郴侯畅,他到底姓熊还是姓刘?

来源:郴州网 作者:邓晓泉 发布于:2016/7/28

      西汉昭帝年间(前86~前74年)桂阳郡郡治郴县为侯国。今资兴市蓼江南岸就有郴侯山遗址,传说郴侯曾居住于此,故得名。后宋朝曹天师升仙于兹。此山为侯邑仙山,颇有些来头,实乃湘南一名山。


就是因为此山,牵扯出一个传奇动人的历史故事。故事的主人公是郴侯,被汉昭帝诏封于郴县。郴侯名畅,为楚王孙。郴人一般认定楚王实乃楚怀王,即楚汉之交建都于郴的义帝熊心。郴侯为义帝之后,这无疑为郴地与楚王家族千丝万缕的渊源又添上一段浓墨重彩的传奇。 http://www.chenzhou.com.cn/


郴侯果真是义帝之后吗?


一、郴侯畅,他到底姓熊还是姓刘?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看过电视连续剧《汉武大帝》的观众也许会依稀记起,昭帝名弗陵,为武帝幼子,因母得宠而立为太子,八岁继位,由大司马霍光辅佐,在位十四年,英年早逝,被史学界认为是位年少有为的皇帝。 郴州网


关于汉昭帝诏封畅为郴侯,《汉书》中并没有记载。最早间接披露此事可能是南朝盛弘之《荆州记》:“桂阳郡东界侠公山下渌溪源,官常取此水为酒。”北魏郦道元《水经注·耒水篇》引《荆州记》记:“渌水出(郴)县东侠公山,西北流,而南屈往于耒。谓之程乡溪”。唐《元和郡县志》则云:“郴县。渌水自郴侯山注耒。”北宋《舆地广胜》将“郴侯山”亦作“侯公山”。将这四条史料相互印证,后人一般认为:郴侯山,亦叫侯公山,侠公山乃侯公山之误。渌水,又称程水,今称蓼江,又称三都水,是耒水支流。宋朝以前,此山、此水都是郴县地,后划入资兴县。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侯是汉代的爵位,郴侯山显然与郴侯有关。第一次将郴侯山与郴侯完整的联系起来,当属南宋王象之。他在所著的以名胜古迹为主的地理总志《舆地纪胜》中记载:“郴侯山,汉昭帝四年封楚王孙畅为郴侯,故名”。就这样,由郴侯山引来一个鲜为人知的故事被完整地向世人正式披露,并载入史册。


但请注意的是,王象之所云郴侯是“楚王孙畅”,有名无姓。而将郴侯畅与义帝挂钩的则是明朝的事,距离汉昭帝时期已有一千五百多年了。《明一统志》云:兴宁县(今资兴市)“郴侯山,汉昭帝封楚怀王孙畅为郴侯。(兴)宁,旧为郴县地,尝宅于此,故名。”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历史上称楚怀王者唯有熊槐与熊心两爷孙,熊槐乃战国楚怀王。熊心为怀王之孙,秦末熊心被项梁、项羽及刘邦拥立为楚王,取祖父谥号仍称怀王,为反秦义军的共主。秦亡后被项羽佯尊为义帝,封于长沙郡,都郴县。义帝元年冬十月(公元前206年)义帝被九江王英布追杀于郴。


郴州网

显然,《明一统志》所云楚怀王只能是都郴的义帝,郴侯为义帝之后,姓熊名畅。郴侯的故事演变至此越来越有味道了。试想一下,在义帝被害后的一百二十三年,其后裔熊畅承蒙先祖的泽恩,诏封为郴侯,重返帝都郴地,即彰显汉室知恩图报,又为义帝徙郴划上一个凄美的句号。


郴侯熊畅这个版本一问世,就深受郴人尤其是兴宁人的广泛欢迎,遂成定论。《光绪湖南通志》引《兴宁县志》云:“汉昭帝封楚怀王孙畅为郴侯,山固以名,《水经注》云侯公山即此,其曰‘县东者’,就郴县言也”。明朝兴宁举人李廷柬无限感慨,撰《郴侯山》诗云:“孤苦王孙畅,山余旧日名。霸王疏漏网,汉室剖符荣。日落程溪水,烟笼故国城。江中君世怨,终古未应平。”刘华寿先生将此诗收入《郴州历代诗文选注》并注:“郴侯山,在兴宁县程水乡(今蓼江市)。汉昭帝始元四年(前83年),封楚怀王孙畅为郴侯,兴宁旧为郴县地,故名。郴侯山上建有郴侯宅。” http://www.chenzhou.com.cn/


正当郴人及兴宁人对这个故事完美收官倍感欣慰之时,却忽视了一个不同的声音。《万历郴州志·封爵表》记:“郴侯刘畅,楚王孙,昭帝四年封”。此说断然给郴侯畅冠上刘姓,似乎并不认同当时风头正旺的义帝后裔之说。这种不合时宜的观点自然不被大家所看好,几百年来,此说几乎鲜为人知,或者就是知道了也都不屑一顾。故今郴人只知熊畅不知刘畅。


但不管怎样,《万历郴州志》毕竟向世人提出一个疑问:郴侯畅,他到底姓熊还是姓刘?


