郴州的历史演变—元明清时期的郴州

来源:《郴州文化概论》 作者:张式成 发布于:2014/10/26
    一、元代的郴州

    元代纪年1279-1368年,但1276年蒙古军已占湖南,潭州军民殊死抵抗,荆湖南路参议、安仁人陈忆孙战死。湘南郴州、桂阳军的官吏降元,元王朝在郴桂均设置安抚司(临时军管机构),1277年改郴州为郴州路(相当于今地级市),改郴县为郴阳县,按原“郴州桂阳郡”缩名,以获取民心。改安抚司为路属总管府,改郴州兵马司为录事司,郴阳县为倚郭(路治所城郭所在县)。将桂阳安抚司升为桂阳路,也设录事司、总管府,平阳县为依郭。均属荆湖行省。录事司,系元朝在重要的路府城市中,专管城市居民民政事务的行政机构,相当于县级建制;它的设置结束了有城无制的状况,增强了城市结构、功能,强化突出了城市的中心作用,是中古时期城池转变为建制城市的重要标志。

    1281年湖南道属湖广行省(湖南湖北),郴州路、桂阳路统县不变,均属湖南道。湖广行省辖路、府37个,由兵马司改录事司的城市只5个,说明郴州比一般路城更早成为建制城市。

    元代产银的路、府27个,湖南道有记录的仅郴州路,原重要产银地桂阳路竟不见于记载[1],皆因宋代过度开采,致使呈萎缩状态。郴、桂粮食生产富足,丰年时官府规定郴州农民交纳秋粮,每石(120斤)竟要增加5斗,使农民负担非常沉重。

    1297年 资兴县学子科考高中一位状元,“曹一本 成宗大德元年状元,授左春坊”( 负责对皇太子侍从规谏的官员)。安仁人萧元益撰《洙泗大成集》,王都中监修的《郴州路志》,均有影响。

    1319年,元仁宗诏封理学鼻祖周敦颐为“道国公”。大德年间(1297-1307年),郴州又传出龙女和柳毅的传说;1328年,泰定皇帝封洞庭水神即唐人郴州柳毅,为“忠勇顺利零济昭佑王”;这都是为博得湖南人、汉人好感所做姿态。

 

    [1] (《元史·食货志》)


    都中治湖   1313年,通议大夫王都中任郴州路总管。这里汉、瑶杂居,常有械斗,他诚信对待双方,恩威并施;并大修书院学校,聘请名儒执教,对百姓教以礼义,倡修《郴州路志》,使民俗转好。由于他执法严格,征粮、征税公平,南来北往的商旅都愿意从郴州经过。其执政能力之强,甚至邻州茶陵有案,株连800余人,难以查处;湖南道宣抚使只得交由他,他深入调查,发现官吏受贿,便惩办了诬陷者和受贿官员。他不但是政治家、文学家,还善于理财。经调查,他发现偌大一个北湖,被豪民租佃,租金一年仅30两银子。于是让原来各县摊派所办的郴江驿馆,管理这个官湖:筑百丈长堤坝(今国庆北路)分前后湖,养鱼于前湖(今北湖路以西至国庆路);在北楼桥下(市青少年宫)建水轮磨坊,加工麦面、稻米;收入归郴江驿,革弊兴利,减轻百姓负担。他还捐俸,带动人们建石桥、修叉鱼亭、盖迎恩坊等,把郴州的母亲湖装点得更美。王都中后任户部尚书,逝后谥号“清献”。

    二、明代郴州

    明王朝1368年建立,郴州路、桂阳路改为府,仍属湖广行省。蓝山县回归郴州;郴州府治所郴阳,辖郴阳、永兴、宜章、兴宁、桂阳、桂东、蓝山7县;桂阳府治所平阳,辖平阳、临武两县。1376年明太祖朱元璋改湖广行省为湖广布政使司(治所武昌),将原府、州大批合并、撤废、降格。郴州府降格为郴州直隶州,裁革附郭郴阳县为州直隶,裁革录事司在郴州城置一里,称“在城里”。桂阳府竟被撤销建制,降为县,省平阳县入焉[2],与临武、蓝山3县划入郴州直隶州。郴、桂在宋元两朝分离四百余年后,再次合为一体,郴州领州直隶(郴阳)及永兴、兴宁、宜章、桂阳、桂东与桂阳、临武、蓝山8县。1380年又调整政区,分郴州直隶州原桂阳府地区复置桂阳州,原依郭地(平阳)为州直隶,复领临武、蓝山,划属衡州府。

