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华岩摩崖石刻考(二)

来源:《抱朴求真》曹隽平论文求正集 作者:曹隽平 发布于:2014/8/6

    五一短假还没过完,五月三日清晨,我接到万华岩风景管理处办公室文先生的电话,万华岩申请国家级风景区和文物保护单位在即,他邀请我到万华岩再跑一趟,为万华岩风景区考证洞口的《坦山万华岩叙》。

 

    《坦山万华岩叙》立在万华岩洞口,记叙了太平天国期间太平军两度攻入郴州,以及当地百姓修复万华岩明城墙、借此避险的历史。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今年三月,我曾三度到万华岩考察,因那时重点在洞内摩崖石刻和题记,且《坦山万华岩叙》被春雨打湿,不方便辨认,几次经过,都未及细细研究。这次接到文先生的盛情邀请,我决定再探万华岩。

  http://www.chenzhou.com.cn/

    这天天气很好,《坦山万华岩叙》石碑碑面很干,尽管碑面很多地方模糊不清,然而借助拓片,仔细研读一个多小时,我终于将碑文研读出来(此前无任何资料记载该文)。 http://www.chenzhou.com.cn/

 

    以下是《坦山万华岩叙》全文(除一字缺失):

 

    从古王公守险因水土以修高垒,后世重门待客度要害而设崇圻,其所以防寇盗之意至深切矣。

 

    我国家政教至和,而世运无不变之理。承平日久,治极有复乱之时。自咸丰赝图受禄,圣道本自昌明,殊号改元,逆贼竟同蜂起,次年壬子孟秋初吉,粤匪窜楚,由桂郴直抵幽燕;五年乙卯仲夏既望,洪贼陷郴,暴村庄而负城郭,爰兴义师进剿,方幸楚边,稍妥乃。岁值九年己未春,南安大股窜入,十年庚申春,旋由广西窜出,岁月一易,蹂躏两番,贪不仅于赀财,害更甚于吊勒;入室明奸,活命者曾无一二,沿途遍捉绝嗣者不下百千,嗟乎!民生莫聊,我辰安在?顾车已覆,则当鉴事,有志而竟成矧。今邻氛未靖,后祸宜防,精强丁壮,将树帜以立奇;老弱妇孺,究何恃而无恐?维兹万华岩者,天启石室,形胜郴阳,磅礴充周,缥缈华盖,峭立绝壁,天外削成,奇峰嶂叠悬空穴中;别开洞府,经神禹之疏导,辟仙子之幽居,前连穿江,岭后越河,上岩左右,旁通周围,廓达前明。避乱遗迹具存。因旧址以继长,本昔垒以增高,居闲足以足壮观,遇惊恃为固立,巍乎天险,不可升居,然寇来莫敢上,外蔽甚坚,又何让夫阳城大室之险?内藏孔固,更奚羡乎方城汉水之雄也哉?方今功成告竣,命某叙之,某不敢以无文辞,爰掇俚语,以志不忘首斯举者。

 

    廪生候选训导黄中理撰。

 

    万华岩,郴阳之胜景也!磊落绣错,形状如画,碕垚挺峙,耸翠若山。襄时,清纯贤豪,恒从游览。今值变乱,士民多恃固藏,但旧址倾颓,虑残垣之非固,贼寇未靖,虞后祸之复来,爰是同心修整,合志增高,银钱按丁捐派,数士倡而众人从,城岸计人,轮筑新正,具而三月竣,黄公才雄,首叙颠末一篇,仆也识陋,亦缀俚词六章: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其一,昊天上帝,降此大厉,邦靡有定,士民其瘵。

  郴州网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其二,废为残贼,暴殄天物,害虐蒸民,以谨罔极。 
 

    其三,则百斯□,外御其侮,与子偕老,入此室处。

  http://www.chenzhou.com.cn/

    其四,维石岩岩,先民有作,率由旧章,实墉实壑。 
 

    其五,既庶既繁,是任是负,崇墉言言,亦孔之固。

 

    其六,式遏寇虐,筑城伊域,于时处处,四方以无拂。

 

    畅茂李柏盛识。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首崔高魁李大亮曾启恕一千二百文。

 

    首贺世璜八百文曾传星一千四百文。 
 

    武冈州儒学正堂何秉渊知事田廷诰二千。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皇清咸丰十年岁在庚申春三月下浣日榖旦立。

  http://www.chenzhou.com.cn/

    此碑立于咸丰十年,即1860年,文中提到太平军于1855、1859年两次攻入郴州给当地百姓带来的灾难:“蹂躏两番,贪不仅于赀财,害更甚于吊勒;入室明奸,活命者曾无一二,沿途遍捉绝嗣者不下百千,嗟乎!民生莫聊,我辰安在?”长期以来,受极“左”思潮的影响,国内史学界对太平天国的评价曾有失偏颇,长期拔高、美化太平天国。但我对太平军的正面宣传一直很怀疑,革命还未成功,洪秀全就在“天京”城里养着百千妃子,荒淫无度,杀害同僚,他的革命不过是为了一己私欲,却将大好江山搞得哀鸿遍野。2000年,天津百花文艺出版社出了一本《太平杂说》,书中收集了35篇短文,内容全都是探讨或评价太平天国历史的。作者潘旭澜先生在书中直率地说出了自己的论点,可以作为当前史学界对太平天国起义的代表观点:

 

    “洪秀全为首的太平军,是头领们利用迷信发动和发展起来的一支造反队伍。他的一套教义、教规、戒律,不但从精神到物质严厉地控制着参加造反者,而且断绝了一切可能的退路。他们的指归,在于由洪秀全个人占有天下,建立他个人的‘地上天国’。这种洪氏宗教,披着基督教外衣,拿着天父上帝的幌子,以中国封建主和帝王的腐朽思想、条规,对他控制下的军民实行极其残酷的剥夺与统治,实际上是一种极端利己主义的政治性邪教。洪秀全造反获得局部成功,是以中国社会的大动乱、大破坏、大倒退为代价的,是以数以百万计军民的生命、鲜血为代价的,是以中国丧失近代的最后机遇而长期沦为帝国主义刀俎下的鱼肉为代价的。尤其可怕的是,这一切还被作为一首英雄史诗,向人们指点通向人间天堂的金光大道。” 观点鲜明,立论有据,《坦山万华岩叙》就是明证!

 

    时光荏苒,沧海桑田,今天的万华岩由昔年的避难地变为旅游胜地,愿好景常在,和平永久!