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寻郴州崇义堂 ——李万忠点校《郴州崇义堂传书》小记

来源:郴州日报 作者:刘娟丽 文/图 发布于:2016/1/4
    北湖区史志办副主任李万忠爱好收藏与文史,在郴州古书收藏圈内有一定的知名度。2013年初,苏仙区荷叶镇的一个文友收藏到一本清代古籍孤本——《郴州崇义堂传书》,特找到李万忠请教,并委托他将此书点校出来。三年来,李万忠查阅了大量史料,咨询请教多方人士,呕心沥血,终于完成了10万字的点校、注释工作,目前进入考证、解读阶段。


    《郴州崇义堂传书》记载了一个名叫“崇义堂”的建筑,是光绪三年(1877)建造、用来祭祀郴州清代百姓捐资教育、行善积德人士的建筑。书中记载了郴州古代地名600余处、郴州百姓姓名710户以及当时居住在郴州的57个姓氏,保存了从咸丰三年至光绪十三年期间,郴州绅士的禀文、郴州州官的告示、衡永郴桂兵备道、湖南按察使、湖南布政使、湖南巡抚、湖广总督的批示等弥足珍贵的文献,对研究郴州清代历史具有极高的文献价值。


    崇义堂在哪里?


    自古以来,郴州曾经先后建立过不少具有历史意义、标志性的建筑,然而,随着光阴流逝,绝大多数古建筑湮没在历史的尘埃中,有的甚至连名称都没能留下,令人叹息。“郴州崇义堂”能够留下来主要靠这本书。那么,崇义堂到底在哪里呢?《郴州崇义堂传书》是如此记载的:


    “崇义堂,於郴城文场之上,学廨之前,州署之右。迆而前,泮宫之左;迆而上,其南拱文峰,而遥迎桂峤。其北坐仙岭,而近绕郴江。其东稍南,为东山,几之之所以读书也。其西稍北,为北湖,退之之所投韵也。盖阴阳之所和,风雨之所会,清淑之气之所锺,而天特以是为崇义堂之所胜概!”


    李万忠向多名土生土长在郴州城里的老人了解崇义堂的事情,可谁也不知道这个建筑。他查了大量的郴州史料,都不见有崇义堂的记录,即便离郴州崇义堂建造时间最近——光绪卅三年刊刻的《郴州直隶州乡土志》中,也没有相关记载。好在功夫不负有心人,最后,他在1995年出版的《郴县志》中的第二章《中国国民党郴县地方组织》看到了这样的记载: 民国15年,郴县国民党党员发展到1216人,5月17日,召开全县第一次党员代表大会,成立中国国民党郴县党部,机关设县城北街崇义堂。可见,民国15年,崇义堂还是完好的,地点在北街。之后,就杳无音讯了。

    崇义堂的来缘

    咸丰二年(1852)七月,太平军占领郴州,郴州知州孙恩保被杀,学宫、文庙被毁。郴州学宫、文庙在中国近代史上有很高的知名度,曾国藩在《讨粤匪檄》写到:毁郴州学宫,焚文宣木主(孔子塑像),以卫教之名拉开湘军与太平军作战的序幕。战乱结束后,郴州百废待兴。光绪三年,郴州举人罗锡畴倡议郴州百姓捐资、捐田,购置学田,以供郴州人参加乡试、会试及郴州教育的资金来源。这一倡议得到郴州官府的肯定,也得到了湖南巡抚卞宝第、湖广总督裕禄的批示,于是在重建学宫、文庙的同时,建造了崇义堂。崇义堂不仅是一个供后人祭祀的场所,也是一个管理学宫的财务机构。这些珍贵的档案资料都在《郴州崇义堂传书》中保存了下来。实在有幸!