    元末明初改朝换代的战乱中,湖广地域为重灾区,加上水旱蝗灾、疫病寇盗危害,人口锐减;江西等地受战乱影响则相对小一些,便出现“江西填湖广”的人口迁移现象,赣人入籍郴桂不少。

    明代稳定后,人文方面即理学、文学、文化教育出现一个小高峰。其基础仍与经济相关:粮油充足,谚语“湖广熟,天下足”,就是郴籍大学者何孟春讲出来的;郴县五盖山米茶、桂东玲珑茶、宜章莽山金丝楠木成为贡品;永兴、郴县的山茶油、苎麻;临武的麻鸭、白蜡、龙须草席;桂阳州的魔芋豆腐;嘉禾的倒缸酒等等。明代中叶,桂阳(汝城)、兴宁、宜章的香菇开始运销东南亚。郴州、桂阳州晒烟始于1593年;大量桐油销广东用于造船。

 

    [2] 据《明史》,平阳县建制自此废 郴州网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矿民起义,置嘉禾县   自南宋末郴州知州王橚向朝廷上疏、禁封坑冶之后,郴桂两州民间矿业停止五百年。然而“郴崇山峻岭,向产铜铅锡铁”,官府控制矿冶,如桂阳州仍铸造50两军饷、粮银银锭。还有石墨煤炭等矿产,《徐霞客游记》写他亲眼见到兴宁县“煤炭大舟鳞次”的繁盛景象。民间仍私自开采不绝,官府只许官办,嘉靖年地方官员的《禁坑冶议疏》、崇祯年湖南宿儒、郴州举人喻国人的《郴州矿产十害论》均反映了这种冲突。结果1635年临武、蓝山矿工、农民在香花岭矿工刘新宇率领下起义,联合莽山、广东九峰洞瑶民,以禾仓堡(今嘉禾县)、猴寨(临武)、泗州寨(桂阳)为根据地,攻打郴、桂、永州,发展到4万多人,曾南入韶州、连州、桂州(桂林),北破衡州逼长沙,在耒水口重创明军,刘新宇被称“矿工元帅”。明王朝调集湖南、两广、福建四省兵力会剿,1638年才在禾仓堡将其俘虏杀害。明王朝为便于统治,于1639年在义军根据地临武县禾仓堡、桂阳州西部,分立嘉禾、新田两县。嘉禾县治禾仓堡,隶属桂阳州。

    郴桂兵备,戚继光领  郴州地接广东、江西、广西,宜章、临武、蓝山、桂阳(汝城)、桂东等县与粤赣犬牙交错,边界常“两不管”以致匪盗流窜。1369年一个瑶族寨长叛乱,茶陵卫千户奉令镇压,并留兵戍守宜章县黄沙、栗源,筑堡屯田,于是设置守御郴州千户所。明军编制为“卫所制”,卫设指挥使领兵五千多,卫下有千户所(一千一百多兵)。1439年郴州千户所奉调军民到莽山下的笆篱,筑堡戍守,形成宜章三堡,扼湘粤孔道。此期间,在宜章县设守御宜章千户所,在桂阳县(汝城)设守御广安千户所;在桂阳府设守御桂阳千户所,蓝山县重属桂阳府,设守御宁溪千户所;防御湘粤边界各处要冲。明代中期,在郴州设置武官“郴桂守备”,专管郴州、桂阳州两州七县军事,驻扎宜章县,辖郴州、桂阳、宜章、广安、宁溪五所。这样,由于历史、地理、交通等原因,形成郴桂守备、郴桂守御千户所的军事共同体。

