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山与阳山

来源:郴州网 作者:邓晓泉 发布于:2016/7/27


有这么两个汉县,好似一对双胞胎,难辨长幼,近两千年来竟吸引无数史学大家的眼球,并揭开了一场旷恒以久的争议,它就是两汉时期桂阳郡属县阴山与阳山。


http://www.chenzhou.com.cn/

一、问题的由来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依据《汉书·地理志》记载,西汉末元始二年(公元2年),桂阳郡辖十一县,其中有阴山、阳山两县,均为侯国。《后汉书·郡国志》记载,东汉桂阳郡属县中阳山县已撤省,仍有阴山县。《晋书·地理》载:孙权分长沙、桂阳郡立衡阳、湘东两郡,孙皓分桂阳立始兴郡。桂阳郡属县无阴山、阳山两县,而湘东郡(今衡阳) 属县有阴山县,始兴郡(今韶关) 属县有阳山县。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依据上述记载可大致勾勒出阴山、阳山两县沿革: 西汉末,桂阳郡属县阴山县位于岭北,阳山县位于岭南(东汉初省) 。东吴孙权析立湘东郡时,将阴山县划入湘东郡;孙皓立始兴郡时,复置阳山县属始兴郡。事情也许就如此简单,只是有人搅局,将原本简单的历史弄得十分复杂;事情也许并非如此简单,历史真相远比我们想像得更为复杂。这一切的一切,始作俑者就是东汉应劭。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应劭注《汉书·地理志》曰:“阳山,今阴山”,唐朝颜师古不同意应劭所注,曰:“下自有阴山,应该非也”。于是揭开了旷恒以久,并持续至今关于阳山、阴山沿革及地理位置的争议,概括起来为两大说。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第一说源自应劭注:“阳山、今阴山”,此注从字面上可解读为:西汉阳山县,为东汉的阴山县。此注过于简略,既给后人留下许多想像空间,又遗留若干逻辑缺陷,难怪颜师古指出,既然西汉末桂阳郡属县同有阴山、阳山,所以西汉末的阳山绝非是东汉时期的阴山县。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即便如此,应劭注对后世影响深远,沿袭其义后人相继补注,莫衷一是。南朝萧梁沈约撰《宋书·州郡志》对湘东郡阴山县注云:“阴山乃是汉旧县,而属桂阳,吴湘东郡有此阴山县,疑是吴所立”。他同时注始兴郡阳山县:“汉旧县,后汉曰阴山,属桂阳,吴始兴郡无此县,当是晋后立”。 显然,《宋书》依据应劭注,认为始兴郡阳山县东汉称阴山县,而湘东郡阴山县可能为吴新立。《宋书·州郡志》虽用字慎重,但也遭受清人广泛质疑。


http://www.chenzhou.com.cn/

《光绪湖南通志》对《宋书·州郡志》湘东阴山县注按曰:“汉阴山县属桂阳郡,乃今广东连州阳山县分立,汉末已废,吴阴山县属湘东郡者,乃改容陵所立,不可混而为”。并断定“阳山,今广东连州阳山县;阴山,今阳山县地。”


持相近观点的还有清人汪士铎《汉志志疑》:“阳山,后汉省入阴山,故应(劭)云:‘今阴山’,不误也”,他并在《汉志释略》中明确为:“阳山,今县;阴山,阳山北。”。清朝吕调阳《汉书地理志详释》则进一步明确为:“阳山,今县在连州山之阳;阴山,今连山厅(原注:原连山县,清嘉定二十一年划出连州为直隶厅),在连州山之阴。”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显然,相当数量的清代学者认为,西汉于岭南置阳山县,后析阳山县北地置阴山县,东汉先省阳山并入阴山县,东汉末又撤省阴山县。三国时,因阴山、阳山两县俱无,所以孙吴始置湘东郡时新立阴山县,始置始兴郡时于汉阳山地复置阳山县。孙吴阴山县与两汉阴山县无传承关系。《广东历史地图集》(一九九五年版)沿袭此说,在两汉,魏晋及刘宋六朝历史时期在今广东阳山境标注阴山、阳山两县。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第二说源自北魏郦道元《水经注》。《水经·洣水》云:洣水出茶陵,过攸县,“又西北过阴山县南”。郦道元注曰:“县,本阳山县也,县东北犹有阳山故城,即长沙孝王子宗之邑也,言其势王,故堑山堙谷,改曰阴山县”。《水经注·洭水》曰:“洭水又南迳阳山县故城西,耆旧传曰:往昔县长临县,辄迁擢超级,大史迳观,言势使然,掘断连冈,流血成川,城因倾颓,遂即倾败。洭水又径阳山县南,县,故含洭县之桃乡,孙皓分立为县也。”依《水经注》记载,西汉时期曾分别建置两个阳山县,其中位于洣水流域的阳山县是阴山县的前称,而洭水流域的阳山县是东吴孙皓分立含洭县桃乡复置阳山县的前身。


