始置桂阳郡略考

来源:郴州网 作者:邓晓泉 发布于:2016/8/30

郴州古称桂阳郡,是五岭第一郡。始置桂阳郡是郴州古代建制史中最为重要的标志性事件,也是一个史学界争讼不休的历史公案,是一个值得研究及探讨的问题。


一,始置桂阳郡有多说


五岭地区现有郴州、永州、桂林、韶关、赣州五市。在古代撤郡建州前曾设置桂阳郡(今郴州);零陵郡(今永州);始兴郡(今韶关);始安郡(今桂林);江华郡(今道县);连山郡(今连州);南康郡(今赣州)等。其中桂阳郡是五岭地区最早建郡的政区,号称五岭第一郡。由于桂阳郡建置时间早,古代文献佚遗较多且语焉不详,自清代以来,学术界对始置桂阳郡的时间一直聚讼不决,曾出现了多说。


第一说始见《汉书·地理志》“桂阳郡,高帝置”。东汉班固写《汉书》,首创《地理志》,这是桂阳郡建置第一次完备的记载,也是桂阳郡建置最早的记录。此说影响甚大,最为久远,为历代正史所采信,似乎已成定论。


第二说出自北魏郦道元《水经注·耒水篇》“郴,旧县也,桂阳郡治也,汉高帝二年,分长沙置”。此说似乎是对《汉书》的补充,但“高帝二年置”之说没有其它佐证来支撑,应者寥寥,未被广泛认可。然而,它毕竟为高帝置桂阳郡提供了旁证,故郴州方志一般称桂阳郡始置于高帝五年(前202年)。 郴州网


第三说源自清朝“文帝后七年为郡”。随着考据学的兴起,清朝学者对古代学术文化进行了大规模的考证总结,其间部分学者发现存世文献中难觅高帝置桂阳郡的确切佐证,质疑声雀起。清初顾祖禹《方舆纪要》提出“桂阳郡,秦长沙郡地,汉初属长沙国,文帝后七年为郡”的新说,史学家王闿运总撰《同治桂阳直隶州志·匡谬篇》附和顾祖禹的主张,认为桂阳郡“为文帝置” ,即“文帝后七年”因吴氏长沙国国除,分长沙置桂阳郡。第三说是对前两说的的否定。        


清朝学者全望祖融合三说而自成一论,撰《汉书地理志稽疑》云:“桂阳郡,故属秦长沙郡,义帝都,高帝二年分长沙置(原注:见水经注)。五年属长沙国,景帝后以边郡收(原注:南粤、闽粤未平,故桂阳、庐江、豫章、会稽皆为边,史记所谓南边也)”。此说并虽未圆满解决三说之间的歧义,但引人注目地提出了边郡的概念,为解决桂阳郡始置提供了新的思路,可视为第四说。                                                                                                                                                                                                                                                      

二,高帝二年置桂阳郡略考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纵观始置桂阳郡四说,最早的记载为《汉书·地理志》的“高帝置”,而桂阳郡始置时间最早则为《水经注》的“高帝二年”的记载。两则记载均简疏,一则记人物,一则记时间,都有缺环。


其实,“高帝置”与“高帝二年置”差别甚大。“高帝置”表示高帝刘邦于高帝五年至十二年(前202~前195年)期间建置桂阳郡,而“高帝二年置” 则表示建置具体时间,但并不能反映建置桂阳郡是高帝。因为,刘邦于高帝五年(前202年)二月称帝,之前称汉王。高帝二年实为汉王二年(前205年),此时刘邦尚未称帝,忙于楚汉之争,也未实领江南诸郡,由刘邦建置桂阳郡难以信从。《水经注》成书晚于《汉书》,看似是对《汉书》的补充完善,其实是不置可否。郦道元似乎并不认可《汉书·地理志》的“高帝置”之说,难道另有原因。