    1495年,朝廷鉴于江西、福建、湖南、广东四省边际时有少数民族、流民起义,流动于边际山区,各省难以清剿,就在江西赣州设省级的南赣巡抚,提督四省边际军事事务,理学家、文学家、军事家王守仁(王阳明)任过此职,巡抚南岭地区,并率三省军兵镇压了宜章瑶族起义,还留下诗歌。南赣巡抚下辖5个兵备道;其中郴桂兵备道,先管郴、桂两州,后增广东韶州府、湖广衡(州)永(州)两卫,又扩增至广州府连州、阳山,江西南安府大痍、上犹,广西平乐府富川、贺县,共四省七府州兵备;至万历年管理整个南岭军务,成为准省级军事机构。  

    万历十一年(1583),抗倭名将戚继光移防广州,兼提督郴桂兵备道,其头衔为“浙福江广郴桂总兵都督”。

    霞客游郴,寸土绝丽   地理学家、旅行家徐霞客壮游天下、考察地理、山水,于1637年专程游访郴州。《徐霞客游记》记载4月初4-13日,他先后游临武县龙洞、凤岩,宜章县野石铺、骑田岭,寻找郴州万华岩,游道教天下第十八福地苏仙岭、郴江耒水郴县丹霞地貌、资兴县程江口、永兴县观音岩、郴州滩,赞“无寸土不丽”,总结“郴州为九仙二佛之地

    贤哲名宦,彪炳湖湘   明代郴州在全国突出的是科举人才的兴旺,进士62人,若按人口比例计算名列湖广行省、全国前茅,说明文化教育经唐、宋、元的积累,在明代达到高峰。永兴县曾璲一门四进士。62进士中,监察御史、刑部主事出身的居多成显著特点,反映出南岭人的正直果敢。他们中享誉全国的名贤、大臣、文学家、军事家,活跃在明王朝各个方面,其代表人物有:

    邝 埜  兵部尚书、宜章人。任过监察御史;在1449年的“土木堡事变”中,力谏不成,65岁护卫英宗征讨蒙古瓦刺军,以身殉国。但他留下副手于谦防守京城,保住了大明江山;谥号“忠肃”。 

    邓 庠  户部侍郎,宜章人。曾任监察御史;任行人司行人(外交官)时,送日本进贡陪臣出境,“所过肃然”。巡按陕西,平反冤案;贵州苗族动乱,他微服勘察,根据实情不剿,“全活数千人”;河南不种水稻,他教民凿渠引水开田,“至今仰其利”。

    朱  英  两广总督、理学家、汝城人。任过监察御史,历官浙、粤、闽、陕,巡抚甘肃,入掌都察院;立“均徭法”便民安邦;培养了理学名家陈献章;附属国交趾攻老挝,宪宗皇帝采纳他的方案平息;逝谥“恭简”。

    曾  鉴  工部尚书、汝城人。任过刑部主事,从政勤慎、清廉,兴利除弊。多次阻止宫内与各地劳民伤财的营造建设,削减苏、杭各府织造,并敢于上疏诛大太监刘瑾。逝世后,获赠“太子太保”。

    崔  岩  工部侍郎、郴县人,历官赣、豫布政使,右副都御使,大同、陕西巡抚;先后指挥击败匈奴、鞑靼进犯;主持工部,督修黄河堤坝;并因反对刘瑾篡权两度下狱,告退回郴,捐资修建苏仙石桥,利民交通。

    何孟春  代吏部尚书、茶陵诗派领军者,一门五代科甲。宰相、茶陵诗派领袖李东阳有语:“此子当表吾楚”。何孟春文武双全,曾任兵部主事、南京兵部侍郎,以右副都御使云南巡抚时,讨平十八寨“叛蛮”,奏设永昌府(今昆明),增设土司、守御所,安定边疆少数民族。嘉靖皇帝因堂兄无子猝死而登基,违背皇族礼仪,朝中爆发“大礼仪之争”。六部之首吏部的执掌官何孟春领文武百官反对嘉靖的做法,被降为南京工部左侍郎,第二年革职为民。他回到郴州,筑庐燕泉,号“燕泉居士”;著有经、史、子、集4百卷600多万字,是湖南图书馆收藏著作最多的湖南人。他逝世后平反,赠“礼部尚书”,谥号“文简”。