二、郴侯畅,他或许姓刘而不姓熊!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熊畅或者刘畅被诏封郴侯,可能只是承蒙祖先恩泽而已。那么,郴侯畅到底是姓熊还是姓刘,就要看他的那位显赫的祖父是谁了。


昭帝之前秦汉时期曾有四任开国楚王,都是响当当的角色。第一任楚王为楚怀王熊心;第二任楚王为西楚霸王项羽;第三任楚王为原齐王韩信;第四任楚王为高帝刘邦胞弟楚元王刘交。


项羽与韩信均被高帝刘邦所灭,一个自杀,一个被杀,显然,郴侯畅与他俩瓜葛不大。因此,人们的眼光自然投向了楚怀王熊心与楚元王刘交,这就是为何郴侯畅有姓熊或姓刘两说的缘由。


的确,人们最愿意接受的是义帝之后之说。但此说却有一个最大的问题,就是义帝无后。《史记》、《汉书》都明白无误的记载:高帝五年(前202年),刘邦诏封齐王韩信为楚王就是因为“义帝无后”,才将楚王封予“习楚俗”的韩信。否则,楚王当属义帝后人。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当然,“义帝无后”此话可有两种解释:通常的解释就是义帝本来就无后;亦可解释为义帝本有后,只是同义帝一起被英布诛杀。倘若是前者,熊畅说就根本不能成立;倘若是后者,就能给人们想像的空间,其后人就有可能因“霸王疏漏网”而逃脱此劫流散人间。问题是汉高祖是极其尊崇义帝的,义帝之后难道不知道吗?非要一百多年后才昭然天下。而且昭帝诏封熊畅,也应云“义帝孙”而非“楚王孙”。总之,此说疑窦丛生。


《万历郴州志》断定郴侯为刘畅,就是断定郴侯为汉宗室乃刘氏楚王之后。的确,依据史籍有关记载,郴侯姓刘可能性远大于姓熊。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刘氏楚国从高帝六年(前201年)韩信被贬为淮阴侯,汉高帝封刘交为楚王始,到宣帝地节二年(前68年)刘延寿谋反国除。刘氏楚国传六代共八王,凡一百三十三年。 http://www.chenzhou.com.cn/


按照惯例,汉初诸侯王子除嫡长子能嗣承王位,庶出旁枝无功一般不封爵,但“文帝尊宠文王,子生,爵比王子。景帝即位,以亲亲封元王宠子五人。”(《汉书·楚元王传》)刘氏开国楚王刘交共有六子,其中两个儿子相继嗣承楚王,其余四个儿子均封侯,足以证明楚元王一族的殊荣。


昭帝重视宗室皇族,据《汉书·楚元王传》记载:昭帝继位时就叮嘱辅佐大将军霍光“宜纳宗室”。楚元王刘交儿孙众多,昭帝时还有楚元王刘交之孙仍被重用的记载,如刘避疆(刘交第三子红侯刘富之子) 年届八十岁仍任元禄大夫,后任宗正。后来,还有刘交玄孙刘德被封为阳城侯的记载。


http://www.chenzhou.com.cn/

昭帝四年实际为始元四年(前83年),届时昭帝十二岁,开始亲政,按照惯例,封宗亲皇族是十分正常的。楚王孙畅此时被封为郴侯,是刘氏楚国后人可能性极大,而且极有可能是刘交之孙。《万历郴州志》判定郴侯畅姓刘不姓熊不是没有道理的。


2014年11月26日,《湖南日报》刊登一则消息:“湘现1600年前完整晋代石碑,破解郴侯谜案”。报道郴人、湖南开元博物馆馆长黄彬荣先生收购一块耒阳市出土的晋代墓志铭石碑,该碑碑额上有“晋故曹夫人碑”六字,碑文为“永和四年八月辛亥朔十一日辛酉,晋故桂阳耒阳东乡敖里程氏命妇曹夫人之神墓。夫人同郡郴县曹氏女也,九德太守郴侯之孙,汝城君之长女也。母仪既著,九亲归仁,出适程氏。夫人年四十有二,以其三年闰月八日乙未寝疾终,以四年戊申岁九月三十日下葬。”


由此可知,永和四年(公元348年)下葬的郴县曹氏的祖父为“九德太守郴侯之孙”。哦,原来郴侯为郴县曹姓人家,曾任九德太守。于是乎,众人欢欣鼓舞,以为“郴侯既不姓熊,也不姓刘,而姓曹。”郴侯谜案终被破解。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其实不然,断言郴侯谜案终被破解的结论为时尚早。因为汉昭帝四年封楚王孙畅为郴侯,是公元前83年的事,距东晋永和四年(公元348年)已有四百余年。封爵不是唯一,两晋时期封桂阳郡公就有三位:桓玄、桓俊、刘义真。显然,此郴侯非彼郴侯,二者风马牛不相及。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坦率地讲,三年前我就发现郴侯畅存在姓熊姓刘两说,从个人情感而言,我十分倾心于熊畅说。几年来,我关注此事并试图从史籍中寻找出有力佐证,但迟至今日,我却无法做到。相反,我在追寻真相的过程中,常有雾里看花的感觉。郴侯畅封郴,说它是史实,史实中带有传奇色彩,正史难觅踪迹。说它是传说,传说中呈现出历史的痕迹,被舆地总志屡屡提起。虚虚实实难以甄别厘清。不管怎样,当你潜心去触摸它,却感触良多。那么郴侯畅,他到底姓什么也就无关紧要了。


您说郴侯畅,他到底姓熊还是姓刘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