笔者发现《水经注·沅水篇》明确记载:秦昭襄王“三十年,秦又取楚巫黔及江南地,以为黔中郡。汉高祖二年,割黔中故治为武陵郡。”而《汉书·地理志》亦记“武陵郡,高帝置” 。由此可知,《水经注》记载桂阳、武陵两郡建置时间及背景一致,只不过桂阳郡是分长沙地首次建置,而武陵郡是割长沙黔中故地复置。笔者认为这绝非偶然,二者必有联系。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汉书·地理志》之后的《后汉书·郡国志》仍记桂阳郡为“高帝置” ,但记载武陵郡则云:“秦昭王置,名黔中郡,高帝五年更名。”又《后汉书·南蛮西南夷列传》亦记“秦昭王使白起伐楚,略取蛮夷,始置黔中郡。汉兴,改为武陵”。当代历史地理学者周振鹤在《西汉政区地理》中认为《水经注》之“高祖二年”应为“高祖五年”之误。此论虽然能使武陵郡沿革顺序有章,但无法解释《水经注》关于桂阳郡“汉高帝二年,分长沙置”的记载。难道说,桂阳郡始置于“高帝二年”也应为“高帝五年” ,《水经注》本身或是后人传抄《水经注》时出现两处同样的笔误,难于叫人信服。据此看来,《水经注》关于高祖二年始置桂阳郡和复置武陵郡的记载不能轻易否认。


那么,又如何解释《水经注》的记载呢?笔者管见,探寻义帝都郴的历史背景,似乎可以揭示其中的奥秘。秦末,黔中郡并入长沙郡,义帝(汉王)元年(前206年)元月,项羽佯尊怀王熊心为义帝,封领长沙郡(为秦长沙、黔中两郡地),都于长沙郡郴县。义帝元年(汉王二年)冬十月(汉王二年正月) ,英布追杀义帝于郴。在汉王二年义帝被弑前后,存在始置桂阳郡和复置武陵郡的两种可能。其一,义帝抵达郴县后,认为其王畿之地虽“地方千里” ,却仅长沙一郡,故分长沙郡秦黔中郡旧地复置黔中郡(或改名武陵郡),并始置桂阳郡,使帝都郴县成为桂阳郡城,这样才符合规制,道理上也是说的通的。只不过没多久义帝被弑,此议有可能没有真正实施,但仍被文献记载,才有后来《水经注》的“高帝二年置”之说。其二,汉王刘邦闻讯义帝被弑,令三军发丧,缟素三日,并虚分长沙地始置桂阳郡和复置武陵郡,以示对义帝的尊崇,这样,《水经注》与《汉书》就并行不悖,相得益彰。


楚汉之交时期,各路诸侯在其封地建省分合所属郡县,是十分自然的事。所以说,在汉王二年义帝始置桂阳郡和复置武陵郡可能性要远大于汉王刘邦。清钱大昕在《秦三十六郡考》一文中指出“三十六郡之名,皆据始皇时。若二世改元以后,豪杰并起,复称六国,分置列郡,多有出于三十六郡之外者,不名仍复并省。故《班》志略而不言,……亦有汉兴仍其名者,则归之高帝置,此尊汉之词也。”钱大昕认为在秦末及楚汉之交时期,各诸侯曾分置列郡(建置新郡)。高帝五年后,如果这些新郡已被并省,不复存在,《汉书·地理志》则省略不提;如果这些新郡仍存在,《汉书·地理志》则“归之高帝置” 。此说有例可循,可以信从。


《武陵先贤传》记:“潘京世长为郡主薄,太守赵伟甚器之,问京:‘贵郡何以名武陵?’京答曰:‘鄙郡本名义陵,在辰阳县界,与夷相接,为所攻破。光武时移东山之上,遂易号。《传》曰:止戈为武;《诗》云:高平为陵,于是改名焉。’”梁刘昭注《后汉书》云:“前书(《汉书》)本名武陵,不知潘氏此对何以据而出。”东汉光武帝刘秀改义陵为武陵之说确与《汉书》记载不符,但此说也绝非空穴来风。唐诗人刘禹锡贬谪武陵作《武陵书怀五十韵》序称:“常林《义陵记》云:初,项籍杀义帝于郴,武陵人曰:‘天下怜楚而兴,今吾王何罪乃见杀?’郡民缟素哭于招屈亭。高祖闻而义之,故亦曰义陵。”《汉书·地理志》记武陵郡属县有义陵县(今溆浦县),清顾祖禹在《读史方舆纪要》记:“黔中城,(辰州)府西二十二里,《括地志》秦黔中郡治此。汉改黔中郡为武陵郡,移理义陵,今溆浦县也。”由此可见,史学界存在武陵郡治于义陵县一说。即便如此,将义陵郡视为武陵郡的前名缺少确凿证据,但至少在武陵郡的民间有将武陵别称义陵的传闻是不争的事实。此说与义帝息息相关,这也为义帝复置武陵郡之说提供了佐证。