    刘尧诲   两广总督、理学家、临武人。任高官最多:刑科给事中、上海同知、顺天府丞、都御史,福建、江西巡抚,兵部侍郎、南京都御史、户部尚书、两广总督。在福建指挥追击海盗,至吕宋国(菲律宾)玳瑁港获大捷;流窜于两广的倭寇(日本海盗),也是他讨平。其姻亲、宰相张居正撤停全国书院,他坚持不听“独两广书院不废”。逝世后,朝廷赠“太子太保”,入乡贤祠。

    曾朝节  礼部尚书、临武人。1577年考中探花(全国第三名),历官翰林院编修、侍读、国子监祭酒(最高学府校长)等。回乡省亲不扰民,出资建北京湖南会馆。

    还有,外交家、桂阳州人李思聪,在缅甸百夷(各族)作乱时,奉诏出使,苦心劝导罢兵,使之诚服大明王朝,归国著有《百夷传》。宁夏巡抚、汝城人范辂,历官监察御史,赣、浙、闽提刑按察使,因反对亲王宁王与太监勾结被下狱;获平反后,湖广官员为他建“绣衣坊”(绣衣,监察御史服)。四川布政使、汝城人范永銮也任过监察御史。音韵学家、郴县人袁子让任嘉定知州,兴文教,修乐山大佛,开发峨眉山旅游;在京任兵部员外郎,撰《字学元元》一书。

    昆曲传播,异地传  万历三年郴州知州胡汉上任,冬日领州府一行人游览远郊万华岩地下河溶洞,惊为“神仙窟宅”,喝酒欢乐,让仆人“作吴歌,众更纵饮以和。”明代吴歌,即出自吴地的昆曲。郴州官吏与朋辈还有跟班下人,都能唱昆腔,能和雅声,可见万历年初昆曲在郴州的风行。万历三年为1575年,说明“百戏之祖”的昆曲,至迟在隆庆年(1567-1571)已传入郴州,这个时间比过去认定的昆曲传入湖湘的时间提早了几十年。昆曲在华南、中国西部的异地传存,仅郴州一地,这也说明郴州明代戏曲的兴盛程度。

 
    三、清代郴州

    清王朝建立后,郴州直隶州统本州及永兴、兴宁、宜章、桂阳、桂东5县,隶属湖广布政使司;桂阳州领本州及临武、蓝山、嘉禾3县,散州,属衡州府。康熙三年(1664)分湖广置湖南布政使司,为湖南省,下设四道,郴州改隶衡永郴道(治衡州);桂阳州仍属衡州府。

    10年后,镇守云南的原明朝叛将、平西王吴三桂在藩王遭削权时反清,1674年攻占湖南,1675年以衡永郴道衙门为行殿,郴州、桂阳州被动属吴周政权。1678年2月吴三桂称帝,定国号为“周”,改元“昭武”。为避其名讳,依桂阳郡、义昌县(汝城)旧称,改桂阳州为南平州、郴州桂阳县为义昌县。但不久吴死,其孙吴世璠从云南赶来,行至桂阳州,被部下拥立即帝位,改元为“洪化”。但清军步步进逼,吴世璠逃回昆明。1681年长达8年的吴三桂叛乱平息,郴、桂复归清王朝。1723年,衡永郴道属湖南巡抚管辖。1732年桂阳州升直隶州,衡永郴道改衡永郴桂道,郴、桂两州均隶属之。

    明末清初,南明政权抗清,张献忠、李自成农民起义,吴三桂反叛清廷,基本上在西南、湖广一带,战乱使郴州祸连兵接,损失颇大。张献忠屠川,四川人口锐减,于是清王朝移民,“湖广填四川”。与清晚期中兴名臣曾国藩同榜的四川进士江小帆,高中探花,曾国藩很佩服,一问才知江探花原籍郴州,祖上填四川移民过去的,两人遂成好友。动乱中江西一带损失较少,又再次进行“江西填湖南”的移民。郴州人喊江西人“老俵”,含有近邻如亲,赣人在此俵分资源、成家立业的意思;民谣念“一个包袱一把伞,来到郴州当老板。”