    那么郴州人捐资助学的热情如何?“兹据各乡交簿,前来均各踊跃乐输,足徵急公仗义,诚堪嘉尚!”,从此书中的描述中可知,当时,从绅士到普通百姓,捐田、捐租、捐钱十分踊跃。这次捐赠活动,郴州共有57个姓氏捐学田,分别为:邓、彭、吴、李、王、廖、吴、尹、阳、刘、喻、袁、陈、谢、曹、欧阳、梁、欧、潘、邱、曾、萧、杨、张、段、艾、史、孔、朱、凌、首、田、黄、胡、高、许、邵、何、汤、武、龙、周、谭、贺、崔、郭、梅、罗、孙、侯、钟、牛、成、谷、蓝、冯、宋。上述姓氏的捐款、捐田成了清光绪三年之后直至民国郴州教育经费的主要来源。

    不仅此书中有记载,为了互相印证,李万忠还多方打听,希望从以上姓氏家谱中找到相关记载。比如他从北湖区华塘毫里村罗氏宣统元年续修的《郴阳罗氏族谱》找到了三位捐赠者的事迹:《晴峰公夫妇传》:“罗大景,号晴峰,字瑞光……光绪丁丑年(光绪三年),叔父馆表叔陈兰心孝廉家,适州人倡捐宾兴学租,立崇义堂,众推叔父入局,独任艰巨,越明年,事成,于是学官得印卷之资,寒士免追呼之苦,惠莫大焉!”《族伯宏昌公传》:“大超,字宏昌,世居上源,以务农为生。虽居畎亩之中,见读书人辄爱之,敬之……州建崇义堂,富室多吝捐,公慨然输财帮助之。”《国玉公祭田记》:“……添置苗田二十余担,后因閤州创立宾兴学租,爰将添置庙冲之田,每年捐出租谷一石五斗。”

    书中珍贵的历史记录

    《郴州崇义堂传书》中保存了与崇义堂有关的古代地名600余处,其中一些地名早已消失。清代的《嘉庆郴州总志》、《郴州直隶州乡土志》,现在的《郴县志》都没有记载,这就使得这本书记载的地名弥足珍贵,如白沙、清水塘等。还有郴州的别称,通过这本书我们才知道郴州不仅拥有林邑、郴阳、福城等名称,还有虎郡、上湖南叫得更响的大名。

    本书还保存了不少珍贵的清代郴州经济资料:600余处地名的稻田,包括了郴州北湖、苏仙两区的内山地、丘陵、河谷、平原等不同地方的稻田,而这些不同地理位置的稻田交纳朝廷赋税以及租谷金额是截然不同的,如芙蓉、黄茅(永春)等山地的赋税、租谷的金额就远远低于华塘、鲁塘这些地势平坦的地方。这可以分析出当时郴州各地的经济状况,也印证了山区的老百姓比丘陵、平原地区老百姓的生活更为艰苦之说。根据57个姓氏捐田、捐资作为学田的数量,可以大致描绘出郴州清代各姓氏的经济实力,因为捐田、捐资是要有经济实力做后盾的。还有缴纳田赋时,那些给农户串票(即今农业税票)的价格、胥吏收粮食的勒索款项数额,无不折射出郴州当时的经济水平。

    除以上之外,本书中还有一些珍稀的太平军史料:“各乡所充贼业多寡不齐,俱愿一并归公。”说明郴州各乡都有老百姓参加太平军。

    期待考证的历史

    这本书留下了很多待考证的历史疑问,还需弄清楚的问题很多,因此要寻找的有关资料也很多。

    “一是各姓氏捐田、捐资的具体事迹还缺乏研究资料。57个姓氏中,目前我只找到华塘镇毫里罗姓的族谱,但同姓氏不同宗的情况较多。比如第一个倡议捐赠以置产田的举人罗锡畴,是郴州哪个地方的罗姓?笔者至今未能查到相关族谱资料。还有作为倡议者之一,自始至终参与崇义堂管理事务的郴州举人谢宣,也没有找到相应的族谱资料。这两人虽然《郴州直隶州乡土志》上均有记载,但没有记清楚他们是哪里人。”李万忠说,“二是崇义堂与各捐赠户签订的契约等有关资料,我在古玩市场多方寻找,都没有找到。”

    如有哪位市民收藏有自己祖先捐赠学田、捐款建立崇义堂的善事的相关族谱,或捐赠的契约等文献资料,可以与李万忠联系(联系电话:13975766811 ),以便他更好地研究郴州崇义堂,将先人们做的好事刊入其点校、注释、考证,并准备出版的新书中,以彰显、传承这些郴州先人的善举。

    图:李万忠点校《郴州崇义堂传书》



郴州网

    图:《郴州崇义堂传书》



             
http://www.chenzhou.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