郴州网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义帝于楚汉之交始置桂阳郡和复置武陵郡,但因义帝都郴时间太短,始置桂阳郡和复置武陵(黔中)的动议是否真正付诸实施令人质疑,而且也没有实据佐证桂阳郡、武陵(黔中)郡沿续至西汉王朝建立。桂阳郡和武陵郡可视为楚汉之交时期的新郡,但并未真正实施,或已实施并未延续,属于“不名仍复并省” ,故《汉书·地理志》省略不提。但这毕竟是桂阳郡、武陵郡的肇始,才有《水经注》的记载。高帝五年,由于特殊的历史背景,高帝仍沿用义帝之议并将其付诸实施,所以被《汉书·地理志》认定为“高帝置” 。 http://www.chenzhou.com.cn/


事实果真如此吗? 郴州网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三,高帝置桂阳郡略考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郴州网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由于古代文献资料的大量佚失,存世文献典籍中已难觅高帝置桂阳郡的确凿佐证,本属定论的“高帝置桂阳郡”之说叫人疑窦丛生。 http://www.chenzhou.com.cn/


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后,由于马王堆汉墓长沙国地图的出土,随之而来的长沙国研究热给高帝始置桂阳郡的破解提供了新的契机,其间周振鹤发表了《西汉长沙国封域变迁考》(载《文物集刊》,文物出版社,1980年),何介钧撰写《汉桂阳郡建置时间考》(载《历史地理》第二辑,1982年),遗憾是笔者至今尚未有缘阅读上述两文的原文。但依据何介钧所著《马王堆汉墓》中引用的大致观点,笔者发现倘若沿袭周振鹤和何介钧的观点,从西汉政区制度入手,引进支郡、边郡的概念,根据现存的传世典籍及考古发现进行考析,仍可以寻找出高帝置桂阳郡的历史真相。


公元前202年(高帝五年),刘邦统一中国,建立了西汉王朝。汉承秦制,实行郡县制,由于特定的历史背景,汉高帝刘邦同时分封异姓功臣七人为诸侯王,诸侯王国约占全国疆域一半土地,均兼有数郡,刘邦治自领24郡。汉初实际上并非是真正意义上的中央集权国家,而是皇帝与诸侯分治天下。汉初政区结构为中央集权与分封制并行。建制郡依区位可分为与胡、越相邻的边郡和不与其相邻的内郡;依隶属关系可分为直属中央王朝的汉郡和隶属诸侯国管辖的支郡。


但我们注意到,高帝期间建制郡除了汉郡,还存在大量隶属于诸侯国的支郡。支郡中既有秦郡,也有高帝置的初郡。十五汉郡中确无桂阳郡,而且也没有同为南边郡的武陵、豫章、会稽等郡,这些南边郡原本归诸侯国所有,其中会稽、豫章为吴国所有,汉景帝三年,晁错“迁为御史大夫,请诸侯之罪过,削其支郡”(《汉书·晁错传》)。“削吴会稽、豫章郡书至,吴王遂先起兵”,引起吴楚七国之乱,平乱后会稽、豫章归中央管辖,即为汉郡,所以《史记·汉兴以来诸侯王年表》中说“吴楚时前后,诸侯或以适削地,是以燕、代、无北边郡,吴、淮南、长沙无南边郡”。显然,长沙国与吴国一样,曾拥有南边郡,为其支郡。否则,如不曾拥有,怎会记载消无。长沙国南边郡就是《汉书·地理志》所记载的高帝置的桂阳、武陵两郡。