    清末,西方传教士从广东翻过南岭,进入湘南,在郴州、桂阳州建立教堂,民众称礼拜堂,如郴州北街教堂、东门口教堂。美国教会人员利用美国天主教徒的捐资,在苏仙桥畔兴建了现代化、具有规模的惠爱医院,将西医引入郴州,对于贫困人家和孤寡、流浪、残疾病人,无偿医病治伤。同时还办了新华小学(今市一完小前身)。

    矿业兴旺,特产闻名   接近近代,作为入关的满族人政权,清王朝社会发展和政权巩固,既需要扩大财源又需要武器装备,更看到了吴三桂占据湖南时在郴桂开矿铸造兵器的动作,因此平息吴氏之乱后,对 “禁封坑冶”五百余年的郴桂矿冶迅速放开。郴县东波、金船塘、葛藤坪、柿竹园,桂阳州大凑山(宝山)、黄沙坪、绿紫坳,临武香花岭等有色金属矿,纷纷开采铜锡铅锌锰铁;道光年永兴民间金银冶炼发展起来,清末又发现宜章瑶岗仙钨矿、郴县鲁塘(北湖区)石墨矿。这促进了郴州经济,奠定了近代郴州矿业发展的基础。

    农业进一步发展,清初临武县李晋兴撰《稼圃初学记》,为我国现存较早的种田经。永兴县知县王典主持修筑九山堰,灌溉良田万余亩,全省瞩目。临武的龙须草席曾作为贡席,郴州、桂阳州的品牌“郴州烟叶”曾是光绪年贡品,并出口英国、日本、土耳其等国;桂东相思鸟出口东南亚,郴县、永兴、兴宁的茶籽油、桐油、猪鬃、苎麻和宜章、汝城的竹木、香菇、稻米运往广东;嘉禾丙穴嘉鱼闻名,辣椒干外销新加坡、斯里兰卡等地;清末桂阳州的魔芋豆腐,郴县五里牌(苏仙区)雷氏兄弟发明的调味品豆油等,行销省内外。

    郴州盐务,湘粤商道  郴州虽然是资源宝地,却有一个短处:不产食盐。盐是人类生活必需品,而且无他物可替代,缺盐导致“地甲病”, 发育不全,智力低下,严重者丧失劳力,影响后代生长,如民谣所唱“一代甲,二代傻,三代四代断根芽。”故历代重视盐务。乾隆末年湖南学政石韫玉五律诗《郴州》“船通粤海盐”句,揭示郴州古代吃盐主要靠广东。缺盐区历来盐价高盐税重。明代刘尧诲平定两广倭寇海贼,改盐税治奸商,让两广盐畅通,“湖南民不苦盐税”。但清初地方征税与专销数额高、粤商总运,郴州百姓得不到实惠;道光、咸丰年因太平天国江淮战事,淮盐入湘受影响,湖南全靠粤盐,价格攀高。于是走私现象严重,宜章,临武汾市、水东,汝城、安仁处处设盐卡。而湘南百姓逾越南岭,从广东挑盐绕过各处盐卡的敲诈,翻山越岭回乡私卖。郴州因湖南南大门的区位,盐务部门除管理郴桂10县外,还曾管理蓝山、新田、宁远、酃县盐务(至今仍管理蓝山、新田两县盐务)。

    湘粤古道热闹的不只是盐运,更多的是内地和沿海各种必须的生活物质,与工业、手工业所需的原材料的运输、转输。例如湖南、内地各省的茶籽油、稻米、猪牛,药材、瓷器,竹木、桐油、猪鬃、苎麻,由耒水、郴江运到郴城盐米码头,下船换骡马,走90里郴宜古道翻过折岭过宜章,到广东老坪石或乐昌县,下马换船由武水、北江下韶州、广州。同样,海外、广东的食盐、海带、洋油(汽油)机油、洋布、打火石、珍珠、犀角等,从韶州、乐昌由骡马,沿乐(昌)宜古道过大瑶山、折岭运到郴州盐米码头,下马换船从耒水、湘江北上长沙、去中原。更多的就是“走篓子”即人力担子,各地挑夫在杄担两头安铜铁尖头,在抢时间争道路时使用。清郴州《竹枝词》描绘“商贾郴阳辐辏通,骡铃终夜响秋风;箩夫竞逐锥刀利,长日肩挑大道中。”对这条9尺宽的古“高速路”,《宜章县志》记录一首民谣“十里路上到尧坡,二十平地起风波,三十折岭高万丈,四十两路叉平和,五十良田屋还饷,六十万岁桥上过,七十韩公走马岭,九十南关抬头看,望见郴州一大窝。”到了南关,下裕后街就可以放下重担,在盐米码头装货上船了。桂阳舂陵水道、临武桂岭道也一样。

