻。在安帝逼害时,他“耻受辱”即耻于向昏君交涉,不接受强加罪名之辱;“沐浴整衣冠,饮药而死”,洗净发肤、端正衣冠,不饮鸠、上吊,而喝下有化学作用的药物,以清白之身仰天而去,表现出苦难中威武不屈的高贵气节!

宦官封侯后,可将兄弟之儿过继为养子,例与蔡伦同朝的郑众,有养子“闳”、孙、曾孙 [1]723。《蔡伦传》无,是因遭安帝加害、“郡县逼迫”, 养子、家族受株连,家乡亲人仓惶逃离郡治郴县,故桂阳、耒阳包括清末“攸县亦有遗迹”(攸县汉属桂阳郡)[14]。那些缺乏史识史德、妖魔化民族先贤、制造负面文化的“名家”,可以休矣。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发表时受限于页面,编辑部删掉二、1、“名家信口开河误导受众”一段)


参考资料:

[1] 范 晔《后汉书》 (M),郑州:中州古籍出版社,1996

[2] 袁翰青《造纸在我国的起源和发展》(j),北京:科学画报,1954,第12期

[3] 刘仁庆《中国古代造纸史话),北京:轻工业出版社,1978

[4] 潘吉星《中国造纸技术史稿》(),北京:文物出版社,1979

[5] 潘吉星《中国造纸史》 (M),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09 郴州网

[6] 班  固《汉 书》 (M),郑州:中州古籍出版社,1996:553~576 郴州网

[7]  张玉书等《康熙字典》 (M),上海:上海书店出版社,1985:1020

[8]  苏易简《文房四谱》 (M),北京:中华书局,2014:203 郴州网

[9]  陈启文《那河流里远逝的背影》(j),长沙:《长沙晚报》,2008,3,16

[10] 陈启文《漂泊与岸II》 (j),长沙:芙蓉2008,第5期:86、87 郴州网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11]   杨《皇后之死》),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2012:253~256

[12] 编委会《辞 海》  (),上海:上海辞书出版社,1980

[13] 崔  寔《政 论》()《群书治要译注》第26册,北京:中国书店,2012:23 http://www.chenzhou.com.cn/

[14] 傅角今《湖南地理志》 (M),长沙:湖南教育出版社,2008:339


作者简介:张式成,男,湖南郴州人,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特约研究员,湖南方志专家库成员、郴州市政协聘文史研究员,市人大立法专家库成员、市历史文化名城保护办专家召集人。



 附图1:桂阳县蔡伦井旁的舂纸石臼,因时间久远,原有“蔡伦置可验”5字已剥蚀。   

 

附图2:郴州市桂阳县城中“蔡伦井” http://www.chenzhou.com.cn/

 

附图3:衡阳耒阳市(原属战国郴县、苍梧郡,汉-南朝桂阳郡,解放后郴州地区)蔡侯祠

  http://www.chenzhou.com.cn/

 

附图4、蔡伦铜像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附图5:耒阳市“蔡伦之墓”(1959年湖南、郴州专区请郭沫若题写) 郴州网

  郴州网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http://www.chenzhou.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