长沙国西汉时期先后为吴氏长沙国和刘氏长沙国,其中吴氏长沙国从高祖五年刘邦改封衡山王吴芮为长沙王始,到文帝后七年吴差“无子、国除”,共传五代,凡四十六年(前202~157年)。景帝前二年(前155年),景帝封庶子刘发为长沙王,刘氏长沙国共传七代,凡一百六十二年(前155~公元9年)。《汉书·诸侯王表》记载:吴氏长沙国“波汉之阳,亘九嶷,为长沙”。桂阳、武陵两郡属长沙。而刘氏长沙国建国之日,正值汉朝削藩之时,桂阳、武陵两郡已不为刘氏长沙国所辖,故《汉书·诸侯王表》说:“皇子始立者,大国不过十余城,长沙、燕、代虽有旧名,皆亡南北边矣”。这近一步说明,吴氏长沙国曾经的确拥有桂阳、武陵两支郡,国除时,吴氏长沙国分为长沙、桂阳、武陵三个汉郡,刘氏长沙国始立时,虽有长沙国旧名,但其国土独为长沙一郡而已,已不包括桂阳、武陵两郡。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郴州网

另外,我们也可通过《汉书·两粤列传》所记载的文帝赐赵佗书信的内容来佐证。书曰“前日闻王发兵于边,为寇灾不止。当其时长沙苦之,南郡尤甚。朕欲定地犬牙相入者,以问吏,吏曰‘高皇帝所以介长沙土也’,朕不得擅变焉。”文帝赐佗书信所指的是高后末赵佗兵攻长沙边邑之事,其“南郡”当指长沙国南边郡,因有桂阳、武陵两郡,故泛称南郡。又因两郡同为长沙国属郡,两郡边邑自然可称“长沙边邑”。另书中所指“欲定地犬牙相入者”其意思更为清楚,显然是指在长沙、南越两国之间设置汉郡,以形成犬牙相错之势。因文帝认为桂阳、武陵两郡为长沙国支郡,是“高皇帝所以介长沙土也”,故没有擅变。这就间接印证桂阳郡为高帝置。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一九七三年长沙马王堆三号汉墓出土的《地形图》和《驻军图》是我国迄今被发现最早的两幅地图。它们绘制了汉文帝十二年(前168年)前长沙国南部地形及驻军情况,两图中均有“桂阳”标注。以河流为参照物,《地形图》绘的是桂阳县(今广东连州)。《驻军图》在接近地图边标注“东”字旁有一表示县级行政区划方形图形,内有“桂阳□军”,虽然内有一字残缺在原图中无法辨认,但有两点仍值得我们注意。第一,它是地图中唯一在防区外有标注的驻军地,与防区内八支军队驻地遥相呼应,显然是一处很重要的区域。依照河流区位,它不是桂阳县,而更似桂阳郡郡城郴县。其位置南北纬度大致相当,但东西经度不成比例,相差甚远。但我们考虑到古代地图一般对中心地段以外的区域采取近似绘制的特点,这种推测不是没有道理的。第二,它是地图中唯一以行政区划命名的军队,应是地方部队。而防区内八支军队分别是徐都尉军三支,徐都尉别军一支,周都尉军一支,周都尉别军一支,司马得军两支。笔者认为,马王堆出土地图所表示的长沙国区域应是南边郡桂阳郡的辖境。驻屯的军队应有三类:一类为中央军,即徐都尉军和周都尉军;一类为长沙国军,即司马得军;另一类应是长沙国支郡桂阳郡的地方军队,即徐都尉别军和周都尉别军。所谓的别军可能就是地方部队交由中央军统领,故称别军。那么,“桂阳□军”中的残缺字有可能是“郡”字,即“桂阳郡军”。长沙国属郡桂阳郡的军队是长沙国的地方部队,除了派往前线由中央军统领外,还有一支军队驻扎于郡城郴县,显然这是一支重要的军队。虽然不在《驻军图》布置的主防区内,但仍给予了标注。《地形图》和《驻军图》向我们提供了许多宝贵准确的历史资讯,为我们正确解读历史提供了一种可能。