    总之,湘粤古道最忙碌时,骡马、脚夫每日均以万计;南塔岭麓郴江边,裕后街街区成为南岭最繁华的街市,牙行(中介商行)、货栈、旅店、客铺林立,自燕泉河口到苏仙桥的郴江上船帆如帜,广东、江西、福建会馆数个,一条街专卖草鞋,有郴阳戏院,犀牛井旁有酒坊、豆腐坊。鸦片战争后,随着汉口、长沙、岳阳等内陆口岸的设立开放,湘粤古道日渐沉寂,但在郴州城仍然最热闹。


    文字狱兴,郴人罹难  封建帝王为防止和镇压知识阶层的反抗,从其作品中摘取字句,罗织罪名,构成冤狱。文字狱以清朝最盛。在故宫保存的清代文字狱档案中,最厚的一份竟然是郴州人的。雍正年永兴县秀才曾静,崇拜明末清初理学家浙江人吕留良反清思想,搜集已故的吕留良的著作;并认定川陕总督岳钟琪系岳飞后代,在1728年派学生、安仁人张熙赴西安,投书岳钟琪,策动其起兵反清复明。谁知陷入岳钟琪与雍正的陷阱,使无辜的吕留良儿孙、学生,宁远县教谕刘之珩、永兴医生陈象侯、茶陵人陈帝锡等一干人被捕。雍正不惜以帝王之尊直接审讯曾静,对曾静谋反书中列举的指控逐条批驳,竟使曾静痛哭流涕“悔过自新”;还清查出朝野一大批人、原流放湖南、广西的官员等。最后雍正将自己的批驳文章,曾静、张熙的认罪供词,曾静的《归仁说》等,编撰成7万字的《大义觉迷录》一书,颁行天下,统一全国士民的思想。同时做出姿态,特赦曾静、张熙,让他们在湖南、浙江现身说法。另一面,则对吕留良“剖棺戮尸”,残暴株连其子孙后代、学生和曾交往人员的后代,甚至连编刻吕氏著作或藏有其书者,都不放过,掀起一场全国性浩劫。更可怕的是,1725年雍正死后乾隆登台,竟不执行雍正免杀曾静、张熙的遗令,将二人凌迟处死。

    这个文字狱对郴州读书人打击颇大,致使清代郴州进士数量、地位远不及明代。一些进士、举人如郴县陈昭谋和陈振玉父子、永兴李朴大、汝城郭远、桂阳州吴鲸、临武苏良枋和杜茂林、桂东李克钿、宜章吴德汉、安仁欧阳炎等虽学问宏富,却无意仕进,多回乡从事教育,乐于造福地方。

    但沉寂中有亮点,嘉庆年间安仁进士欧阳厚均,出任岳麓书院山长,掌教长达27年,培养了曾国藩等名士。道光年间郴县人、“铁面御史”陈起诗,为两江总督陶澍策划推行“票盐法”,试行后一举数利。他为《新疆志略》《天文分野图》勘误订正多处。他与思想家魏源分析天下利弊,两人结为好友并亲家,京城大夫将他和魏源等称为“湖南四杰”。
 
    纪昀办学,闿运纂志   乾隆年礼部尚书、协办大学士、四库全书总纂纪昀(字晓岚),未入仕前应好友、临武县知县张世芳聘请,于1742年到临武主持义学(免费)。他在赋沙轩办学的几年中,与屋主龙贞图、桂阳进士曹德赞全家等结下深厚友谊,赠龙贞图的《赋沙即景兼美主人》一首诗,写出临武古八景中的四景,传为美谈。
 
