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古文化鋪

来源:郴州网 作者:陈礼恒 发布于:2016/5/22

由专家谢武经带队,和郴州网的朋友们重走徐霞客游历郴州的路,此举备受关注。


我是临武人,工作在临武,由于工作关系,经常步行下乡。所以常有意识地循着这条路一段-段走,零零碎碎,也总算从朱禾铺到凤节铺走完过。我总在想,老先生对所经过的地名写得如此之,为什么会忽略了文化铺这个地名呢?


日记中有段记载过了桐木郎桥后的行程: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从此南而东上岭,又东向循山半行五里,路忽四歧,乃不东而从北。下岭,又东从山坞行五里,为牛() 行。牛行人烟不多,散处山谷。盖大路从四歧直东,俱高岭无人,而此为小路,便于中火耳。 这个四歧点即文化铺。


文化铺古为驿铺,建于明正德年间。嘉靖的衡州府志,清代的三套临武县志都有记载。地点就在现在临桂公路从同益三叉路口东行,折向北的转弯处,长河水库南干渠渡槽下,油行附近。这里原来有两条宽阔的青石板路,一条南北走向,北去桂阳,南下连州星子,为古盐铁大道; 一条东西走向,西至临武,东达宜章,这是要道,所以明正德间,临武知县在这里建驿铺,成为临武城至凤节铺的中点站。据前人告诉我,这里过去曾经很繁华,大宗交易是茶油和桐油,其次是中伙安宿。正因为这里买卖的是油,所以当地人都叫他为油铺,于是文化铺这三个字被人淡忘了。这条路是我小时走得最多的路,因为我去外婆桥就得过这里,但我看到的只是埋没在荒草丛中的残砖瓦砾,和半圈碾油茶籽的碾槽。而我第一次听到文化铺这三个字,应该是小学毕业这一年,考完初中后,闲着无亊,在祖父家翻阅同治版临武县志,爷爷指着这几个字说:“文化铺就是油铺上。爷爷告诉我,这条铺是在光绪年间,一夜大火而消失,于是才有三星堂(狗热水) 伙铺街的兴起。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我对徐霞客在临武三天,一直有三个疑问,这是第一个。第二个是他到秀岩,对王淮在秀岩易名记其入无穷臆说,究竟谁对?这次谢专家们的探索,解开了我这个疑惑。第三是他对临武龙洞的描述,为什么清代三套县志都没选录,直到1985年,新编临武县志才收录?徐霞客游记手稿,在当时就被人们争相传阅抄录,被誉为千古奇人,千古奇书 ,世间真文字,大文字 。难道邹章周曹家玉陈佑启们都不知道有这个人这本书这篇好文章吗?甚至连王闿运这位鼎鼎大名的湖湘才子,在编纂桂阳直隶州志时,也不一提此人此事此文呢?临武蓝山可是当时桂阳州属三县之二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