郴州网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其实,利用今湖南地秦郡的建省分合,并借用相对清晰的秦黔中郡改名武陵郡的演变,也可佐证高帝置桂阳郡的历史事实。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北京大学古代史研究中心学者辛德勇《秦始皇三十六郡新考》综合众说,完整地给出今湖南地秦朝郡级建制的演变。昭襄王三十年(前276年)首置黔中郡,秦始皇二十五年(前222年)将黔中郡分为黔中、长沙两郡,同为秦始皇二十六年分天下为三十六郡之一。其后(秦始皇二十七年二月之前),黔中郡改称洞庭郡,长沙郡改称苍梧郡 。秦末,洞庭和苍梧两郡又合为一郡,更改郡名复称长沙郡。 http://www.chenzhou.com.cn/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在秦汉之交的汉高祖二年,黔中郡显然已废省而并入长沙郡,所以有《水经注·沅水篇》记:“汉高祖二年,割黔中故治为武陵郡”之说 。即便武陵郡比桂阳郡更有的渊源,但从这时起两郡同处一个平台,在相当时期内有着相同的政区演变轨迹。《后汉书·郡国志》明确指出:“武陵郡,高帝五年更名。”在此我们姑且不论武陵郡地名的源流,但却可以确认高帝五年已有武陵郡的建置,同时也可佐证高帝同时分置桂阳郡的历史事实。 郴州网


“高帝五年”这个时间坐标应是两郡建(复)置的契合点。那么,高帝五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呢?


四,高帝置桂阳郡缘由


郴州网

汉高帝五年春二月,刘邦建汉称帝,同时封吴芮为长沙王,诏曰:“以长沙、豫章、象郡、桂林、南海立番郡芮为长沙王”(《汉书·高祖本记》),依此诏,吴氏长沙国封域为五郡,相当于今天湖南、江西、广东、广西等地,但其实:“象郡、桂林、南海郡属尉佗,佗未降,遥虚本以封芮耳”。的确,当时岭南三郡为赵佗所据,吴芮只不过是虚封遥领而已。而豫章郡依《汉书·英布传》记载:“布遂剖符为淮南王,都六,九江、庐江、衡山、豫章郡皆属焉”,也就是说,豫章郡实为淮南王英布所拥,吴芮充其仅得数县而已。由此可见,长沙王吴芮虽领封五郡,实统仅秦长沙郡一郡而已。


事实上,汉初七位异姓诸侯王“大者或五六郡,连城数十”(《史记·汉兴以来诸侯王年表》,长沙国实领一郡显然差别太大,长沙王吴芮想必会奏请改变。笔者管见,鉴于如此,高帝刘邦分长沙郡秦黔中郡旧地复置武陵郡,并同时析长沙南地始置桂阳郡,两郡仍隶长沙国。这样,吴氏长沙国也就拥有长沙内史及桂阳、武陵两个支郡,号称三郡。其封域“波汉之阳,亘九嶷”(《汉书·诸侯王表》),在面子上也算过得去了。

 

综上所述,义帝(汉王)元年(前206年)元月,项羽佯尊怀王熊心为义帝,封领长沙一郡,都于长沙郡郴县。义帝于途中或抵达郴县后,认为其王畿之地虽“地方千里” ,却为长沙一郡,故分长沙郡秦黔中郡旧地复置黔中郡(或改名武陵郡),并始置桂阳郡,使帝都郴县成为桂阳郡城。 汉王二年(前205年)冬十月,英布追杀义帝于郴。由于义帝被弑,此议可能没有付诸实施。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http://www.chenzhou.com.cn/

高帝五年(前202年)二月,刘邦诏封芮为长沙王。为了解决长沙国仅实统一郡的问题,刘邦作为义帝之旧臣,便沿袭义帝之议,仍旧分长沙郡南地置桂阳郡,分长沙郡秦黔中郡旧地复置武陵郡,以示对义帝的尊崇。这样,两郡为长沙国支郡,同时是汉王朝的南边郡。文帝后七年(前157年)长沙国国除后,桂阳郡、武陵郡被汉朝收为汉郡。


郴州网

作为五岭第一郡桂阳郡的建置,有着极其复杂的历史背景,既有时代的偶然性,更具历史发展的必然性,它是郴州古代行政建制重要的标志性事件,是郴州两千多年来历史中重彩浓墨的一笔,为汉唐郴州全面发展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郴州网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http://www.chenzhou.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