清末史学家王闿运对此不敢苟同,他在主篡《同治桂阳州志·匡谬篇》中认为《水经注》对两阳山县其地都“势王”的两注不以为然,认为:“二注相违,郦尉偶误。其实阳山势王在领(岭)外,故掘其闿 ,移封攸北,因改名阴山。阳山城圮遂即倾败,明不复有县也。”并认定:“阴山前在领(岭)外,后移侯入领(岭)内,在今攸、茶陵之地,置阴山国,阳山废矣”。而且,王闿远也不认同颜师古所注,“应氏以时(东汉)无阳山、阴山又非阳山之地,故下此注,师古妄讥,何其不审”。王闿运独树一帜,认为阳山本在岭南,因“势王”而移封岭北,改置阴山,而岭南阳山省废。


实际上,认同《水经注》观点也不乏其人。唐《元和郡县志》就基本肯守此说:“阴山,今衡州衡山县,本汉阴山县,县东一百二十里有阴山地。”“阳山,今连州阳山县,本汉旧县,为南越置关之邑”。清顾祖禹也持相近观点,他撰《读史方舆纪要》云:“攸县。阴山城在县东四十里,汉置县,属桂阳郡,三国吴时,改置于此,属湘东郡。”


由此可见,两说泾渭分明,并大相径庭。倘若我们把源自应劭注的第一说称之为“两阴一阳” ,此说认为两汉及三国时期曾有两个阴山县和一个阳山县的建置。而源自《水经注》的第二说则可称为“两阳一阴”,此说认为两汉及三国时期曾有两个阳山县一个阴山县的建置。西汉时期在岭北、岭南先后建置两个阳山县。岭北阳山县先置,后改成阴山县;岭南阳山县后置,并于东汉时期撤省。三国孙吴始置湘东郡时阴山县由桂阳郡划入湘东郡,始置始兴郡时析含洭县复置阳山县。谭其骧先生主编《中国历史地图集》沿袭了此说。


二、阴山与阳山演变考析 郴州网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http://www.chenzhou.com.cn/

历朝历史地理学者对东吴后始兴郡阳山县和湘东郡阴山县沿革基无异议,但对两汉及三国时期桂阳郡阳山、阴山两县地理位置和沿革歧义很大。


郴州网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到底哪一说更为可靠呢?笔者认为,阳山县为阳山节侯刘宗的封邑,有必要弄清这段史实,以期从中寻找可靠的佐证资料。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汉书·王子侯表》载:“阳山节侯宗,长沙孝王子(应为孝王,而非孝王子),初元元年三月封侯,侯贺怒嗣,免。”《汉书·景十三王传》载:“王旦,二年薨。无子,绝岁余,元帝初元三年复立旦弟宗,是为孝王(为孝王,非孝王子),五年薨,子鲁人嗣,王莽时绝。”《汉书·诸侯王表》载:“黄龙元年,炀王旦嗣,二年薨,亡后,初元四年,孝王宗以刺王子(为刺王子,非孝王子)绍封,三年薨,永光二年,缪王鲁人嗣。


郴州网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显然,《汉书》中《王子侯表》与《诸侯王表》及《景十三王列传》关于刘宗身份记载相差悬殊,班固有误。阳山节侯刘宗并非孝王之子,而是长沙刺王之子,后为孝王。相互参比上述记载,这段史实应该是:黄龙元年(前49年),长沙刺王子刘旦承袭长沙王,为长沙炀王。初元元年(前48年),长沙刺王子,炀王旦之弟刘宗封为阳山节侯。初元二年(前47年),长沙炀王刘旦薨,因无后,其爵位空缺年余。初元四年(前45年),汉文帝绍封旦之弟阳山节侯宗继承王位,为长沙孝王。子刘贺怒承袭侯位,永光二年(前42年),长沙孝王刘宗薨,子鲁人嗣,为缪王。 http://www.chenzhou.com.cn/


