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宋传奇集》之《上清传》与郴州

来源:郴州日报 作者:张式成 发布于:2014/12/13
    唐传奇是中国文学的骄傲,在国外也有翻译。中国文学史少不了“唐传奇”这一节,历代都有唐人传奇小说的选本。到民国初,鲁迅先生专门编辑了《唐宋传集》。其中有历代各种选本收入的柳珵所撰《上清传》,与郴州很有些关系,现译成白话文,以飨读者。

    唐贞元八年(公元792年)春,丞相窦参住长安城光福里的相府。3月里一个明月夜,他在庭院中散步。有个平日受宠名叫上清的妾,竟对他说:“我要告诉您一件事,必须到厅堂门口才敢讲。”窦参赶快走到厅门口,上清讲:“院内树上藏着人,我害怕吓着您,请您小心避开。”窦参心里明白,说:“陆贽(中书侍郎)一直想争夺我权位,现在有人藏在院内树上,我将大祸临头。而且这事奏不奏皇上都将遭殃,一定会死于放逐的路途中。你在同辈人里面是难得的,我家破人亡后,你肯定会成为宫女。如果皇上还记得问起我,你要好好为我申辩。”上清哭着答应:“果真有那样的机会,奴婢不管生死也要为之。”

    窦参走下台阶,大声喊:“树上的君子,你该是陆贽派来的,如能保全老夫性命,不敢不报答。”树上的人跳下来,是个身穿粗布丧服的,他说:“我家老人过世,家赤贫,操办不了丧礼。我敬知丞相以真心周济他人,因此选在晚上来,望丞相不要见怪。”窦参说“我倾其所有,厅堂中只有皇上赏赐的绢布一千匹。正准备用来修一回家庙,今日取一些送给你,可以吗?”穿丧服的人叩头感谢,窦参回礼。那人又说:“敝人这就告辞丞相,请让您家人把送我的绢布,扔到墙外,我先去大街上等着。”窦参按他的请求,命仆人们照做,并暗中察看他踪影不见很久后,才敢回屋歇息。

    第二天上朝,手执铜仪仗棒的人先奏事,接着轮到窦参,他将头一天晚上的事奏明皇上。德宗严厉指责:“你与节度使们交往,还包养侠士刺客。你的位子已经如台鼎一样高了。还想要求什么?”窦参叩头跪拜:“臣从刀笔小吏做起,官职已达到最高。这都是陛下奖掖提拔的,实在不因自己所为,现在不幸成这样,枉屈是仇家弄的矣。陛下忽然雷霆震怒,为臣就应万死不辞!”德宗让使者下殿宣诏:“你先回家,听候去留安排。”

    过了一个月,他被贬为郴州刺史的佐吏(副手)。适逢宣武(河南开封、安徽砀山、山东单县一带)节度使刘士宁抵郴州拜访,考察使将他们往来的情况逐一上报,德宗责备:“别人告他与节度使交往,确有实证嘛。”于是将窦参撤职就地流放在郴州,没收家财,连一根头发簪子也不让带在身上。而窦参还没到达流放的具体地点,又下诏书让他就在郴州城自尽。

    而上清果然被收入皇宫中的旁舍。几年后,由于她会说话、煎茶,就能经常侍奉在皇帝身边。德宗一次问她:“宫中人很多,你这么懂事在行,从哪里来的?”上清回答:“奴婢本是已故丞相窦参家的,他的妻子早已亡故,所以奴婢成了他的宠妾。等到他家破败,我有幸被收入宫中,能侍奉龙体龙颜,我就像在天上。”德宗说:“窦参的罪不只养侠士刺客,也贪污受贿,以前接受官员的银器非常多啊。”

    这时上清流泪告诉说:“窦参从任职御史中丞起,经历度支、户部、盐铁三司的使臣,直到当丞相。前后6年,每月收入数十万,时不时的赏赐也不知多少。从前郴州方面送来的由官府收缴的银器,都是皇上您恩赐的。吏部登记时,我就在郴州,亲眼看到州县官吏按陆贽大人的意愿刮掉御赐之字迹。再刻上藩镇节度使的官衔姓名,以诬陷为赃物。”接着上清跪伏着说:“恳求皇上查验此事。”

    于是德宗传旨找来窦参被没收的银器,伏下身子查看,刮过的地方,都跟上清说的一样。贞元十二年时,德宗又问上清窦参养刺客之事。上清说:“原本并无此事,全都是陆贽大人陷害,指使人做的。”德宗叫来丞相陆贽,怒斥:“你这恶奴才!我换掉你的绿袍(三品),让你穿上紫袍(一品),又常常叫你陆九。我任用窦参,刚合心意,你就唆使我除掉他。等到大权落入你手中,你就比泥巴团更软弱!”这样,下诏书为窦参平反昭雪。此时,好作假的户部侍郎裴延龄打听到陆贽已失宠,就借机任意挑拨陷其于罪。陆贽终于受谴责被流放。

    后来上清获得皇帝特别的诏书,离俗做道姑,最终嫁给一个叫金忠义的人为妻。后世因陆贽的门徒多数是位尊而名著的人,有关他的事流传不开,所以此事绝对没人知道。

    本文要说明的是,《辞海》有陆贽的条目,他被后世公认为中唐时期的清廉贤相、杰出的政治家、文学家。而窦参倒是同裴延龄一起被后人认为是奸臣,唐德宗系刚愎自用的昏庸帝王。鲁迅认为象《上清传》这类唐传奇小说的创作“多托往事”,“盖亦实录矣”。柳埕这个传奇小说作家,恰恰生活在唐德宗时代,他是照实创作的吗?鲁迅又说了:“如柳珵《上清传》(《太平广记》二百七十五《上清传》)……等,亦皆有造作。”看来,柳埕有迎合唐代帝王的嫌疑。所以,对柳埕的《上清传》,只能视作传奇小说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