    同治四年(1865),湖湘文化名人、曾国藩的幕僚、赐进士湘潭人王闿运,应邀为桂阳州主纂《桂阳直隶州志》。他将唐宋元明清桂阳监、桂阳州的历史沿革乃至历代涉及桂阳郡、郴州的史实,考证得十分详实。成书之后声誉鹊起,不仅被公认为湖南三大名志,而且也被全国史学界视作地方名志。加上他撰写的《湘军志》等著作,影响巨大,竟在民国初年被北洋政府、袁世凯礼聘为国史馆馆长。而另一部志书,首部湖南单独成编省志《乾隆湖南通志》,由担任过湖南等5省巡抚,湖广、两广总督,工部尚书的陈宏谋等修纂。陈宏谋祖籍郴州,后移居广西桂林。

    《嘉庆郴州总志》总结出郴州的“九仙二佛二神”,二神为洞庭湖神柳毅、平息交趾国反乱的“石虎神”黄师浩,其中少了唐代一神“北湖惠泽龙王”曹代飞。唐代北湖广袤,建中年(780-783)地震,发洪水出水蟒,百姓恐惧为龙,壮士曹代飞射杀后平息。唐代诏封“青史王”,宋初改封“惠泽龙王”。因官方刻录此事的3块石碑消失,元明清志书无可依凭,所以未记。

    太平天国,鏖战郴州   清末震动中国影响世界的一件大事,是太平天国建立,太平军、天地会起义跟湘军的设立,与郴州有密切联系。天地会堂主、兴宁县人焦亮,投奔参与洪秀全起义,上书军事策略,建议先入湖南,天地会配合。洪秀全留下他作顾问。焦亮之妻、郴县许月桂和其弟焦玉晶在湘南配合起义。但焦亮发现太平天国弊病,屡次劝谏洪秀全,终于触怒洪将其下狱。太平军广西突围时,焦亮被清军逮捕押京处死。洪秀全夺取南京后,封他“愍王”。1852年太平军突入湘南,与采纳焦亮的策略不无关联。特别是蓑衣渡一役后能作战的只剩五六千人,而屯兵郴州休整一个多月,获得了给养扩军3万人,这成为转折点。尤其是将其中的煤矿工人组成“土营(工兵)”,在长沙、南昌、安庆、芜湖、南京等攻城战中,挖地道炸城墙夺取政权,发挥了巨大作用。

    但太平军在郴却焚学宫,毁庙宇,捣苏仙观,摧“天下第十八福地”穹碑,破坏甚烈。这为曾国藩兴兵讨伐提供了证据,他在《讨粤匪檄》中指责“粤匪焚郴州之学宫,毁宣圣之木主,十哲两庑,狼藉满地。”说鬼神都愤怒。而《湘军志》指出“项羽缪言郴为天下上游;……咸丰初元,巨寇洪秀全自全州出永、郴、围省城,掠舟洞庭,遂连破各省,天下莫能当。”志记湘军最早的出省战斗,即从桂东过境与太平军战于江西。太平天国后期石达开10万人马,在桂阳州受阻于桂阳籍湘军将领陈士杰率领的民军,被迫西撤贵州、四川,从此彻底失败。太平军成也郴州,败也郴州,真是蹊跷。

    郴州官员,出守宝岛   台湾自古为祖国宝岛,清代郴州有多人赴台。安仁县举人侯材骥1882年出任台湾知府,率清军、团勇击退法军侵犯,创建崇文书院,振兴宝岛教育。郴县武举人张继铎,因随左宗棠在新疆与沙俄军队作战有功,升为广东补用知府,1893年派往台湾,1895年接任台东直隶州知州,率雅美族、高山族抵抗日军侵略。其子张衍祺也入湘军,1893年在台湾筹办赈捐救济灾民,后任桂林总稽查。其侄儿张衍洪中武举,派任台湾大甲溪巡检,1895年随刘永福将军抗击日军。汝城县朱上泮代理台南兵备道,在1895年日寇侵略时率部战斗,身负重伤。清廷因甲午海战失利而割让台湾,他们避过日军搜捕,返回大陆。张继铎嘱告后人办教育以救国,张衍洪则投入反清起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