有了这段史实,能使我们对《水经注》中关于“阳山势王”的记载有了更清晰的理解。“势”乃古代风水术语,指的是山川形势会对人的命运具有强大的影响力和掌控力。阳山为刘宗的封邑,长沙炀王刘旦在位仅两年薨,因无后,刘宗绍封长沙孝王。显然,“阳山势王”。但刘宗位袭长沙孝王仅三年也薨逝,这接连的变故,难免会被方术之士进一步确定“阳山势王”。因而,为避免阳山再次势王,于是将阳山移治并易名阴山,《水经注》的记载是可以信从的。因阴山国是阳山国的延续,为孝王子刘贺怒的封邑。这样,虽无阴山侯的记载,但“阳山侯” 改称“阴山侯” ,《汉书·地理志》仍将阴山记载为侯国,但同时记有阳山侯国则是不准确的。


其实,王闿运的主张也是“两阳一阴” ,但其“阳山势王在领(岭)”的观点并不符合“推恩法”的惯例,也没有对西汉桂阳郡同有阳山,阴山两属县有合理的解释,不能动摇《水经注》记载的可信度。


由此,笔者是赞同《水经注》之说的。其实,应劭注“阳山,今阴山”本身未必不包含“阳山改称阴山”这层意思。应劭如在阴山县下注云“阴山,原阳山”,就与《水经注》并行不悖了。


三、两汉阴山、阳山演变推论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郴州网

我们应该看到《水经注》虽然对两阳山、阴山地理区位及沿革有较为清晰的记载,但其沿革建置时间尚无明确的记载。我们只能凭借其它记载给出大致的推断,以填补史料的缺环。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首先可以明确是初元元年洣水阳山已建置,且为桂阳郡属县,而阳山易名阴山的时间可推测为长沙孝王刘宗薨后(两次势王后),即永光二年(前42年)之后。显而易见,西汉末元始二年阴山县就是初元时期的阳山县,位于岭北。 郴州网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显然,岭南阳山则是西汉末元始二年的阳山县,那么它始置于何时呢?唐《元和郡县志》载:“秦在此立阳山关,汉破南越以为县”。但《后汉书·卫飒列传》明确记载:“含洭、浈阳、曲江三县,越之故也,武帝平之,内属桂阳”。显然,元鼎五年(前112年),汉武帝平南越国,只是将越之地置含洭、浈阳、曲江三县内属桂阳郡,此时岭南绝无阳山县建制。


http://www.chenzhou.com.cn/

中国古代县级行政区划异地同名现象并不少见,但同为一郡属县异地同名则尚无先例。我们由此可以断言,桂阳郡两阳山县必然是先后建置。岭北阳山县最迟于初元元年(前48)就已建置,之前又未见岭南阳山县建置的记载,因此,岭南阳山县必然是岭北阳山县改称阴山县后才建置的。然而,汉末元始二年(2年)已有岭南阳山县建置,所以岭南阳山县应是永光二年(前42年)至元始二年(公元2年)期间建置的。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郴州网

《后汉书· 郡国志》记:“凡《前志》有县名,今所不载者,皆世祖所并省也。”而《后汉书· 光武帝纪》记载:建武六年六月“并省四百余县” 。显然,岭南阳山县并省于东汉建武六年(公元30年)。孙吴末在岭南复置阳山县,为始兴郡属县。从此,传承有序,沿革至今。


西汉桂阳郡岭北阳山县易名阴山县,东汉仍称阴山,为桂阳郡属县。东吴设置湘东郡时将桂阳郡阴山县划入湘东郡。隋朝,废阴山等四县入湘潭划入衡州。唐武德四年置南雄州,又析置阴山五县隶属。唐贞观六年(627年) 南雄州废撤并阴山等五县为攸县复属衡州。从此,再无阴山县行政区划。


综上所述,初元元年(前48年),长沙刺王子,炀王旦之弟刘宗封为阳山节侯,其封邑阳山县划隶桂阳郡。初元四年(前45年),阳山节侯宗继承王位,为长沙孝王,子刘贺怒承袭阳山侯。永光二年(前42年),长沙孝王刘宗薨,岭北阳山县易名阴山县,仍为侯国。西汉末于岭南阳山关建置阳山县,属桂阳郡。元始二年(公元2年),桂阳郡领十一县,包括阳山、阴山两县。东汉初,省阳山县。东吴末,桂阳郡阴山县划入湘东郡,复置阳山县为始兴郡属县。从此两县与桂阳郡再无瓜葛。 郴州网


这也许就是桂阳郡阴山、阳山政区建置的历史真相。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