郴州古代简史——前言

来源:郴州网 作者:邓晓泉 发布于:2016/6/12

前言·老生常谈


郴字唯郴独有,为越语楚字,左林右邑,或宣风或敦化,是郴人守望二千三百多年的古老地名;郴城是舟船载来的城市,为湖南第一都,北船南马,或郡治或州理,是湖南省历史文化名城;郴州古称桂阳郡,为五岭第一郡,纵贯南岭,或州郡或路府,是具有二千二百多年历史的佳郡美州;桂阳监号称八宝地,为湖南第一监,北铜南银,或军路或府州,是唐宋时期江南矿冶中心;郴地是神仙出没的地方,为十八福地,东马西骡,或三仙一相或九仙二佛,是桔井、七夕文化的摇篮。 http://www.chenzhou.com.cn/


郴州有着悠久的历史和深厚的文化底蕴,至今已有二千三百多年的历史。对于这段历史,传世文献或鲜有记载,或只言片语,或东鳞西爪,或语焉不详。要在汗牛充栋的史籍中寻觅郴州的历史痕迹有如大海捞针,难免会有“雾失楼台,月迷津渡”的感觉。但我们也会发现,有一门从历史发展的角度考察州县兴废和疆域变迁的古老学问,叫沿革地理。它留给我们略显粗糙,但相对完备的记载,给我们认知郴州古代历史提供一种可能。


郴州古代方志源远流长,三国时期,郡人杨元凤著《置郡事》,号称湖南第一方志,东吴郴人张胜纂《桂阳先贤画赞》,是被正史收入有关古郴州的第一部郡书。其后,郴州曾有不少方志、图经问世,虽存世不多,但不乏上乘佳作,是研究郴州古代历史重要的史料。


新中国成立后,各种新的考古发现又为我们判读郴州史提供了最直接的证据。尤其是《鄂君启舟节》、《新蔡楚墓竹简》的出土,填补了郴州先秦历史的空白,使破解郴字、郴人、郴邑及郴州话的渊源成为可能。


郴州网

在探索郴州古代历史方面,现代郴人并未闲着。1982年,李沥青先生编写《郴州史话》,开创现代郴人探讨郴州历史先河。刘华寿老师穷九年时间广搜博览精心选注郴州历代诗文几十余万字,于1996年出版《郴州历代诗文选注》,为我们了解郴州,研究郴州提供了详实的史料。还有谢武经等编著《郴州史话》、廖开桂编著《郴州古今纵横》、肖落落著《郴阳八景寻踪》及何琦著《郴州文化溯源》等,从不同侧面和角度对郴州文史进行有益的探索。


http://www.chenzhou.com.cn/

郴州古称桂阳,其历史演变有其特殊性和复杂性。既有“天下何人不识君(郴),不是柳来就是彬”的困惑,更有“桂阳望断知何处,砌成此恨无重数”的迷惑。正因如此,郴州古代历史有着太多的谜团悬案,充斥着不少讹传谬论,急需我们梳理厘清,正本清源。


笔者爱好郴州历史,起始于沿革地理,并将其作为研究郴州古代历史的突破口,主要是认为它是了解郴州古代历史的一项前提性、基础性工作。的确,历史是在一定地域空间上展开的,若不明白古代郴州的辖境变化、政区因革、地名由来、山川形势,怎么能正确理解郴州古代政治、军事、经济、文化、社会发展历史。其实,郴州古代历史的谜团悬案许多都与沿革地理相关,其中不少本身就是沿革的问题,更多则是因沿革地理而衍生,或因时空坐标不清,或因历史背景不明,导致郴人对本土历史的解读有如歧路亡羊,不得要领。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正如《光绪郴州直隶州乡土志·历史篇》所言:郴州“沿革无常,升降不一。则当日之山川、土地、人民,隶于何郡,何州;分于何代、何时;俱莫详其源委。志乘之缺,亦生斯土者之责也。”一百多年前的郴人已经发现郴州历史沿革之缺,对此,史学大家不屑一顾,“生斯土者”又觉得高不可攀。在这夹缝中,郴州历史沿革至今仍“莫详其源委”。正因如此,作为当代“生斯土者”的我试图利用现代资讯、重新审视郴州古代沿革历史,期望在“详其源委”上有所突破。为此,我对郴州古代历史沿革逐朝逐代进行了梳理,或结论,或推论,或推测,或揣测,虽权为一说,但总有一家之言。显然,单纯的沿革史不足于代表郴州古代历史的全部。实际上,政区沿革与政治、地理、人口、军事、经济等紧密相关,势必要在广搜博采中融会贯通,既要上下贯通,又要左右旁通,才能通古今之变,自为经纬,成一家言。


《郴州古代简史》只是一部简明郴州古代通史。笔者这个平台,试图向郴州人讲述过去的那些人和事:简以年为经,以事为纬,试图告诉郴人在郴州这块土地上什么时候发生了什么事;史以事为经,以年为纬,试图告诉郴人在郴州这块土地上发生的事是怎样发生的。 郴州网


谨为前言。


http://www.chenzhou.com.cn/

郴州街上的老奶钵谨记


:“奶钵”为郴城土话,意为小男孩。“老奶钵”可谓资深男人,可贬可褒。郴州话是可以写出来的,但以汉字注音释义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笔者以为,音同义通者为上,音同义近者为中,音同(或音近)义无(只注音不释义,音义不搭界)者为下。在郴州话中,“奶”者,“幼”也,属音同义通。“钵”音bo,国语为阴平,郴州话为阳平,属音近。钵是饭钵(这里的钵,郴州话就是阳平),奶钵意思是装奶的钵子,依郴州话属音同。笔者以为旧时重男轻女,男孩往往断奶晚,不限量(可以作死地呷)。所以,将“奶钵”谓之小男孩,也算义通。当然,男孩也可写作“奶波” ,郴州话就有将女性乳房叫成“奶波波”一说,母亲的乳房不就是一对“装奶的钵子”吗! 一语双关,妙不可言。其实,所谓“波”乃是英文“球”(ball)的音译,是粤港传来的口头禅,不一定是郴州话的本义,何况还有点色情,还是写作“奶钵”好。笔者此言一出,竟逗来许多朋友反对。他们认为将女性珍贵的器官谓之小男孩,更为贴切,更为形象,而且与世界接轨。有人云:英文“男孩” (boy) ,不就是“波” 吗!更有人更绝,认为英文中“花花公子”( Playboy) ,读快点不就是“奶波”吗!当然,这只是笑谈。笔者窃以为:男孩还是写作“奶钵”更加妥当。


“郴州街上的老奶钵”为鄙人自号,其实能称“老奶钵”大有人在,因抢先注册,率先拥有,敬请见谅。

郴州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